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来电怎么用

1考试结束的铃声如同总攻的号角般骤然响起,没一会儿,S大“明志楼”的走廊里就挤满交卷出考场的学生。“高数完蛋喽,”孙木仁双手捂脸,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斗败的气息,“有没有

那个被戏称为作弊魔王的学生,死在了高数考场上

1

考试结束的铃声如同总攻的号角般骤然响起,没一会儿,S大“明志楼”的走廊里就挤满交卷出考场的学生。

“高数完蛋喽,”孙木仁双手捂脸,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斗败的气息,“有没有一起准备补考的?”

“我闭上眼答题也不可能挂科。”曾橙看向一旁。

“不好意思,这次我应该能低分飘过。”宋果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大果仁,考前你不是很认真地准备了小抄吗?”柳丁一脸同情地问,“而且你坐最后一排,大橙子还坐你旁边,按理说及格应该没问题吧?”

“别提了,”孙木仁一脸苦相,“也不知监考老师身上是不是安了雷达,考试一开始她就在后面来来回回转,我等了整整两个小时都没等到作弊机会。”

“那可不怪我,”曾橙摊开手,“我特意将试卷漏出来,你没抄到只能说明你眼睛不好。”

“还不是因为监考老师,你试卷一摆出来,她就走到旁边……这学期监考也太严格了,怎么回事?”

“我听学工部女老师说,”宋果悠悠然开口,“上学期期末发生多起作弊事件,校领导大为震怒,决心整治考场纪律,所以这学期所有监考老师都不敢怠慢,所以……”

“前人作孽后人遭殃啊。”孙木仁连连摇头,他视线随意一瞥,无意间跨过走廊,发现楼下正中央教室外围满了人。

“那儿怎么了?”随着孙木仁手指方向,另外三位也一齐看过去。

“前后门紧闭,保安守在门口,不太对劲……”柳丁小声嘀咕,“去看看。”

等到四人挤到围观人群前列,他们才通过周围人的议论得知事情缘由:收卷时,313教室里的监考老师发现坐最后一排的一位大二学生死在座位上。

“麻烦让一让,警察来了。”保安用手将围观学生隔到一旁,随后郭韦带着一队警员走进教室。

在保安打开后门的几秒钟,现场情况终于展现在四人眼前:空荡荡的教室里,一个男学生趴在从门方向数过去第二列最后一排的座位上,他双目紧闭,手臂压住试卷,看起来跟睡着了没两样。

“原来是他。”曾橙只看了一眼便皱起眉头。

郭韦一行进去后就关上了教室门,绝大多数人也都在保安和老师劝说下离开,到最后,只剩1601这四位还在走廊边等待。

等了半个多小时教室门才打开,见郭韦走出来,四个人赶紧凑上去。

“老大,怎么回事?”孙木仁一马当先,像模像样地冲郭韦敬了个礼。

“谁是你老大,”郭韦不耐烦地挥挥手,“每次都能看到你们几个丧门星。”

“我们只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宋果觍着脸上前解释。

“围观群众要有围观群众的觉悟,感兴趣看几眼可以,别总问东问西。”

“郭警官,我们也不多问,”柳丁挡在郭韦前进方向上,他指了指被鉴证人员抬出来的尸袋,“好歹说说他怎么死的?”

“中毒。”郭警官揉了揉太阳穴,甩出这两个字后,便朝远处的S大校领导走去。

2

十分钟后,四人已经在Van咖啡里讨论起来。

“一定程度上说,死去的学长很有名。”曾橙首先解释起为什么自己看到现场会感叹,“他就是每场考试都要作弊的‘作弊魔王’马龙。不过上学期期末考马失前蹄,被逮的人里有他。”

“原来是我仇人。”孙木仁扁扁嘴。

“其实我更在意他的死法,”宋果不露痕迹地让话题重回正轨,“郭警官说是中毒死亡对吧?”

