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1937年,在一个寒冬的夜晚,有一个红军战士颤颤巍巍地走在雪地上,他的身后是深浅不一的脚印,仔细看脚印上还沾着一些血迹,只见他神智越来越不清晰,走得也越来越慢,仿佛下一

1937年,在一个寒冬的夜晚,有一个红军战士颤颤巍巍地走在雪地上,他的身后是深浅不一的脚印,仔细看脚印上还沾着一些血迹,只见他神智越来越不清晰,走得也越来越慢,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似的。

他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这几天他全靠着一股意志坚持到了现在。即便如此,他依旧不肯停下来,因为,他只要停下来脑中就会回放战友惨死的画面,很可能会被抓回去,现在还不是停下来的时候,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活下来,为惨死的战友们报仇。

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图|吕仁礼将军

他就是红军的骑兵团团长 吕仁礼

,前几天,他接到上级的命令,带领部队去执行任务,起初,他们赢得了几场战争的胜利,可敌军突然变得很厉害,给他们来了一个措手不及,一群人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逃了出来。

幸运的是,他最后被一个老喇嘛( lǎ ma )收留了,在休养那段时间里,他帮老喇嘛干活、翻修院子,顿时让老喇嘛心生一个想法,他对吕仁礼说道:“

不如你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老喇嘛这番话顿时让吕仁礼有些为难,毕竟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他首要的任务就是为自己的战友们报仇,因此拒绝了他的好意。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红军团长吕仁礼是如何逃出敌人的魔爪,以及后来的经历。

千钧一发,逃出敌营

吕仁礼,1916年出生于安徽省一个农民家庭,家里的情况并不好,光是靠几亩薄田,根本养活不了一大家子,因此,他们经常吃不饱饭,在吕仁礼14岁的时候,和一群同村的小伙伴,为了解决温饱问题,参加了红军,因表现良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参加红军后,他在红30军11师33团1营1连当了一名通信员,在此过程中,他明白了身为红军的意义,他不再是那个为了温饱而当兵的吕仁礼,他以后将为了和他一样的群众战斗,让他们也能过上吃饱穿暖的生活,免受战争带来的苦难。

后来,他凭借出色的成绩,在两年后当上了排长,后来又被33团团长程世才看中,担任团部通讯班长,不仅如此,吕仁礼还到李先念的30军当过警卫班长,期间,他学习到了不少知识,做事也更加认真严谨了。

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图|李先念

1933年,吕仁礼在红四方面军的红军大学学习,半年之后,他又在33军99师297团1营1连当上了政治指导员,不久后,又被提升为三营营长。

1935年6月,红一方面军和吕仁礼所在的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这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因为红一方面军内部出现了“老鼠”,导致红四方面军只能穿越草地向南前进,吕仁礼所在的三营共有三百余人。然而,因为环境恶劣的因素,许多战士都承受不住,等到与红二方面军会师后,三营只剩下两百多人。

不仅如此,除三营外,其它部队的减员情况也很严重,红二方面军见状,便给每个营都送去了一头牦( máo

)牛,大家看见牦牛后都两眼放光,他们实在太久没有吃饱过了,一开始,他们因为饿得太久了,一时没有忍住,一头牦牛吃了一半多。

吃完过后,他们想到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过得紧巴巴,而现在唯一能够填饱肚子的,只有这剩下的牦牛,因此每个战士都咬紧牙关,忍着欲望,每天只吃一点点,就这样两百多个人靠这点牦牛,硬是撑了两天的时间,最后,实在没有吃的了,他们只能把骨头熬成汤。

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图|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

1936年10月,红军被困在陕北地区,在那里他们缺衣少食,就连装备补给也跟不上,继续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为了突破困境,军委命令红四方面军组织两万多人,沿着河西走廊方向出发,希望他们能够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同年11月,这支部队改名为西路军,在他们前进的时候,遇到了一支在宁夏青海一带的地方军阀——“ 马家军

”,马家军在这里就是“土皇帝”的存在,他们手段极其残忍,很少有人敢跟他们硬碰硬,当地百姓也是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好巧不巧,这里也是西路军的必经之路,因此他们必须正面对抗这群地方军阀。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马家军的速度比他们更快,当马家军得知红军的消息后,立即在红军的必经之路上展开阻击,试图将红军一网打尽。

