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王武臣万万没想到,害死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喝得烂醉的女人

武臣自立为赵王以后,派韩广进入故燕国的同时,又派出大将李良攻击常山(今河北石家庄正定县)。李良占领常山以后,回邯郸复命。但就在邯郸郊外,意外发生了。李良大军碰巧遇到武

武臣自立为赵王以后,派韩广进入故燕国的同时,又派出大将李良攻击常山(今河北石家庄正定县)。李良占领常山以后,回邯郸复命。

但就在邯郸郊外,意外发生了。

李良大军碰巧遇到武臣的姐姐出城饮酒,随从有一百多骑兵。李良远远望见这豪华的銮车,以为是赵王武臣,立即下马拜伏在路边。

谁知道武臣的姐姐竟然烂醉如泥,不知道前面就是李良大军,只是让随从骑兵稍稍致意。

车队飞驰而过以后,大家才看清楚原来是赵王的姐姐。李良在漫天尘土中起身,羞惭不已。 李良乃是张楚军中大将,地位很高,受此羞辱,气愤难平。

李良的一个随从人员说:“天下都起兵反秦,谁有本事谁称王。而且,以前你的地位比赵王武臣还要高(一说李良曾为秦朝官吏,无法考证)。今天竟然被一个女流之辈羞辱,请将军杀此无知妇人!”

赵王武臣万万没想到,害死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喝得烂醉的女人

这时的李良本就已经收到秦军将领的劝降书,原本还犹豫不决。受此羞辱,又被部下调唆,他主意已决,就立即派人追赶武臣的姐姐。这个还在沉醉的女人,很快就被斩杀于道路之上。

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女子,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竟然招摇过市带领上百名骑兵出城,如此拉风,只为喝个痛快?赵王的姐姐,出行的规格定是不同凡响,这才让李良误认为是武臣本人。

而从武臣姐姐的表现来看,武臣初登王位,其家族已经骄奢淫逸,无与伦比。

事已至此,无法挽回。邯郸城内根本不知道这样一个突发事件,李良得以率领大军迅速入城,闯入王宫袭杀赵王武臣和左丞相邵骚。

武臣在赵王的位子上仅待了三个月,就命丧李良刀下,甚至丧命之时可能还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王武臣万万没想到,害死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喝得烂醉的女人

表面看来,李良兵变不是武臣的错,都是他姐姐喝酒惹的祸。但实际上,武臣的赵国和陈胜的张楚国一样,都还只是松散的组织,领袖和将领之间还没有建立起足够的信任和忠诚。所以,武臣就是韩广和李良的活榜样:

武臣可以背叛陈胜,韩广和李良就可以背叛武臣。

武臣之死,是一个强烈的信号:张楚国的组织开始瓦解。

张耳和陈馀平时人缘很好,朋友很多,消息灵通,这才得以逃出邯郸城,躲过李良的屠杀(人缘好永远都不是一件坏事情)。在邯郸城外,张耳、陈馀收集武臣的散兵败将,重新集结起几万人。

张耳、陈馀带领重新集结的部队北上信都(今河北邢台)。有两人的门客提出建议:“二位都不是故赵国人(如前所述,张耳陈馀都是故魏国大梁人)在此,都只是远方的客人,想让赵地的人依附你们,很难。最好的办法是寻找故赵国的王族后裔立为赵王,你们来辅佐他,定能取得成功。”

赵王武臣万万没想到,害死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喝得烂醉的女人

张耳、陈馀采纳这个建议,物色到一位赵国贵族后裔赵歇。张耳、陈馀就在信都立赵歇为赵王。随后,李良进攻信都,但被陈馀打败。其后李良便率领孤军投降了章邯的秦军。

陈胜的西征军,也日益陷入危机之中。败于章邯的周章驻屯曹阳两个月以后,章邯率军尾随而至,再次大败周章。起义军锐气尽失,再次撤退,到达渑池(今河南三门峡渑池县)。

章邯紧追不舍,就在渑池向张楚军发动总攻,最终击溃周章的部队,周章自杀。大泽乡起义五个月后,陈胜的西征军彻底瓦解。

吴广被陈胜任命为代理楚王,率领部队进攻军事重镇荥阳。秦三川郡(治所在今河南洛阳附近,因为辖区内有黄河、洛河、伊河而得名)郡守李由(李斯的儿子)率领重兵坚守荥阳,吴广无法攻克。而此时,章邯已经在渑池击溃周章西征军,渑池向东,很快就到洛阳和荣阳。章邯的大军,对吴广军无疑是极大的潜在威胁。

赵王武臣万万没想到,害死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喝得烂醉的女人

吴广手下的将军田臧等在一起商量:“章邯击溃周章军,旦夕之间就能到荥阳。我们长期在此攻而不克,等章邯的部队一到,章邯、李由里应外合,我们必将大败。最好的办法是留小部分力量继续包围荥阳,而以精锐部队立即西上主动迎击章邯。

但是代理楚王不懂用兵,而且现在骄傲异常,他肯定不能同意我们的意见。如果不把他杀掉,我们的计划肯定失败。”

计议已成田臧等人假传陈胜的命令。诛杀吴广,把吴广的头颅送给陈胜。陈胜派使节把丞相(令尹)的印信送给田臧,任命田臧当上将军,接管了吴广的部队。

将领擅自诛杀统帅,而国王却直接提升将领至统帅的位置。陈胜是暗自惊真吴广已除所以奖励田臧,还是田臧带兵在外陈胜无力责备他?其中缘由已不得而知,

但由此可见,张楚国这个政权,已经沦为极不严肃的组织。

赵王武臣万万没想到,害死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喝得烂醉的女人

陈胜和吴广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稍有成就,就飘飘然喜不自胜。而且,他们作为统帅,都不治将,不知将。吴广带军至荥阳,时间最多两个月,竟然和手下将领已经势同水火。

而田臧等人诛杀吴广,除去军事上的原因以外,也有政治上的阴谋。田臧已经揣摩出陈胜的微妙心思:张楚政权内部,地位唯一接近陈胜的,就是吴广。而陈胜看到吴广人头以后的反应,也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点。

中国合伙人在赚钱以前就分崩离析,倒也算常态。

田臧取得帅位后,实施已经拟好的计划。他留下一名叫李龟的将领继续包围荥阳,亲率大部队向西迎击章邯。就在荥阳旁边的敖仓,两军相遇。结果是:张楚军完全崩溃,田臧阵亡。很显然,章邯的勇猛凌厉,不在田臧的计划之内。还没有完,章邯非要赶尽杀绝。他继续攻击包围荥阳的李归军,张楚军再次崩溃,李归战死。

赵王武臣万万没想到,害死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喝得烂醉的女人

至此,武臣、周章、吴广、周福(已拥立魏咎为魏王,自己担任魏国宰相),陈胜的这几路大军已经死的死、叛的叛。章邯解围荥阳以后,和陈县只有咫尺之遥。陈胜已经彻底暴露在章邯的秦军面前。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10日 09:40:24
下一篇 2021年9月10日 09:40:5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