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上任上海市长,毛人凤两次暗杀行动不成,蒋介石:上王牌

1949年5月7日,上海全面解放,人民解放军进驻上海。作为旧中国少有的几个大城市和金融中心,上海的地位十分重要。已是强弩之末的国民党当局自然不甘心于自己把上海拱手交给人民

1949年5月7日,上海全面解放,人民解放军进驻上海。

作为旧中国少有的几个大城市和金融中心,上海的地位十分重要。已是强弩之末的国民党当局自然不甘心于自己把上海拱手交给人民政府,除了对上海市的民生设施进行破坏之外,还针对上海市的我党高级干部开展

暗杀行动

这次本文要讲述的正是国民党特务试图暗杀陈毅,但被我公安人员及时发现并被挫败的经过。新来的朋友别忘了点点关注,既能回顾往期文章,又不错过之后的精彩内容。

# 从恐吓信开始的暗杀计划

上海宣布解放后的第二天, 陈毅 就带着我党的部分干部来到上海市政大楼,从国民党代理市长手上接管上海市所有大小事务。

从这时候起,陈毅职务履新,成为了 上海解放后的首任上海市市长。

不过,接任上海的大小市政工作并不轻松,甚至还异常凶险。在成为上海市市长后不久,一封写着交由新任市长陈毅先生收的信件送到了市政厅内。陈毅启封信封后,一颗子弹从信封内掉落到办公桌上。很明显就是一封

恐吓信

看着在一旁被吓得目瞪口呆的秘书,陈毅泰若自然地将信封扔进了废纸篓,说:“大大小小的战事我都过来了,这么一颗小小的‘花生米’怎么可能把我吓倒了呢?”

虽然陈毅不以为意,但负责上海治安的公安部门却异常紧张,整个公安系统上上下下弥漫着极其严肃的空气。当时的上海在明面和隐藏战线上都危机四伏,败退到台湾的蒋介石企图通过各种手段造成上海社会动荡,达到破坏社会稳定目的。为此他指示

“保密局”局长毛人凤,要求他利用各种手段暗杀上海市各个高层领导,而 陈毅就在在这暗杀名单上的第一位。

然而,毛人凤的第一次暗杀任务尚未实施就宣告失败。我公安人员在截获重要情报后,将尚未在上海立足的 28名特务 悉数抓获并起获大量暗杀所用的武器装备。

# 徒劳无功,第二次暗杀计划失败

第一次暗杀行动失败后,不甘心失败的蒋介石迅速指示毛人凤准备 第二次暗杀行动计划。

在对现有人选进行筛查后,毛人凤迅速圈定了以 朱山猿

为首的一批特务人员,让他们前往上海执行第二次暗杀计划。这一次,朱山猿除了准备专用枪支和联络用的特殊电台外,还额外准备了一批 爆炸装置和剧毒药物

朱山猿带领暗杀小组抵达上海后不久,他通过秘密电台向毛人凤送去了已经制定好的“暗杀计划”,提请毛人凤正式批准。

> 这个计划分为两个部分同时进行。

> 第一部分是利用特工赵自强和他之前在上海的女友的关系,接近并策反他女友的同乡姐妹,进而再利用这个同乡姐妹带着特务接近陈毅并实施计划。当时这个同乡姐妹在上海的一个剧团担任团长秘书的职务,而陈毅在这段时间又经常到团长家里拜访,特务们就是利用这个机会去实施暗杀计划。

