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心赴死以唤醒民意,却在刑场上被围观百姓扔菜帮子

知乎上,在评价谭嗣同是一个怎样的人的问题下,有这样一个高赞回答。五四运动时期,学生被捕入狱,一个个面无惧色,狱卒问话,他们只答:愿为谭嗣同!谭嗣同慷慨赴死,影响了

知乎上,在评价谭嗣同是个怎样的人的问题下,有这样个高赞回答。

五四运动时期,学生被捕入狱,个个面无惧色,狱卒问话,他们只答:愿为谭嗣同!

谭嗣同慷慨赴死,影响了几代中国人,许多青年都以谭嗣同为榜样,愿为中华变革流血牺牲。

谭嗣同到死也没有见到他和梁启超所追求的少年中国。

但是,他有两个学生,个叫杨昌济,个叫蔡锷。

而杨昌济有个学生叫毛泽东,蔡锷有个学生叫朱德。少年中国最终在他们身上实现了。

前人播种后人收,人间正道是沧桑,此之谓也。

谭嗣同身为官二代,却没有官二代的纨绔。

他生活在个父慈母严的家庭。老爸是个老实巴交的读书人,在别的湖湘子弟都投笔从戎加入曾国藩大军时,他不为所动,心科举。

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老爸考上了进士,从此捧起了铁饭碗。后来更是做到了湖北巡抚,也就是省之长。

谭嗣同少年独立,非常崇拜草莽英雄,为此特意结识了“大刀王五”“通臂猿胡七”等好汉。

儿时的他,就曾写出明志联:“ 惟将侠气流天地,别有狂名自古今 ”。任侠豪迈之气跃然纸上。

10岁时,他师从崇尚“变法之论”的先生,学习王夫之等人的理论、经世济民之学。

但他骨子里就对当时的八股文非常反感,有次终于按捺不住,在课本上写下“岂有此理”,丢在了旁。

18岁起,他便过上了游侠般的生活,游历大江南北,结交贩夫走卒,看遍人间喜怒,在社会底层,他看清了清廷的腐朽和封建的衰败。

当时,天地会等反清复明组织欣欣向荣,南方民族主义思想在太平天国运动后也方兴未艾。

在江湖人士的熏陶下,他产生了反清思想,也萌生了革新之志,发出了“ 风景不殊,山河顿异 ”感叹。

甲午战争后,谭嗣同受到极大刺激,果断抛弃旧学,探求新学,投身变法活功。

谭嗣同因弃学八股,生“其文多恨与制违”,从20岁起,先后参加6次科考,都名落孙山,从此绝意科举。

32岁那年,谭嗣同老爸实在看不惯他整天游手好闲,便花钱给他买了个官缺——江苏候补知府。

谭嗣同无奈应承,去补缺的路上,顺便转山转水转了好些地方。

在江苏候缺期间,谭嗣同写出了著名的《仁学》。

在这本书里,谭嗣同喊出了那句“冲决网罗”的呐喊:

对于皇权专制,他无情抨击,同时,他又给出了自己设计的救世方案。

《仁学》写完,谭嗣同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湖南——因为湖南巡抚陈宝箴再四催促他来帮忙主持新政。

在湖南期间,谭嗣同倡办时务学堂,兴办南学会,创刊《湘报》《湘学报》,给学生灌输民族主义意识和革命意识,使时务学堂真正成为培养维新志士的机构。

此外,他还倡导开矿山、修铁路,宣传变法,推行新政,使湖南时成为全国最富朝气的省份。

谭嗣同本人也光环加身,被誉为“新政人才”“维新四公子”之

维新变法开始后,谭嗣同应诏赴京,被授予四品官衔,任命在军机处章京上行走,“参预新政”。

看起来,四品官衔和军机章京,并不显赫,但加上“参预新政”四字,效果就大不样了。此职相当于唐宋时期的“参知政事”,实际执行的近乎宰相之职。

谭嗣同在整个变法期间是作为光绪帝的主要助手的,承担着光绪和康有为等人的联系之责。

或许你会纳闷, 那个心革命的谭嗣同,那个直言“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的谭嗣同,怎么会支持改良呢?

