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易老”的启示:说话的艺术很重要

汉文帝走访下属,到中郎署时,头发花白的冯唐正在那里值班,文帝于是上前攀谈。听说冯唐是代国人,文帝心中甚为高兴,因为文帝年轻的时候就是被分封到代国的。文帝兴奋地和冯

汉文帝走访下属,到中郎署时,头发花白的冯唐正在那里值班,文帝于是上前攀谈。

听说冯唐是代国人,文帝心中甚为高兴,因为文帝年轻的时候就是被分封到代国的。

文帝兴奋地和冯唐说到参加过巨鹿之战的贤名将领李齐,说:我居代地时,我的尚食监高祛多次对我称赞趟将李齐贤能,讲述鏖战于钜鹿城下的故事。如今我每逢吃饭的时候,都要想到李齐鏖战钜鹿的情景。老人家可知道李齐这人吗?

冯唐不屑地说:李齐这个人徒有虚名,跟廉颇、李牧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

文帝又问:为什么这么说呢?

冯唐便说:我祖父在赵国当将军的时候,跟赵牧很熟,我父亲在代国当官的时候,跟李齐熟得很;所以,这两个人有几斤几两我是再清楚不过了。

文帝听罢,感慨地说:廉颇、李牧这样的将军,确实难得,现在这样的人才实在是太少了!

不料冯唐却回了这么一句:就算廉颇、李牧现在还活着,你也不会重用他们的。

这句话把汉文帝给呛得够呛,当即脸色一沉,拂袖而去。

回宫之后,汉文帝还是想不通,就差人招冯唐入宫,问他原委。

冯唐道:古时候将军出征时,国王都会亲自为将军赶马车,并说:国门以内的事我说了算,国门以外的事你就自己做主吧。打仗呢,就要给将军充分的权力和信任,让他自己做决定,这样才能充分发挥他的才能。祖父常跟我提起,当年李牧镇守边疆的时候,把征来的税都私自赏给了部下,国王从来不过问。可现在,驻守在云中城的魏尚也像李牧那样把征来的税私自犒赏士兵,陛下您却三番五次地去干预,前段时间因为魏尚多报了敌人六个首级,您就把他抓了起来,还免去了他的爵位,这也太让人寒心了吧!……

文帝听后,当即派冯唐拿着节令去赦免魏尚,让他复任云中郡守,并任命冯唐为车骑都尉,掌管中尉和各郡、国的车兵。

汉文帝后元七年,景帝即位,任命冯唐为楚相,后来却又被免职。

冯唐出身于官宦世家,爷爷曾经是赵国的将军,父亲也做过代国的官员,冯唐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也是个知名的人才。

冯唐很年轻的时候,就被举荐当上了朝廷的中郎署长。虽说官职不算大,却也是专门伺候皇上的角儿,机会真是不少。

他之前的几任中郎署长,都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没干几年就得到了提拔重用。

可到了冯唐这儿,却是在这个位子上一坐就是几十年,连头发都白了。

这样,一个闻名于朝野的贤士,又是历经汉文帝、汉景帝和汉武帝三代的三朝元老,却一直未得到重用。

究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冯唐性情耿直,不太讲究说话的艺术。

就拿他和文帝的对话来看,他说的那些话,本来也是在理的;不过,那样跟皇帝讲话,也未免太直言不忌了吧!

到武帝时,冯唐终于被举为贤良。可惜,这时的冯唐,已经是九十多岁的高龄,不能再做官了。武帝于是便封冯唐的儿子冯遂为郎官。

后人常说“冯唐易老(féng táng yì lǎo)”以感慨生不逢时或表示年寿老迈。

初唐四杰之首的王勃,因戏作《檄英王鸡》,触怒了唐高宗而被放逐。他到交趾探望父亲时路经洪州,在洪州都督阎伯屿设的宴席上作《滕王阁序》感慨曰:“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郁郁不得志之情溢于言表!

当唐高宗看到他同样是在《滕王阁序》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句话,想要召见他时,王勃已经落水而亡了。这时,他在这个人世间,仅仅度过了26个春秋。

宋朝的苏东坡,也以冯唐之事来表达自己想要做一番事业的心情,说:“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什么时候皇帝会派人下来,就像汉文帝派遣冯唐去云中赦免魏尚一样信任我呢?)

《庄子·知北游》道:“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

是啊!人这一生,实在是太短暂了!

怀才不遇、报国无门,也着实太可惜了!

常言道:嘴上带尺,脚下有路。如果嘴巴说话精准恰当,脚下的路就会宽阔顺当。

同样的一件事情,用不同的语言表达出来,甚至会出现截然相反的结果!——

一句恰到好处的话,可能会给一个人带来鸿运;一句不甚得体的话,也许就会毁掉一个人的一生!

古人云:“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可见,说话这门艺术,实在是太重要了!

很多的时候,一个人的命运,就掌握在他(她)的嘴上。

“冯唐易老”的启示:说话的艺术很重要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11日 02:56:14
下一篇 2021年9月11日 02:57:05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