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伟堂弟偷牛,县领导:您有意见,我们可以改判,钟伟:我当然有

提到钟伟的名字,许多了解我军四野历史的人都应该知道他,作为四野有名的悍将,林彪最为青睐的师长,钟伟一生勇气与秉直相当。1959年,庐山会议后,时任北京军区参谋长的钟伟接

提到钟伟的名字,许多了解我军四野历史的人都应该知道他,作为四野有名的悍将,林彪最为青睐的师长,钟伟一生勇气与秉直相当。

1959年,庐山会议后,时任北京军区参谋长的钟伟接到通知,参加了在北京的军委会议。

当时林彪主持会议,这个会议的主题就是批判彭德怀,黄克诚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钟伟本来是一个局外人,但是在这次会议上,有两个人的发言,将他扯入了漩涡中。

钟伟堂弟偷牛,县领导:您有意见,我们可以改判,钟伟:我当然有

时任空军副政委的吴法宪说:“长征期间,黄克诚在长征途中,下令杀害了一名一军团的团级干部。黄克诚枪毙一军团的人时,钟伟是现场监刑的”

另一位高级将领则说:“黄克诚在苏北三师时,曾贪污了许多黄金,这个事钟伟可以作证”

本来是一个局外人,钟伟瞬间成为大会的中心。

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的杨勇拉着他说:“你就说时间过去久了,记不清楚了。”

钟伟并没有听他的“劝告”,钟伟站了起来:“在攻打娄山关时,部队冲到半山腰,敌人在一个山头猛烈射击,我带着一个警卫班向小山头猛攻,这个时候,一军团的一个干部却临阵脱逃,临走时,他还拉着几个战士要他们和他一起走。”

“这个人被我后续部队抓住,由于他是一军团的人,我还特地找到了在场的罗瑞卿,问他怎么办,罗瑞卿说执行战场纪律。”

“第一,这件事是我干的,彭总不在场,跟他没关系,跟黄克诚也没关系,第二,现在我说清楚,那个人是罪有应得,如果把他交给林总,林总也会下令枪毙他,理由只有一个,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第三,当时一军团的罗瑞卿在场,他是同意我们的枪决处理的。”

钟伟堂弟偷牛,县领导:您有意见,我们可以改判,钟伟:我当然有

参加会议的人听到钟伟讲的这些话,都很惊讶,在这个时候,钟伟不愧是个“汉子”

钟伟也是意犹未尽,他继续说道:“至于说黄克诚贪污黄金,我是黄克诚下面的旅长,不是后勤部长,有多少钱都不知道,没法证明,不过,那么多黄金不是小数目,他得用汽车拉,那他藏哪了?”

钟伟越说越气,他为自己两位老领导的遭遇,感到痛心,他也没有辜负自己性格中的“耿直”

说完这些,钟伟晴天霹雳的说:“我们大家都是军人,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枪毙一两个怕死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看是有人别有用心,扯历史旧帐,挑拨一、三军团的关系........”

这番话,彻底引爆了全场。

在场的彭德怀,黄克诚等人,都不可思议的望向钟伟,大会有些杂乱,随后,有人将钟伟拉出了会场。

对于钟伟在会议上的所作所为,有人表达了钦佩,有人恼羞成怒,有人感到羞愧。

作为一件已经定性的事,钟伟的所作所为,也注定了他的结局,会议结束,钟伟被撤销职务,后来担任了安徽省农业厅副厅长,他离开了军队,从此再也没回去,毛主席得知此事后,写下一句话: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钟伟为自己的秉直和坦诚,付出了代价。

文革时期,钟伟受到了批判,他饱受折磨,不过,幸运的是,他挺了过来。

钟伟堂弟偷牛,县领导:您有意见,我们可以改判,钟伟:我当然有

1974年,彭德怀临终前,一直念叨着钟伟的名字。

1979年,中央军委经过调查,对他的问题予以平反。

钟伟一生耿直,无论在何时,他都光明正大的做人,做事,因而在谈到钟伟时,有老一辈的革命家就对钟伟十分钦佩。

有一次,钟伟收到了老家平江县委送来的一封信,在信中,钟伟了解到,自己的堂弟由于偷了一头牛,已经被抓了起来,准备判处他有期徒刑五年,县委给他写信的目的是询问他,有没有意见。

钟伟立刻回信,他说 :“当然有意见,我请求改判,判为七年,我看谁敢去说。”

两袖清风,从不为自己谋私利,在钟伟的身上,他淋漓尽致的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

钟伟有个长子钟来良,在他8个月时,钟伟就走上了革命的道路,1949年,钟伟率部来到长沙,钟伟派人去接他,当时钟来良不想在农村了,就和钟伟说,希望能在城里谋一个差事。

钟伟一听,义正言辞的说:“不能搞特殊。我看你呀,就是个种田的汉子。”

后来,钟来良听了父亲的话,在老家农村当了一辈子的农民。

钟伟堂弟偷牛,县领导:您有意见,我们可以改判,钟伟:我当然有

钟直霞是钟伟的长孙女,由于家贫,她只读到了初一,随后就辍学在家务农,她曾到北京来找钟伟,钟伟也没有给她任何的特殊关照。

老首长黄克诚曾去探望钟伟,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钟伟非常自豪,他说:“我儿子,3个孙子、2个孙女都在农村生活。”

黄克诚一听,当即向钟伟竖起了大拇指:“老钟,你真了不起!你真廉洁!”

当时钟伟曾向黄克诚请示,希望能够重新参加工作,黄克诚婉拒了,他说:“等打仗了再找你。”

从此,钟伟享受了大军区副职的待遇。

1984年,钟伟因病去世,临终前,他写下了遗嘱:

亲爱的党,我死后不必给我补发什么薪金,因为儿子们都能生活了,我自己也未欠任何账目,我的电视机与冰箱都作为党费上交给党,不要给我举行追悼会和灵前告别,把我的骨灰撒在平江天岳书院,我们起义的地方。

后来,钟伟的堂弟,跪在了他的墓前,大哭着说:“哥,我对不起你,我给你抹了黑……”

1955年授衔时,我军共授予了上千人将级以上军衔,钟伟作为开国少将,他曾闹得凶,认为给自己授予低了,林彪后来将他找过去训斥了一顿,这才事了,

钟伟堂弟偷牛,县领导:您有意见,我们可以改判,钟伟:我当然有

我们从今天来看,钟伟的军衔或许并未授低,他虽然是少将,但是如今在人们的耳中,他甚至比一些中将,上将还要广为人知。

对于钟伟的大名鼎鼎,我们毫不怀疑众人所熟知的原因,那完全是因为他的耿直,他的品性,他的正义,他的坦诚。

向钟伟将军致敬。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11日 03:29:47
下一篇 2021年9月11日 03:30:35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