东周列国故事64之鲁庄公即位

东周列国故事65之齐襄公计谋杀郑君子亹,五牛分尸了高渠弥鲁国大夫颛孙生把公主送到了齐国,按照鲁候之命,要接先君夫人文姜回去的。齐襄公十分舍不得文姜走啊,可是又碍着公共

东周列国故事65之齐襄公计谋杀郑君子亹,五牛分尸了高渠弥

鲁国大夫颛孙生把公主送到了齐国,按照鲁候之命,要接先君夫人文姜回去的。齐襄公十分舍不得文姜走啊,可是又碍着公共舆论不得不让文姜回去。临走之前,依依不舍,千声万言说珍重,还有以后还要再相见的。没有办法流着泪告别。

东周列国故事64之鲁庄公即位

姜氏也深爱哥哥齐襄公,不舍齐候。再说她违反常理,败坏人伦,早已传得满天下了。觉得回去也是羞耻鲁国人啊,一直磨磨蹭蹭,车马走走停停。等车马到了禚地(今山东长清县,接近鲁国),看到这里房屋整洁大气,叹息曰:“此地不是鲁国也不是齐国,正好是我的家啊。”于是吩咐大家都住在这里,不走了。

又派人回鲁国回复鲁候:“未亡人(古代寡妇的自称)性贪闲适,不乐还宫。要吾回归,除非死后。”鲁候也知道她是没有脸面回国,于是在祝丘(今山东临沂县南)这个地方为她建造了官舍,要文姜居住在那里。于是文姜来回两地居住,鲁候对她也不错,按照礼法每个季节都馈赠很多礼物。

文姜为什么不回鲁国呢?一来她是真的没脸回去;二来回去了让鲁庄公怎么处理文姜呢?自己的母亲要善待,可是父亲因为她而死,是仇人。真的回去了,鲁候真的左右为难。文姜不回去,也是成全了鲁候的孝道了。三来禚地离开齐国不远,齐候以后过来也方便,这是文姜的小心思了,还是想着哥哥啊。

髯翁有诗曰:

弑夫无面返东蒙,禚地徘徊齐鲁中。

若使厚颜归故国,亲仇两字怎融通?

再说齐襄公杀了鲁恒公,大家也都知道了。国内纷纷议论,都说齐候无道,做了这种无理淫贱的事情。襄公自己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好,心里也后悔莫及。连忙派人把周王公主迎接来成婚,想着用喜事转移下国人的注意,用喜事来冲淡这件事情。

东周列国故事64之鲁庄公即位

可是国内还是议论纷纷,想着要做什么大事来威服人心。转移国内舆论,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对外发动战争。前面一直要帮公子朔复国(见东周列国故事61之郑国祭足兵败四国联军,荒唐儿子娶庶母做老婆),因为婚事延误了。

但是卫国公子黔牟,也是周王的女婿。他刚刚娶了周王的公主,黔牟也娶了周王的公主。他就去攻打黔牟,情谊上说不通啊。

于是想到郑国,郑国也发生了弑君的事情,想着先讨伐郑国,各诸侯必定会服气的。可是想想自己攻打郑国,不一定必胜啊。

于是他派人给郑公子亹送信,约在首止(近河南睢县)这个地方会盟。子亹看到书信,开心的笑了,说现在齐候来结交我们,以后我国必定稳如泰山了。于是想让高渠弥和祭足一起前往,可是祭足却称病不去。

原繁私下里问祭足说我们新君想要结交齐国,你应该去辅佐他啊。为什么不去呢?

祭足曰:“齐候勇悍残忍,一直是大国,侈然(狂妄的样子)有称霸之心。更何况先君昭公有功于齐(指的是公子忽郑昭公帮齐国大败戎兵),齐国应该感念啊。大国的心思难测啊,现在齐国以大结小,必定有奸计啊。这次前去,我们君臣都有可能被齐候杀了。”

东周列国故事64之鲁庄公即位

原繁曰:“君言如果真的话,郑国谁来继承啊?”