> 而计划的第二部分就是派人联络在上海附近的残兵队伍,让他们在特务组行动的当天集结人手,前往上海的指定地方配合暗杀计划的实施。

看完“暗杀计划”后,毛人凤立即签署命令批准执行,并要求暗杀小组尽快行动,以免夜长梦多。不过令朱山猿没有想到的事,

负责联络残兵头子的特务在返回上海途中被我公安人员当场抓获 ,在经过审讯后,我公安人员获知了这一暗杀行动以及详尽计划。

为了掌握这一群敌特分子的详细行踪, 上海公安部门派出侦查员沈伍打入敌人内部

,以了解敌人的进一步动向,配合抓捕小组把握时机将这群人一网打尽。潜入敌人内部后不久,沈伍很快就知道了朱山猿第一部分行动计划失败的消息。

情报很快就被送到公安人员的手中。经过缜密分析,我公安人员决定利用这一情况设计引诱朱山猿上钩。接到上级联络的沈伍很快就找到了 赵自强

,在一番交涉后成功让赵自强上了钩,沈伍也得以顺利接近朱山猿。不久之后,沈伍给朱山猿设下暗套,带领着公安人员将其抓获归案,其他特务分子也在朱山猿落网后相继被我公安人员逮捕。

很快,朱山猿被我公安人员抓获的消息就传到了蒋介石的耳中,大为光火的蒋介石将毛人凤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臭骂了一顿。缓过气后,蒋介石跟毛人凤说:

“共匪过于狡猾,然而我们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鹿死谁手还未有定论。”

“党国必将获得最终的胜利。”毛人凤连忙附和蒋介石。

“要对付这群狡猾的共匪,那张王牌不得不拿出来用了。” 蒋介石对毛人凤说。

# 原下属受命暗杀“老领导”

1949年10月30日深夜,我方情报人员将一封绝密电报利用特别渠道送到了扬帆手上。

作为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兼社会处处长,扬帆知道这封电报的分量非同一般,他随即打开,阅读电报上的内容。

电报上面的内容很简短,但每一个字都凸显了事态的紧急和严重:

据可靠情报,敌“保密局”已派出以刘全德为组长的刺杀小组前往上海,同行者为安平贵、欧阳钦,刺杀目标为陈毅市长。

此时已是凌晨1点多,扬帆顾不了那么多,马上来到隔壁李士英局长的办公室,将电报上的内容向其汇报。李士英也深知事态紧急,立即拨通电话与陈毅进行联系,之后和扬帆一同驱车赶往陈毅的住所。

看完电报上的内容后,陈毅淡淡一笑,说:

“蒋介石特务要来就让他来吧。不过,既然来了,就不能让他们轻易离开上海,你们一定要全力组织人手,将这一行人一网打尽,全部捉拿归案。”

新一轮的反特暗战,就在这个秋季的夜晚悄然开始。

那么,蒋介石这次派来上海的 刘全德 究竟是谁呢?他又有着怎样的过往?

刘全德于1913年出生在江西省吉水县,在1929年的时候加入 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

在红军期间,刘全德因枪法了得,被派往陈毅身边 担任他的警卫员

,不久之后又成为了警卫连的连长。1933年,陈毅刘全德派往上海负责上海地下党的秘密战线工作。对于共产党在秘密战线上的运作方式和上海的情况,刘全德可谓是相当熟悉。

虽然刘全德在工作上无可挑剔,但他在思想和意志上并非一个坚定之人。

1935年11月,军统特务将人在武昌的刘全德逮捕,不久之后便在敌人的威逼利诱之下迅速叛变。

出狱之后,刘全德选择跟随戴笠,成为军统的一份子,甘心成为国民党的特务走狗。在加入军统后,刘全德接连完成多项军统交派给他的任务,尤其是在对汪伪政府成员的暗杀行动中屡屡得手,因此颇得蒋介石的赏识。

1949年6月,来不及逃离上海的刘全德被解放军逮捕。由于长年从事特务工作,再加上刚入驻上海的解放军对其过往了解不足,刘全德很快就被释放出狱。这一年的8月,刘全德从上海出发,经浙江、福建来到台湾,加入了以毛人凤为首的国民党“保密局”机关。

在蒋介石的极力推荐下,毛人凤立刻将刘全德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向他布置了潜回大陆刺杀陈毅的计划。作为在秘密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刘全德知道这次行动的艰难,不过他也没有别的选项,只能从毛人凤手上接下了这个暗杀任务。

