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情岁月,回忆当年扒大河的往事

燃情岁月,回忆当年扒大河的往事随着新中国的成立,新修水利的事业也全面展开。兴修水利是书面用语,农民称之为扒大河,或者叫上河工。这是中国历史上时间最长,规模最大,成

燃情岁月,回忆当年扒大河的往事

燃情岁月,回忆当年扒大河的往事

随着新中国的成立,新修水利的事业也全面展开。兴修水利是书面用语,农民称之为扒大河,或者叫上河工。这是中国历史上时间最长,规模最大,成绩最为辉煌的水利工程。这项工程几乎是调动了全体农民参加,耗时三十年,一直到八十年代才逐渐停下来。三十年间,全国修建八万多座水库,整治或开凿大小上万条河流,如果算上乡一级修凿小型灌溉河排涝河,那应该有几十万条河流。中东部地区的灌溉和排涝问题基本解决。这些水利工程建设,为后来几十年国民经济建设奠定了雄厚的基础,它的伟大意义怎么评价都不过分。

当年的河工分为大河工和小河工两种,县级、省级、国家级的水利工程叫大河工,公社、大队和生产队规划设计的河工叫小河工。小河工一般在本公社范围之内,最远十来里,农民上工早出晚归,五里开外,就会安排在工地吃顿中饭。上工人员,不论男女老少,只要能干活都要去。

大河工离家路程远,有的工地在本县,有的在省内,最远的金湖引江大坝工程,距离我这里四百多里,那件工程集中了二十万民工耗时120天才得以完成。更大的工程如开凿新沂河工程,那是几个省参加,调动民工几十万人耗时三年才初步完成,后来几十年中,还有几十次维修护理。

因为路途遥远,工期很长,大河工必须在工地安营扎寨,在工地搭建棚舍,住在工地,吃在工地,干在工地。粮食烧草和搭建棚舍的材料都有生产队自备。上大河工的人都是队里最精干最强壮的劳动力,他们干活来劲,所得工分也最高。

大河工一般安排在冬春两季,一年两次,几乎是雷打不动。秋收秋种完毕不久大河工就下来了,工期短的一个多月,工期长的一直到腊月二十几快过年了,才收工回家。过年后正月底或者二月初,大河工又下来了,有时一直干到快收麦了才回家。

那时大河工国家也有投入,农民称之为方底钱,国家工程钱多一些,省级工程次之,县级工程有一点但极少,每方土一毛到四毛不等,一季河工干下来,挣得高工分,吃在工地,家里节省一份口粮,再能分得十块八块方底钱,扒河人满心欢喜,之前所有的辛苦付出都不说了。

上大河工是最艰苦的事,这种艰苦农民自己说不出来,也没地方说,倒是知情看了吃惊和钦佩,在他们后来发表的文章和作品中对大河工有所反映。我是

五十年代初出生,长大后正处在上大河工的年代,也作为大队带工人员之一上过一次大河工,加上听到和看到的大河工事情,对大河工可以说是有所了解。

说大河工艰苦,首先是劳动艰苦,大冬天,气温在零下十几度,干活的民工没有人穿得住棉袄和棉裤,只要不是偷懒不干活的人,冰天雪地穿的都是单衣服,穿多了汗水就会把衣服湿了,直到收工吃饭才能把棉衣穿上,春天就不用说了,一天到晚汗流浃背。几个月甚至半年下来天天如此。在寒冷干燥的野风吹拂下,皮肤没有一点保护,皴裂流血。后来出现车子,劳动力强度小一点,前期五六十年代,土方工程全凭抬或者挑,那样的劳动量绝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第二艰苦是住宿艰苦。民工居住的都是简陋的舍子,那种房子屋檐靠地,只有中间一溜可以站立直腰,边上的高度只能坐着,最靠边只能躺着,地上铺着草,草上放席子,人就睡上面,没有铺只有盖,每人一溜地方,靠得紧紧的,没有多余的活动空间,夜里睡觉不觉得挤,白天就没有一点空间,如果阴天下雨没法干活,人又没法出去,都呆在舍子里,里面就满满都是人,加上几个抽旱烟的,比现在的猪圈差多了。

第三是吃饭艰苦。说吃饭艰苦是站在今天的角度而言,在当时来说,大河工饭食比家里好多了,毕竟大米饭尽饱吃。在家里是吃不上的。大河工不会花钱买菜的,也没有钱买菜,都是从后方带来的白菜萝卜。早上和晚上,把白菜萝卜切碎,放上一大把盐,就是下饭的菜了,中午就是白菜汤和炒萝卜丝。阴天下雨不上工也会改善伙食包饺子,那就要全体动手。逢冬过节后方去慰问,带去猪肉粉条和油,大家欢天喜地凑钱买酒,热热闹闹过节。没有板凳,没有桌子,全部在舍子里吃饭也盛不下,大家都端着饭碗,在外面或坐或站,就着北风吃饭。古泊河疏浚工程最艰苦,因为靠近大海,没有淡水,做饭的人要到七八里外面去挑水做饭,洗菜的水淘米的水舍不得倒掉,沉淀后重复使用,那次工程87天,民工们87天没洗碗,没洗脸。

还有就是卫生艰苦。因为野外生活没有条件,大家几个月不刷牙不洗脸,不换衣服,是很正常的事,一个虱子可以咬遍所有人。但不管卫生条件怎么简陋,必须保证米要淘干净,菜要洗干净,这是政策性要求。如果连吃的也不能保证卫生,那些爱干净的人就会吃不下饭,影响情绪,最终影响工程进度。

大河工上还有一件艰苦事,就是没有一点娱乐,没有任何资讯输入和输出。民工几个月甚至半年就是吃饭睡觉干活没有电台、广播、报纸、通信。如果驻地靠近村庄,就有可能看到广场电影,但很少。工地靠近村庄的几率很小。对民工虽然实行军事化管理,但这些精神饥渴的青壮年天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所以靠近河工的村庄,放映演出这些事能不进行就不进行。实际上,河工工地也不是没有一点艺术活动,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有文学艺术创作。人们寂寞无聊,就会有人出面到各大队工地凑点粮食,去请说书的来工地唱晚场书。一场书三个小时,九十点睡觉不太迟,不会影响第二天干活。听书可以使大家安静下来,避免闹事,和所有传统艺术形式一样,说书的内容很健康,杨家将,七侠五义,英雄大八义,都是正能量,所以干部们对这事并不反对。如果阴天下雨,大家都窝在舍子里没处去,就赌钱。好赌是人的天性。大家都没有钱,就一分二分地来。晚上,大家躺下,总会有人会讲一些荤段子村故事,也是对枯燥生活的调剂。大家乐得哈哈大笑,然后带着对老婆孩子的思念进入梦乡。

限于篇幅,大河工的情况就介绍到这里,最后说点什么呢?我想说,40后50后60后这些老农民。对革命和建设,对共和国的繁荣和进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现在还是金字塔的底座,承载着金字塔的全部重量。那么,请善待农民。

2021.9.3.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10日 09:43:26
下一篇 2021年9月10日 09:43:42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