红军部队在军长 董振堂

的带领下,一举攻占高台县城,守敌一千四百余人全部投降,其中三百多人被红军整编,组成抗日义勇军。可是不等我军喘口气,马家军又接踵而来,一轮又一轮的猛烈攻击,即便是我军也吃不消。

他们先发起围攻,随后攻破了北城门、西城门,而之所以能够这么顺利,是因为之前向我军投降的守敌,他们全部临阵倒戈,与敌人里应外合,敌人从四面八方涌进来,眼看着敌人越来越多,我军减员越来越快,吕仁礼心里非常着急。

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图|董振堂

这个时候,军长董振堂大喊道:“ 我们一定要把东城门守住,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允许放弃战斗!

”可是,马家军的炮火都集中在一起,几乎要把城墙都炸没了,即便到这一刻,他仍然不许自己轻言放弃,说什么都要再搏一搏。

吕仁礼麾下只有两个骑兵连,而骑兵连同样也是马家军的“王牌”,相对比之下,我军的骑兵连,战士们不仅饿得面黄肌瘦,就连战马看起来也毫无战斗力,而马家军的就不一样了,他们从内由外都散发着强悍的气息,一会儿功夫,两个骑兵连只剩下四十来个战士。

此时,他们的身后有几百名追兵,追着他们不放,因为弹药不足的原因,吕仁礼他们决定用大刀和敌人战斗,可是双拳终究难敌四手,他虽然一个人可以对抗五六个敌人,但体力毕竟有限,一个出神,吕仁礼就中招了。

当时,吕仁礼正拿着大刀,抵挡来自三个敌人的攻击,还成功将其中一个敌人的胳膊砍掉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敌人举着马刀砍了过来,他连躲闪的时间都没有,这一刀正好砍在他右侧眉骨上方,因为这一刀直接砍进了骨头里,吕仁礼没坚持多久,就两眼发黑,晕了过去。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成为了敌军的俘虏。

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图|马家军

这场战斗,给我军带来了不小的损失,就连红军军长董振堂也壮烈牺牲了,现在他的身旁坐着几十名同样负伤的战友,他们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没有一处好地方,有的人甚至连站起来都困难。

而他自己的伤口也不浅,毕竟那刀是实打实砍进骨头里了,头上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几次他都是咬牙坚持着,逼迫自己清醒。可过了一会儿,吕仁礼承受不住了,神志也开始变得不清了,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他只知道,他现在和战友们都被装在一辆大车上。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车向西前进了几十里,到了晚上,他们被关在一间大院里,敌人没有第一时间将他们解决掉,就是为了用他们去领赏。因此,敌人必须保证吕仁礼他们的生命,可是又担心到时候他们会逃跑,便一天只给他们吃一顿饭,保证人不会死。

说得好听是饭,实际上是连米的影子都看不到的米汤,正是因为如此,战士们需要频繁上厕所,而那时他们和敌人不住一个院子,他们门口只有两个哨兵把守,其余人都在另一个院子里。起初,敌人还会将门关好,可是后来次数多了,就嫌麻烦,索性连门都懒得关了。

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图|吕仁礼(左)和战士合影

吕仁礼见状,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即便他现在伤口没有得到治疗,但随着时间推移,也在慢慢恢复中,如果现在要行动的话,也是没有问题的,于是,他对着旁边的战士说:“

趁现在,我们一起逃走吧,千万不能在这里等死啊!

可是,那个战友已经认命了,以他现在这幅身躯,就算和吕仁礼一起逃走,也只会成为他的累赘,因此,那名战友回答道:“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已经走不了了,到时候可别连累了你,你快点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说着,他看了看吕仁礼,发现他脚上没有穿鞋子,便将自己的鞋脱下来给他,接着说道:“你快把鞋穿上,赶紧走吧!”就这样,吕仁礼告别了这名战士,借着要上厕所的借口,偷偷从羊圈的土墙上翻了出去,一直向外拼命地跑。

最后一刻,被一位老阿姐救了

跑了很久,直到天微亮,发现敌人没有追来后,他才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一眼望去,这里除了荒山还是荒山,根本就没有一个藏身之处,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被发现,到那时,等待自己的,恐怕只有一个结果。

