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改编八路军,干部出现不安分,陈赓显得很严肃,成立特别小组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发动了芦沟桥事变,从此中国人民开始了伟大的抗日战争。为了实现全面抗战,建立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我党与国民党几经谈判,在坚持我军独立性的原则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发动了芦沟桥事变,从此中国人民开始了伟大的抗日战争。为了实现全面抗战,建立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我党与国民党几经谈判,在坚持我军独立性的原则下,于1937年3月达成协议,陕甘宁边区的中央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又称第18集团军),朱德任总指挥,彭德怀任副总指挥,辖第115师,120师和129师。

根据党中央的命令,刘伯承同志出任八路军第129师师长,陈赓同志则被任命为386旅旅长,属129师建制。八路军129师是由中国工农红军第4方面军和陕北红军一部组成的援西军改编的,全师共1万3千余人。按照中央军委的指示,除少数部队留下驻防陕甘宁边区外,全师即将开赴抗日前线的部队计有9千1百余人。

1937年9月4日,刘伯承师长在师部主持召开了全师连以上干部会议,正式宣布改组后的部队编制序列及干部名单。当刘师长宣布完命令之后,这些刚经历了长征的红军干部,一时间议论纷纷。红军改编为八路军,部队缩编,军长当旅长、副旅长,师长当团长、副团长,团长当营长、副营长,有的甚至“官降三级”,干部当战士。

红军改编八路军,干部出现不安分,陈赓显得很严肃,成立特别小组

但这对于绝大多数红军指战员来说是不成问题的,大家所议论的中心话题是对红军改成国民革命军有些想法。虽然红军通过改编取得了合法地位,能够立即东进抗日,值得庆幸,但是,红军毕竟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一下改名,使不少红军指战员思想上产生了疙瘩。

刘伯承见大家议论纷纷有些情绪,便问道:“同志们是不是有点想不开呀?”

一位干部忍不住站了起来:“改编后,谁来领导我们?命令由谁来下?朱老总当了国民党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会不会被他们架空?国民党过去多次‘围剿’我们,这次会不会依仗其优势,借机整垮我们?”

刘伯承微微笑道:“同志们的这种担心是正常的,但其实不要紧,没什么可担心的,我们名义上叫八路军,实际上还是红军,仍然是共产党的军队。我们有全国人民作后盾,有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在总部有朱老总指挥,在前线、在师里有我,而且很快还要来一位很有经验很有能力的负责同志(刘伯承指的是稍后任129师政委的邓小平),国民党要搞阴谋,是指挥不动我军的!”

见大家议论逐渐平缓了,刘伯承又说:“战士们的思想工作,还要靠在坐的同志们去做,相信我们的广大官兵是会想通的”。刘师长稍作停顿:“我看今天的任命大会就开到这里,陈赓同志留一下,散会!”。

红军改编八路军,干部出现不安分,陈赓显得很严肃,成立特别小组

等大家散去,陈赓同志来到刘伯承的身边:“刘师长,您刚才一席话,确实起到了安定军心的作用。”

刘伯承问道:“你们旅的情况怎么样?”

“改编的消息刚传出来,有些干部不安分,考虑自己的去留,以致影响部队工作,发生了纪律废弛的现象”。陈赓显得很严肃。

刘伯承:“同志们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个弯子一定要转过来”。

陈赓回答说:“我们前两天刚成立了个军级特别小组,主要就是解决干部战士的思想问题”。

刘伯承点点头:“你们有什么具体措施没有?”

陈赓想了想,“主要有三条,一是加强共产主义的基本教育和党的领导;二是针对原31军的具体情况,继续开反对张国焘路线的斗争;三是提高部队的军事技术及干部的战术素养”。