其实,谭嗣同的思想是激进的民主思想,他希望走的是虚君共和之路,而实现这目标需要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就是权力。而此时光绪帝有志改革,谭嗣同将他视为战友,借其臂之力,以扫除封建顽固。

就在赴京前夕,谭嗣同在饯行宴席上就吟诗明志,暗藏革命之意了:“ 三户亡秦缘敌忾,勋成犁扫两昆仑。

朋友唐才常坦言:“复生虽役身朝廷,从事惟新,而其心实未尝须臾忘革命。”

维新变法,只不过是权宜之计。

戊戌变法虽然进行得轰轰烈烈,但实际效果小得可怜。

政策下发到各省,除湖南省外,其他省份督抚根本就无动于衷,也不可能让百姓知道发送了什么。

为了维护自身既得利益,他们聚拢成反对改良的顽固派,天天跑颐和园去向慈禧老佛爷哭诉,求她出山“临朝训政”。

渐渐地,个谣言传入了维新派耳中:

以慈禧和荣禄为首的顽固派,决定于秋季天津阅兵时发动兵变,罢黜光绪,扑灭新政。

维新派个个都慌了神,光绪帝也坐不住了,慌忙让维新志士去搬救兵。

当时驻扎在京津带的有三支队伍,其中两支是荣禄的人;而袁世凯因为长期出使朝鲜,所以态度不明,不过他平时表现得对变法很上心,还曾捐钱支持过康有为的强学会。

情急之下,维新派不得不把袁世凯当作救命稻草来抓。

9月18日,谭嗣同夜访法华寺,对袁世凯和盘托出了计划,得到了袁的确切答复。

然而9月21日凌晨,慈禧突然摆驾紫禁城,闯入光绪帝寝宫,将其囚禁;紧接着发布诏书,再次“临朝训政”,并大肆搜捕维新志士。

听闻戊戌政变,谭嗣同除了和“大刀王五”等江湖侠士筹谋营救光绪帝外,就是整天坐在浏阳会馆里,坐以待捕。

营救活动失败后,康梁等维新派及江湖侠士都劝他逃往日本,谭嗣同坚定拒绝:

谭嗣同决定为变法殉职,以自己的生命向顽固势力作最后次反抗,通过自我牺牲,换取民族觉醒。

9月24日,谭嗣同在浏阳会馆被捕。

在狱中,谭嗣同捡起地上的煤屑,在墙上写下了那首著名的绝命诗: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28日,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被押赴菜市口行刑,观看者达万人。

刑场的情形可不像后来电影里拍的那样——百姓对他们悲痛落泪——而是毫不留情地朝他们身上扔菜帮子、烂番茄。

百姓对他们没有同情,只有入骨的恨。

代志士殒命刑场,而他的绝响响彻云霄:“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谭嗣同慷慨赴死,以图唤醒民众意识。

有人说,谭嗣同以己之力并没有推动革新发展,也没有唤醒民族意识。

那么,谭嗣同死得到底有没有价值?

谭嗣同死后,他的朋友唐才常誓为“后继”,谋划着自立军起义。事败被捕后,他也秉持谭嗣同的精神,慷慨赴死,口吟:“ 七尺微躯酬故友,腔热血溅荒丘。 ”

谭嗣同死后,“大刀王五”也承其遗志,多次组织反清反帝活动。后来在义和团运动中被枪杀,头颅悬于城门,不准入殓。还是霍元甲乘夜将其盗走,并妥善安葬了。

谭嗣同死后,批批五四学生,面对拘捕,面无惧色,只答:愿为谭嗣同!

谭嗣同是位走在前面的殉道者,正因为有了他的鲜血,才有了五四时期那为国请命的青年学子,才有了那有良知有正义的同胞的不断拼搏,冲朽卫新。

正如李泽厚在《再说西体中用》中所说的:

可以说,在走向共和之路上,第滴血,是谭嗣同的 。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33:19
下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33:21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