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些声响,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看,最后还是没能抵住好奇,走近一看,他发现了一个水车,思索一番后,他心一横,躲在了水车的木桩后,冰冷刺骨的水,毫不客气地淋在他头上。

瞬间,吕仁礼浑身都湿透了,而冰冷的河水还在不断淋在他的头上,额头上的那道伤口,也被慢慢泡白了。对于这些,他好似感觉不到一样,眼睛死死地盯着四周,生怕有敌人会追上来,毕竟要想凭他一己之力成功突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图|水车

天渐渐暗了下来,他先是观察四周,发现没有人后,慢慢从水车后面走了出来,出于谨慎,吕仁礼沿着相反的方向走去,夜晚,刮起了大风,身上穿的衣服还没有干,在风的加持下,他冷得瑟瑟发抖。

没有办法,吕仁礼只能躲到石头后面,等风停了,才继续前行,就这样,他在荒芜戈壁上行走了三天三夜,这三天里,他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他也没有东西可吃,只能喝河里的水充饥,现在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恍惚,嘴里却还念叨着:“

找部队,找组织!

终于,他再也撑不住了,沉重的身体倒在地上,他伸出了手,挡住了刺眼的阳光。此刻,眼中又浮现出战士们惨死的情景,他觉得,自己很快就要去陪他们的,或许就是下一秒。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吕仁礼心里一噔:“难道是他们?”

可惜,现在他就算想站起来逃跑,也没有力气,只能听天由命了,谁知他一个不小心却滚下了山坡,这声音也吸引到了那个人的注意。只听脚步声越来越近,走到吕仁礼身旁时,他才发现原来不是敌人,而是一个背着竹篓(

lǒu )的老阿姐。

不管三七二十一,吕仁礼用尽最后的力气,对老阿姐说:“救命……”之后,他便昏了过去,老阿姐看着吕仁礼,想起了自己曾经被抓去当兵的丈夫,眼睛一红,说道:“也不知道我男人还能不能回来?”说罢,就拿了一点水和干粮给吕仁礼吃,慢慢地,他缓了过来。

老阿姐见他身体虚弱,便同他商量,让他到自己家中休息几天,之后的事情再另做打算,吕仁礼高兴极了,这几天,他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确实需要休息了,于是,他接过老阿姐递过来的木棍,跟在老阿姐身后。

到了家中后,他先是填饱了肚子,然后倒头就睡,这一觉是他这么久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直到天亮才醒来。醒来后,老阿姐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套棉衣给他,说:“这是我丈夫以前穿过的,你穿上看看合不合适?”吕仁礼穿上衣服后,又稍做了一番改变,已然成为了一副农民模样,他对老阿姐说:“

现在我什么都没有,如果到达苏区后,一定会报答你的恩情。

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在临行前,老阿姐给吕仁礼准备了一些干粮,方便他在路上的时候吃,并叮嘱道:“你要记得往山上走,那里人比较少,对于你来说比较安全。”告别了老阿姐后,他踏上了新的旅程,走了五六天,身上的干粮也吃得差不多了,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出现了一座小庙。

老喇嘛:你给我弟弟当上门女婿吧

仔细一看,原来这里是一个喇嘛庙,但是他没有跟喇嘛打过交道,不知道对方好不好接触,但他现在也没得选择,因为方圆几里已经看不到别的地方了,更不要说村庄了,于是他走上前,敲了敲喇嘛庙的门,随即,他就听到了脚步声,是个老人家,老人质问道:“

你是什么人,要到哪里去?

吕仁礼考虑到自己现在被马家军通缉,如果这个老喇嘛知道自己的身份,把自己供出去,那岂不是自找麻烦?看着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思考了一番,说道:“

我就是一个庄稼汉,但是不小心迷了路,请喇嘛收留我。 ”老喇嘛看了看他,并不像说谎的样子,便同意让他进来。

吕仁礼进去后,发现里面破破烂烂的,就连屋顶也漏了几块,根本就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老喇嘛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耐心地说道:“

这里不是不想修,而是年轻人都被抓去当兵了,这么大个地方,除了我以外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图|老喇嘛

老喇嘛又接着说:“看你也饿了几天啦,坐下来吃点东西吧。”吕仁礼道谢之后,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毕竟这些天,他真的是太饿了。当他吃饱后,老喇嘛又开始询问他的家庭状况,吕仁礼随意编了一个,结果没想到老喇嘛也是个人精,一下就看穿了。

