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落定什么意思?

季云深从未想过,那个总跟在自己身后殷勤讨好的女人,有一天会用这样的方式威胁他。为的,还是另一个男人!一年的时间,原来足以让一个人变心。他过去总以为自己亏欠了她太多

季云深从未想过,那个总跟在自己身后殷勤讨好的女人,有一天会用这样的方式威胁他。

为的,还是另一个男人!

一年的时间,原来足以让一个人变心。

他过去总以为自己亏欠了她太多太多,可此刻才幡然醒悟,自己竟连补偿她的机会都不再有……

半年前她故意假死,从他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如今,她想从他的心上也彻底消失。

从今往后,二人的生命再无任何交集。

季云深最终还是让人放二人离开了。

顾烟为他受过的伤太多,身体是,心中也是。

他就是再狠心,也绝对无法看她在自己面前再受一丝一毫的伤害。

传闻中的盛大婚礼不了了之。

半个月后,原本被传言成“新娘”的梁澈,在一次工作中被手底下的人举报,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而遭到警方逮捕。

据悉,她代替季云深掌管公司的这一年里,共挪走公司财务数十个亿,所有账目证据都指向蓝氏集团董事长。

蓝氏因此垮台,蓝董被判处无期,而梁澈的真实身份也随之曝光。

原来,她跟姐姐梁馨语一样,从一开始就是蓝氏派到季云深身边的商务间谍。

数年前那场经济峰会,因为误食药物而死了整整一车人的事故,本是梁馨语为对付季云深而下的圈套,却没想到害死了自己。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整个帝都城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当年的案子终于真相大白之后,顾烟以及顾氏一直背负的骂名也终于洗脱。

秋日午后的阳光穿过树叶落在顾烟的肩头。

她在监狱门口来回渡步,脸上却无半点浮躁,心情比这些年来加起来的快乐还要多。

几分钟后,大门打开。

老人在狱警的带领下走到门外。

“爸!”她大步迎上去,给了父亲一个久违的拥抱,“爸……你终于清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死在监狱里的!”

老人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傻丫头,爸都听说了,这些年苦了你了。”

她抹着眼泪拼命摇头,“不,都是我不好,我从小就不听话,我还没能守住妈妈和公司……我真是罪该万死!”

“不怪你,这又不是你的错!乖,好不容易重逢,开心点,咱回家!”

“嗯……回家!”

顾烟挽着父亲的手臂,来到马路边,一辆黑色帕加尼正好停到了她的面前。

车窗缓缓摇下,驾驶座上的男人勾起一个笑容来:“爸,我来接你们回家。”

老父亲看着大名鼎鼎的季少,有些受宠若惊。

顾烟皱眉杵在原地,“你来做什么?何教授呢?”

早上出发时,何信非明明答应过要来接她的。

季云深不满道,“你老公就在眼前,老提另一个男人做什么?”

顾烟翻了个白眼,掉头就走。

她有些担心,便打了何信非的电话,想要问个究竟。

嘟声响了两下,男人温和的声音缓缓传出:“喂?”

“何教授,你还在吗?用不用我过来帮你?”与何信非在科研室相处的那一年时间,也让她学会了很多东西。

对方沉默片刻,“不用了,伯父今天出狱,你好好陪他……对了,小烟,有一件事,我也是刚刚才接到消息……”

“什么事?”

“我不想告诉你。”

顾烟:“……”

他又道,“但我觉得,如果我真凭一己私心不告诉你,又对你不太公平。”

“既然不想说,那就不要说了,我相信你的抉择不会有问题。”

“嗯……等今晚我下班之后,再告诉你。”

虽然顾烟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但从他犹豫不决的语气来看,恐怕又是什么不好的消息。

顾烟自认为经过这么多事,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够好了。

可她仍旧感到恐惧,害怕即将面对的是什么自己无法承受的坏消息。

入狱也快两年的父亲,身体似乎大不如从前,跟在顾烟身后走了几步便累的喘不过气。

无可奈何,她只好厚着脸皮跟父亲上了季云深的车。

将二人送回家门口之后,季云深还想跟着她进屋。

她毫不客气把人挡在门外,“我们一家人聚餐,你跟着做什么?”

男人微微挑眉,“我跟你不同样是一家人?”

她又道,“你是觉得我最近脾气好,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

他不由分说扒开房门挤了进去:“我还有事要跟你家里人宣布,你想赶我走也行,除非,你们家的公司你不想要了。”

公司?

顾烟迟疑了一下,“什么意思?”

季云深随意在聚集了顾氏一家人的饭桌上坐了下来,缓缓道:

“顾氏药业当初涉嫌售卖违禁药物而遭到查封,公司被卖给了同行的欣疗药业,连同众高管几乎全被判了刑……”

“就在不久前,警方查到新的证据,能够证明顾氏是遭人陷害,并且,欣疗药业,两个月前已经被我收购了。”

顾烟还没来得及问,家里亲戚便迫不及待道:“季少,你的意思是,你能把我们的公司还回来?”

季云深点头,“当然,这本就是你们的家族企业。”

众人欢呼:“太好了!顾氏又能起死回生了!谢谢季少!”

顾烟坐在一旁,看着众人挨个给季云深敬酒,却突然心头浮躁,胃口全无。

她猛的起身,“顾氏还能回来,亏损能补救,可我母亲呢?她还能活过来吗?!”

这些日子,不论是梁澈跟蓝董判刑,还是父亲洗脱罪名,她都知道,暗地里肯定是季云深在操控一切。

他做这些无非是想弥补对她的亏欠。

可是,她永远不会忘记,母亲被逼得跳楼一事。

倘若她跟季云深都能重修旧好,那不是对母亲的一种背叛吗?!

仅仅凭此,她就一辈子都无法面对季云深。

顾烟扔下一大家子人,头也不回的冲回卧室,“砰”地锁上房门。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一家人的聚餐散场后,一直徘徊在门口的季云深终于抬手敲响了房门。

“烟烟……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做任何事情来弥补。”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31:59
下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32:01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