# “精心”准备,化妆入沪

为确保任务不再重蹈前两次的覆辙,“保密局”特意请来美国顾问对刘全德一行人进行强化训练。而在训练的间隙,刘全德对收集到的信息进行汇总,针对性的制定了实施和应变计划,报送毛人风进行审批。毛人凤对计划很是满意,随即批准了这一份计划。

刘全德小组临行前,毛人凤对他们说: “给你们6个月的时间将做掉陈毅,而且要做大,最好做到中外皆知,挫掉共匪的嚣张气焰。”

由于前两次暗杀计划失败的教训,刘全德并没有直接前往上海,而是来到了浙江定海,寻求 女土匪头子黄八妹

的帮助。黄八妹以前是上海郊区附近有名的女土匪,在投靠国民党“保密局”之后被授予了两个虚职,继续在上海郊区一带为非作歹。上海解放前期,他带领手下一众土匪逃到了舟山群岛,继续组织武装匪徒进行破坏活动。

见了黄八妹之后,刘全德先是让她立即把他们三人载到大洋山,接着又改口说三个人一起行动过于显眼,让黄八妹将安平贵、欧阳钦混入前往吴淞口的货船。之后,刘全德乔装打扮为“糖商”,于11月1日深夜离开大洋山从浙江杭州上岸,在

11月2日顺利潜入上海。

# 严阵以待,布下天罗地网

虽然刘全德一行人从台湾出发前的所有行动已被我公安部门所掌握,但是,要想在上海数百万市民当中准确找出他们的行踪,还要避免打草惊蛇,难度相当大。而且刘全德一行人来者不善,其反侦察能力又会给抓捕工作再增难度。

为了应对刘全德的暗杀计划, 扬帆一方面将相关信息向陈毅进行汇报,一方面组织公安局内的精锐力量开会,讨论如何进行侦破和抓获工作

。进过众人商讨后,扬帆决定采用 “张网捕鱼”“见鱼撒网” 的行动方案,下定决心要将刘全德等人悉数缉拿归案。

然而几天时间过去,侦查员在刘全德可能出现的地方并未发现他的踪迹,更别提集中人手将其抓获归案。鉴于当前形势,扬帆决定调整部署方案,改被动等待为主动出击,通过深挖刘全德在上海还残存的人脉和关系网,进一步寻找和锁定刘全德在上海的行动轨迹和藏身地点。

侦查员花费数天时间对刘全德在上海的人脉和关系网进行细致梳理,排查出四个与刘全德关系良好的人。着四个人人是刘全德以前在上海的老相识,既有条件跟刘全德进行接触,又可以提供住所为刘全德隐藏行踪。

在进一步对这四个人进行摸底排查之后,侦查员锁定了一个叫 陆仲达

的人可以为公安人员所用。陆仲达以前是上海警察局的便衣警察,刘全德在上海的时候便通过当时的警察局局长毛森认识了他。另外,陆仲达在上海解放后成了留用人员,在公安局了为人民政府工作。

接到上海市公安局交给他的特殊任务之后,陆仲达首先想到了 刘全德在上海的密友姜冠球

。11月8日晚,陆仲达来了姜冠球的家中进行拜访。刚一进门,陆仲达就发现刘全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先是一愣,转而跟刘全德打起招呼。

刘全德自己也对陆仲达的突然来往顿感意外,此前他已经听闻陆仲达被政府留任,这次难不成是自己的行踪已经彻底暴露,所以前来上门踩点。想到这里,刘全德故作镇定,起身跟陆仲达握手联欢,并趁机来到床边看向窗外观察周边情况。见外面并无异常,刘全德马上回头跟陆仲达说:

“我前几天刚从舟山回来,方才还想着请老弟你替我跟公安局的人通知一声,我还要向政府投案自首呢。”

听见刘全德这么一说,陆仲达故意装出一副相当沮丧的脸面,说: “嗨,你这是哪里的话,我早就辞职不干了,现在在这市场上干点金银买卖,日子不怎么好过啊!”