见另三人点头,宋果继续说:“尸体是在收卷时被发现的,也就是说,马龙毒发时考试还没结束。

“我不能确定世上有没有潜伏时间两小时以上的毒药,”宋果压低声音,“但假如是立即致死,那马龙就是在考试途中服下了毒药。”

“在考场里?”曾橙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没错,他在坐有几十个考生,还有两位老师随时巡视的考场里中毒身亡。”宋果眉毛一扬,“这分明是恶魔游戏在邮件里提到的……”

“等等,”柳丁打断了宋果,“我们现在既不清楚毒药是什么,也不清楚马龙是不是自杀,先别妄下结论。”

“会有傻瓜在考场服毒自杀?”

“全国十多亿人,你不能否认有奇葩存在。”柳丁左右转头看了看孙木仁和曾橙,“我认为先得到警方的信息再做推理为好。”

四人立刻冲出Van咖啡,等到在郭韦办公室坐下时还不到十二点。看到眼前跃跃欲试的四人,郭韦无奈地摇头。

“想知道什么?”他将手中烟屁股摁熄。

“目前调查结果。包括死因、死亡时间、现场证词这些,”宋果侧着身子朝郭警官看去,“不白打听,我们拿足够震撼的情报交换。”

“故弄玄虚。”郭韦冷笑一声,“其实你们不玩儿这套我也能说一点儿。”

“死者你们应该认识,叫马龙,他死于Bamuli中毒。”

“Bamuli?难道是传说中无色无味,不会挥发,溶于大多数液体又有强附着性的毒药之王?”听到这里,曾橙惊讶地张大嘴。

“什么毒药之王,这原本只是用于除草的化学合成物,谁知道最近几年越来越多人用它来自杀,没办法,国家去年全面禁止生产Bamuli,市面上极难获得,没想到现在居然出现在大学。”

“郭警官,毒药我们不了解,能详细介绍一下Bamuli吗?”柳丁问道。

“生活性Bamuli中毒主要以口服为主,成年人一次服用50mg就可致死,毒性极强,不仅如此,Bamuli还会麻痹神经,因此受害者在刚中毒时不会有明显感受,等到他们发现,已经失去了语言和行动能力,直到死亡,中毒者都不会发出太大的动静。”

“也就是说,受害者中毒后表现会非常平静,而且毒药也不会立即起效?”

“对,但服下后半个小时左右就会奏效。”

“那马龙什么时候中的毒?”

“法医还在尸检,不过我认为考前服毒的可能性不大。”

“为什么?”

“我们询问过当堂监考老师,他们非常肯定,考试开始四十分钟后马龙还在左右转头,他躺到桌子上的时间大概在考试后半程。”

“四十分钟,那最早服毒时间也在开考十分钟以后。”

“没错,而且两位老师互相作证,考试中途都没接触过马龙,其他考生也不可能起身,所以马龙是如何摄入毒药的?”

“这是个大问题。”柳丁点点头,这时突然有其他警员叫郭韦开会,于是四人借此机会起身告辞。

“法医的结果应该在下午晚些时候出来。”离开办公室前,郭韦装作不经意地嚷了一句。

“对了郭大哥,”宋果也赶紧问了一句,“两位监考老师是谁?”

“李晓红和任崇山。”

3

“整堂考试我都坐讲台后面。”分管院学生档案的李晓红年近五旬,她慈眉善目,一看便是那种性格温和、招学生喜欢的老师。

“虽然没有学生站起来,但要说奇怪的地方也不是没有。”这种老师有个最大优点,她们从不吝惜分享自己的发现,“我可都看得一清二楚。”

当然,这种老师还有个缺点,她们说起话就停不下来。紧接着,李晓红给自己杯里续上水,她从第一排某位学生走神整堂考试开始,一直说到最后一排学生偷偷交换草稿纸。

“毕竟讲台位置那么高,你们动作再隐蔽也藏不住,很多时候逮不逮人就是看我们心情,大多数时候想到学生补考不容易才放了一马。但是啊,过去也有不识相的学生……”

“好的李老师,”见李晓红没有停歇的意思,宋果赶紧打断,“马龙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马龙?”李晓红朝宋果笑了笑,眼睛看向斜上方,“那个可怜的学生……老实说我还真没太注意,毕竟大部分时间我都在看杂志,而且考试刚开始小任老师就主动去了后面,我想他会盯着,就没太上心……

“但是呢,小任老师以前不算个主动的人。”注意到四位听众有些失去兴趣,李晓红赶紧补充,“你们知道吗,上学期就是他逮到马龙作弊的哦!”