祭足曰:“那必定是公子仪了。他有为君之相,先君庄公也曾经说过。”

原繁曰:“大家都说你是智多星,我暂且看这件事你是否看准了。”

到了约定的日期,大家都来到首止(近河南睢县)了。特意建造了会盟的高台,礼仪俱全。齐襄公派了王子成父,管至父二位大将,各自带领精挑细选的勇士百余名,在左右站定。大力士石之纷如紧紧跟着襄公。

东周列国故事64之鲁庄公即位

睢县东南首止

高渠弥指引着公子亹一起登上会盟坛,与以后会面,礼敬有加。嬖臣(宠臣,一般是宦官)孟阳双手高捧血盂,跪下来请二位君候歃血为盟。

襄公给了一个眼色给孟阳,孟阳就起来退到一边了。襄公却抓住子亹的手臂问:“郑先君昭公是因为什么原因死的呢?”

子亹听了吓坏了,脸色刷白,居然发抖起来,不能回答。高渠弥看到代回答曰:“先君因病而亡,齐君为何问这呢?”

襄公曰:“听闻蒸祭遇到贼人,不是病死的啊。”

高渠弥看到遮掩不过去了,曰:“原先是有寒疾的,又遇到贼人惊吓过度,所以暴亡了。”

襄公追问曰:“君候出行,必有警备。贼人哪里来的呢?”

高渠弥曰:“本国嫡庶争立,不是一日了,各自都有党羽,趁机发难,谁能防备啊?”

襄公又问曰:“那贼人抓到了吗?”

高渠弥答曰:“到现在还在缉拿,还没有找到踪迹。”

襄公大怒曰:“贼人就在眼前,还用麻烦去追拿?你受了爵位,拿着俸禄,因为私心怨恨弑君,到了寡人面前,还敢欺骗寡人。寡人今日就为你先君报仇!”高渠弥也不敢争辩了。大力士石之纷如先把高渠弥绑了起来。

子亹刚刚为君,哪里见过这个场面,吓坏了。当场跪了下来,哀乞曰:“此事与孤没关系,都是高渠弥做的。齐候饶命啊。”

襄公曰:“既然知道是高渠弥做的,为何不抓他?你今日自己到地下和他争辩吧。”一扬手,左后勇士一起上前,把子亹乱砍一气,可怜即位没多久就死于非命。手下众人看到齐候早有准备,人多势众,哪里还敢救驾,一下子都逃命去了。

襄公对高渠弥曰:“你的君候已经死了,你还想活命吗?”

高渠弥答曰:“自知罪重,只求赐死!”

襄公对高渠弥曰:“就一刀杀了你,太便宜你了。”于是把他带回国内,在南门把高渠弥车裂了。车裂,就是把罪人的头和四肢,分别绑在五辆不同方向的牛车上,然后鞭打牛。牛车就一直慢慢地走,直到把人分裂为五块。也叫做五牛分尸。这个刑罚太重太残忍了。

东周列国故事64之鲁庄公即位

襄公想用此义举传播于各路诸侯国,所以故意用此极刑。高渠弥死都死了,襄公还命人把他的头吊在南门,让天子逆臣贼子看。同时让人把子亹的尸体草草埋葬。

又派了使臣到郑国,告诉郑国为他们报仇这件事情。愿郑国改立新君,以续旧好。原繁听闻了这件事情后,惊叹曰:“祭足智谋,吾不及也。”对祭足的智谋真的是佩服了。

于是诸位大夫讨论商议拥立哪位新君。叔詹曰:“故君在栎城(指的是郑厉公。见东周列国故事60之公子朔即位为卫惠公),何不迎之?”祭足曰:“逃亡之君,不可再辱宗庙。不如拥立公子仪。”原繁早就对祭足佩服得不行了,马上赞成。大部分都没有意见。

于是到陈国迎接子仪,回来即位。子仪即位后,封祭足为上大夫,叔詹为中大夫,原繁为下大夫。还是委国给祭足,让他管理国政。派人告知各诸侯国,结交齐国,陈国等,又答应了楚国,许诺每年纳贡,永为属国。

东周列国故事64之鲁庄公即位

春秋楚国郑国地图

厉公看到郑国稳定,也没有机会复国了。

从此郑国才开始安定下来。

未完待续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30:44
下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30:46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