并且还指出吕仁礼是被打散的红军,他一听完,心里咯噔一下,这下连瞒都瞒不住了,于是他大方承认:“我确实是红军,前些天才好不容易逃出来,现如今我也是走投无路了,还请帮帮忙,收留我一段时间,等我的伤好了,我自然会走。”说着,他取下头上的帽子,将额头上的伤口给老喇嘛看,那个伤口又红又肿,还全是浓,看起来瘆(

shèn )得慌。

老喇嘛同情地说道:“ 行了,行了,看你的伤口挺重的,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吧。

吕仁礼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因为太劳累休息去了,就这样,他在这里住了下来,但是他也不好意思白吃,便主动提出帮老喇嘛翻修院子。

没过几天,院子就被他修得整整齐齐,而他头上的伤口,因为老喇嘛的照顾也好得差不多了,就在他准备辞别的时候,老喇嘛找到了他谈话:“

我看你很不错,不如来给我弟弟当上门女婿吧,正好我侄女还没有婚配,我看你就非常合适,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吕仁礼听完整个人都懵了,除了从来没有考虑这档子事以外,他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回到部队,不管怎么说,也不能止步于前,他有他的使命,他必须去做,看着老喇嘛,坚定地说道:“

感谢您,这个时候还想着我,但是我有我的使命,我一定要回到部队去。 ”老喇嘛知道他不愿意留在这,便没有多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他就已经准备好离开了,这时老喇嘛从屋里拿了一个包裹出来,说道:“

娃,看你人不大,志向倒是挺大的,既然你不愿意留下了,那我也就不强求了,不过这些干粮和工钱你得拿着。

吕仁礼听完热泪盈眶,老喇嘛对自己是真的不错,他收下了干粮,但那笔钱他死活也不肯要,老喇嘛见状,假装生气地说道:“这本就是属于你的工钱,你现在不拿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不想记得我对你的恩情,想一笔勾销吗?”老喇嘛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好再推脱。于是收下了这笔工钱,心里默默地说:战争胜利后,一定会如数归还,好好报答这份恩情。

首长归来,恩人不在

就这样,吕仁礼踏上了寻找红军的路程,赶了十几天路后,他被一条大河拦住了去路,刚好这条河又有国民党士兵看守,要想安然无恙地渡河,难啊!

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而就在他苦恼的时候,有一家子人背着行李来到河边,便询问那阿爹要去做什么,得知他们也要坐船之后,心里一松,很快就有了主意。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坏人,于是就将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他们,阿爹说:“

别急,你和我们一起坐船,上了船当哑巴就是了。

在阿爹的帮助下,吕仁礼顺利躲过了国民党大军,后来他的干粮吃完了,为生存他找了一户人家,当了一段时间短工,再后来他又碰见了一群逃荒的难民,便同他们一起上路,毕竟人多才更容易掩护自己,敌人要想抓住自己可不容易。

跟着难民们一路往东走,历经千辛万苦,吕仁礼终于打听到了红军的消息。1938年3月,吕仁礼回到了期盼已久的红军根据地,在这里他遇到了曾经的老熟人——

张力雄

兄弟俩看着对方,久久没有回过神来,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再次见到对方,久别重逢后,兄弟俩无视他人的目光,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起来……

1937年,红军团长被老喇嘛所救,老喇嘛:留下来给我弟弟当女婿吧

图|张力雄

1958年,吕仁礼已经成为解放军炮兵第15师师长了,他率部队回到了曾经落难的地方执行任务,时隔多年,这里也大变模样,他试图寻找当年帮过自己的老阿姐和老喇嘛,但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仍然没有他们的消息。

说起来也是,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世事无常,没人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但那份恩情自己永远不会忘,于是吕仁礼将这份恩情,投到了当地群众身上,他发现这里干旱缺水,就组织工兵到当地去打井,为当地贫困百姓解决生计问题……

1961年,吕仁礼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并被授予三枚二级勋章,1981年,吕仁礼离休,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奖章,2011年4月,他在西安以96岁高龄安然离世。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11日 03:31:17
下一篇 2021年9月11日 03:32:04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