好不容易从李晓红办公室脱身,四人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任崇山所在的办公室,他可不像李晓红那样对八卦来者不拒,不过他对曾橙印象很好,所以带着四人来到天台。

“李老师还真是什么都说啊。”任崇山阴阳怪气地吐槽,“你们找这种‘万事通’就够了,我这边没什么可挖的。”

“但上学期是您逮到马龙作弊,这次又主动到教室后方监考,马龙也坐最后一排,我们想,您多少会有发现。”曾橙拿出请教的态度毕恭毕敬地说。

“他?”任崇山语气冷淡下来,“虽然这么说对死者不敬,但马龙作为学生完全不合格。平时不学习,考试就作弊,不光如此,他居然还有脸在学校论坛发布什么‘作弊指南’,还自封‘作弊魔王’。你们说,我能容忍这种自大又不诚信的行为吗?”

“总感觉您对马龙意见尤其大,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吗?”按照我和宋果事前授意,曾橙继续追问。

“还不是上学期期末的事。”任崇山面色阴沉下来,“我不是抓到他用小抄吗?当场我就带他出教室交给教务处巡考,没想到半途他竟然将所有小抄吞下肚,不仅如此,他还在巡考面前大吵大闹,说是我对他有意见才故意整他,闹到最后,作弊的人没事,我反而因为没有证据被处分,这都什么世道!”

“太过分了!”四人齐声附和,接着曾橙继续问:“所以老师您特意去最后一排,是要报一箭之仇?”

“那可不!”刚说出口任崇山感觉不妥,又立刻改口,“仇倒是不至于,只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想逮他作弊。”

“那您逮到了吗?”

“没有。”任崇山神情惆怅,“一开考马龙就左顾右盼抓耳挠腮,加上他旁边桌的学生和他一个寝室,成绩又好,我怎么想他都要作弊。不过这次他没准备小抄,室友也没把试卷亮出来,所以虽然他一直看向同桌,又是挠头,又是遮嘴,小动作不断,但没抓到实质证据我也不敢贸然出击,只能不断走到两人中间干涉。”

“那您是多久注意到马龙趴桌子上的?”

“开考一个小时以后。”任崇山回答得很果断,“那时我还奇怪,这小子最后两道大题没做怎么就睡下了,后来我想或许是他感觉作弊无望就放弃了,还有些高兴,没想到……”

“再请教老师一个问题,”见任崇山长吁短叹,却没有继续说,柳丁主动出击,“旁边桌马龙室友又是谁?”

“秦杰。”

4

不知是不是因为忌惮自己尴尬的处境,秦杰在1601面前的表现就像个哑巴,尽管四人再三保证不会将事情说出去,他还是在“有没有帮助马龙作弊”这个问题上三缄其口。

“这么说吧,”闹到最后,宋果忍不住将推论搬出来,“马龙从不复习,而且任老师非常确定,考试时他一直看向你的方向,试卷上也答了题。你们是室友,一定事先商量好了作弊方法吧?”

“你怎么猜是你的自由,”秦杰丝毫不为所动,“但就算警察问我也这么说:我没有,也不可能帮马龙做弊。”

“那他为什么一直看你?”

“谁知道?可能想偷看答案吧,毕竟他是‘作弊魔王’。”秦杰不停打着呵欠,“你们可以走了吗?我想睡觉了!”

僵持被一通响了两声就挂断的电话打断,柳丁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郭韦”后便招呼其他人离开,因为这是双方约好的暗号,表示有新信息出现。

“事情变复杂了。”办公室里,郭韦的脸色不太好看,“你们之前说这是什么‘众人环绕的谋杀’?但现在怎么看都不能和谋杀挂上钩。”

“为什么?”