刘伯承满意地点点头:“很好地叫你留下来就是想通知你,9月6日全师誓师大会由你担任总指挥,要把部队调动好,这是129师第一次集会,要搞得象点样子”。

红军改编八路军,干部出现不安分,陈赓显得很严肃,成立特别小组

陈赓一个立正:“保证没问题,师长就等着瞧好吧”。

说完,陈赓骑马离开师部。望着陈赓远去的背影,刘伯承师长满意地笑了:“真是一位难得的将才”。

9月6日,八路军129师在陕西省三原县城以西的石桥镇召开了奔赴抗日战场的誓师大会,会场是在石桥镇附近的一片空旷的田野上举行,会场布置得简朴、庄严。

部队唱着雄壮的抗日歌曲,迈着整齐的步伐,从四面八方走向会场。早已赶到会场的大会总指挥陈赓同志,骑在马上有条不紊地指挥部队入场。师参谋长李达同志在一旁协助他整理部队,忽然天空乌云密布,大雨倾盆而下。陈赓和李达商量,先让部队回营房待命,再请示刘师长可否将誓师大会改期举行。刘时刘伯承师长和张浩政委骑马冒雨赶到会场,见到陈赓便问道:“怎么部队往回走了?”

“报告师长,因为下雨,我们想请示一下,誓师大会能不能等雨停了再开?”

“不行!”刘师长干脆而又坚决地说:“军人嘛,就是要风雨无阻,定了的就不能随便更改。今天是我们出师抗日的誓师大会,更不能改,要按时举行!”

“是!”陈赓又立即将部队重新召回。过去刘伯承常常讲,作为一个军人,就要风雨无阻,有一股无往而不胜的气概。尽管陈赓早就了解这一点,但这一回的体会更为深刻。

红军改编八路军,干部出现不安分,陈赓显得很严肃,成立特别小组

雨越下越大了,警卫员担心刘师长被雨淋坏,特意找来雨衣想让他穿上,被刘师长拒绝了。他素以严子治军著称,这和他的模范作用是分不开的。师里其他几位首长和刘师一长一样在大雨中泰然自若地站在检河台上,宛如一株株挺拔的松树。首长的以身作则,感染着全师将士。全师指战员整整齐齐地列队站在雨中,秩序井然,上万颗红星帽徽在迷茫的雨雾中闪着一片红光。干部、战士一个个英姿焕发,等待着师首长检阅。

8时许,129师抗日誓师大会在嘹亮的军号声中开始。大会总指挥陈赓旅长整队后,请首长阅兵,在刘师长的带领下,师首长乘马检阅了部队,接着刘师长在风雨声中向部队讲话:“同志们!今天是我们开赴抗日最前线的誓师大会”。他魁伟的身躯,昂然屹立在雨雾中,洪亮的声音压过了风雨的喧啸。接着,他简朴地讲了一下全国抗日的形势,然后说:

“经过我们共产党的努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起来了。我们共产党人要把祖国和人民的利益看成最高的利益。现在大敌当前,国家危在旦夕,我们要把斗争的矛头指向帝国主义,为了抗日救国,挽救国家民族的危亡,我们要把阶级的仇恨埋在心里和国民党合作抗日。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国民革命军第129师了。

说到这里,他提高了嗓音:“同志们,换帽子算不了什么,那是形式,我们人民军队的本质是不会变的,红军的优良传统不会变,我们解放全中国的意志也不会动摇!”说着,他拿出一顶缀着青天白日帽徽的黄色军帽,用手指了指,“这顶军帽上的帽徽是白色的,可我们的心永远是红的。同志们!为了救中国,暂时和红军帽告别吧!”

红军改编八路军,干部出现不安分,陈赓显得很严肃,成立特别小组

说完,他把那顶黄军帽戴在自己头上,然后发出命令:“现在换帽子!”一声令下,全师同志一齐从挎包里取出昨天准备好的帽子,又依依不舍地把红星军帽脱下来,小心翼翼地放进挎包里。没有一个人把红军帽丢掉。

接着,全体官兵高举右臂,在刘师长的带领下进行宣誓。

“ ……为了民族,为了国家,为了同胞,为了子孙,我们只有抗战到底!……”

最后,同志们振臂高呼: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中国共产党万岁!”

“发扬红军的光荣传统!”

雨声、宣誓声和口号声交织在一起,久久荡荡在田野上空,激动着全师将士的心弦。陈赓在当天的日记中写到:“此时大雨如倾,但人人精神奋发,口号震天,没有畏雨者。……我们红军永远是红军,是党领导的队伍,任凭换个什么名义,戴上什么帽子,我们始终为了共产党的光荣而奋斗”。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32:36
下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32:38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