“首先是时间,马龙开考后还活着,那么他就是在考试中途服毒,但我们可以确定,中间没有任何人接近过他,我知道你们想说教室后方有监考老师,但如果他下毒,势必会引起死者反抗,考场非常安静,就算稍有动静也很容易引起其他人注意,风险太大,何况从法医检查结果看……”

“检查结果怎样?”这也是四人最关心的。

“马龙左手手掌检测到大量Bamuli,右手小指和无名指指节附近、中指指甲附近也检测到Bamuli残留。另外,从现场痕检取样来看,试卷和他趴的课桌上也检测到少量Bamuli,不过联想他死亡时的姿态,这些毒很可能是在他死后蹭上去的。”

“也就是说,Bamuli主要集中在马龙左手掌?”柳丁有些吃惊。

“没错,所以我们倾向于马龙是自杀。”

“就算要自杀,为什么选在考场服毒?还是考试途中?太刻意了,完全就是恶魔游戏的风格!”郭韦刚说完就被宋果反驳。

“而且从检测结果看,虽然马龙左手留有大量毒药,但他是从哪里拿的毒药?裤兜、衣兜还是笔袋?你们肯定检查过他随身物品,有没有发现?”柳丁视线刚从马龙随身物品的照片上移开,一旁曾橙立刻抽过照片,和孙木仁凑一起看起来。

“裤兜附近见到少量药理反应,但没找到存放毒药的地方。关于这点我也很疑惑,毕竟很少有人自杀会直接把毒药抹手上吧。”郭韦眉头皱得更深。

“那个那个……”曾橙和孙木仁同时抬头又低头,欲言又止。

“如果不能在马龙身上找到毒药来源,直接认定为自杀也太草率了。”宋果也加入到说服郭韦的队伍中。

听完两人的话,郭韦不再主动发表意见,虽然最后大家没有讨论出结果,但当四人组离开时,郭韦答应会继续考虑。

5

“对了,”刚回到1601,柳丁就向曾橙和孙木仁问道,“之前在办公室,你俩看了照片后‘那个’了半天,是想说什么吗?”

“我就是感觉奇怪,”首先开口的是曾橙,“马龙随身物品里居然有一副眼镜。”

“奇怪在哪里?”

“我和马龙见过几次,他不戴眼镜。”

“会不会他平常不戴?有很多人为了好看都会这样。”

“但上周末电影公社的观影活动他也没戴呀。那晚我坐最后一排,他就在我旁边不戴眼镜地看完整场,所以他应该没有近视,可今天为什么会戴?”

“你又‘那个’个什么劲?”宋果则向孙木仁问道。

“我也感觉奇怪。”此刻孙木仁脸上没有半分玩笑意味,“大二的考试是工程力学,我听说考题里不光有选择还有计算大题,如果是我作弊,选择题的答案可以和旁边室友打暗号,但大题会用到很多复杂的公式,暗号不好表达,直接看室友试卷也不容易分辨,再加上任老师针对马龙,他肯定不能直接问……所以,他会怎么做?”

“直接放弃大题不就好了。”

“放弃大题肯定挂科,那作弊还有什么意义?”孙木仁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况且任老师也说马龙试卷上大题只剩最后两道没答,那说明他做了前面的题,这样肯定需要事先将计算公式准备好,但他是怎么准备的?”

“郭大哥,”就在这时,柳丁拨通了郭韦的电话,“有两件事请教一下,首先是马龙的眼镜,那是平光镜还是矫正镜?”

“近视眼镜,我们验过光,左右镜片都只有五十度。”

“好的。第二件事,你们在马龙身上,包括他的桌子里,有没有找到任何写有公式或者答案的纸条?”

“你是说小抄吗?没有。怎么,想到什么了?”

“最后一件事,”柳丁顿了几秒钟,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出事的教室会封锁多久?”

“因为现在在往自杀方向调查,所以守在那儿的人晚上都撤了……你们又想干吗?”

“可能需要您来一趟S大,越快越好,咱们明志楼下见。”柳丁看了眼时间,语气焦急起来。

“找到真相了?”见柳丁挂断电话,曾橙和孙木仁在旁边问道。

“提示有两个,”柳丁点点头,手指在两人中间来回移动,“眼镜和小抄。”

“我知道了。”沉默了一分钟,宋果展颜笑起来,“仔细一想,‘众人环绕的毒杀’还真切题!”

“喂,什么和什么啊?你俩把话说清楚!”曾橙和孙木仁急得直跺脚。(小说名:《众人环绕的毒杀》,作者:里欧丁。来自:每天读点故事,看更多精彩)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32:10
下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32:12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