不过,刘全德仍旧没有彻底消除戒心,在闲聊一阵之后说自己有事要出门一趟。

陆仲达意识到刘全德想要溜走,一时之间进退两难。如果这时候放走刘全德,之后又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找到他;但如果强行留下他的话,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恐怕也是徒增伤亡,而且还会暴露。

为了不引起刘全德的怀疑,陆仲达只好借口要去同学家里办事,跟着刘全德一块出门,在并排行走一段时间后进入了同学家中。

当天晚上,陆仲达就向扬帆汇报了自己在姜冠球家中发生的情况。指挥部对于发现刘全德的行踪十分兴奋,都觉得改变行动方针的做法是对的,不过扬帆却另有想法。他认为陆仲达已经暴露,不能再用陆仲达进行下一步计划。

11月9日白天,扬帆找来了刘全德的另一个朋友高激云,对他详细说明了情况。

类比陆仲达之前的发现,高激云认为刘全德应该藏身在史晓峰的家中。史晓峰当初在刘全德完成刺杀任务后掩护过他一段时间,这次估计不出意外的话,刘全德还会选择在史晓峰家中暂避风头。扬帆同意高激云的看法,希望他能够到史晓峰家中打听情况。

# 酒过三巡,人民公安擒获刘全德

当天晚些时候,高激云骑着一辆自行车来到了史晓峰家。史晓峰家分为上下两部分,下面临街的部分是一间铺面,上边是住人的地方。高激云在街边停好自行车,朝着店内观望,但被阴影处的史晓峰首先发现,主动上前跟高激云打招呼。

“阿呀,我刚想上楼去找你,没想到你已经下来了啊。” 史晓峰的突然出现让高激云着实吓了一跳,他赶紧将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

“哪里,我也才是刚下到店里来,没想到这么巧看到你在店里张望着。” 史晓峰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热情地跟高激云解释。接着,史晓峰指向店里的一处说:

“你看看,这位是谁?”

顺着史晓峰指着的方向望去,高激云看见刘全德从楼上下来,来到两人面前。

刘全德兜兜转转,结果还是没有从这一圈老熟人的范围内走出。

“这不是高激云吗?好久不见,不知道你还认得我不?”

“当然认得,你不就是刘全德嘛。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你人还在上海啊!”

“小点声。” 史晓峰连忙对二人示意, “街边人多眼杂,我们上楼之后再叙旧。” 说完就把高激云和刘全德带到了楼上。

上楼坐定后,三人自然又是一番寒暄。对于突然上门拜访的老友,刘全德自然不会放下自己的戒心,试图从蛛丝马迹中寻找着破绽。高激云知道刘全德在试探自己,和陆仲达不一样的是,他三两句话就让刘全德暂时放下了戒备心。

此时已经到了晚饭时刻,史晓峰张罗着要高激云留下吃顿饭,一旁的刘全德自然也劝高激云留下:

“兄弟别急着走嘛,难得三个老朋友在这里见面,今天一定要喝他个一醉方休。”

酒过三巡,刘全德的戒备心也一点一点地松懈。他的酒杯就没有空过,一杯一杯地将高粱酒送进肚里。高激云有任务在身,自然不敢贪杯,只能尽量少喝酒。

酒足饭饱后,刘全德拉着高激云来到沙发边小坐,三个人一边喝茶,一边接着聊天。高激云见刘全德没有放自己走的打算,而且硬走的话估计也难以巧妙脱身,还会引起刘全德的怀疑,致使抓捕计划前功尽弃。为了给自己创造脱身的时间和机会,高激云向刘全德提议下棋玩乐。

棋瘾极大的刘全德自然不会推却这番对弈邀请,两个人当即排好棋盘,在楚河汉界之间互相博弈。史云峰则是咬着一根牙签,在一旁观看二人对局。

为了让刘全德进一步放下戒备心,高激云故意连走几步臭棋,很快就将第一盘的胜利送给了刘全德。开局就赢了的刘全德自然是好不高兴,满脸笑容。

“老兄,没想到你几年不见,棋力竟如此退步了。”

“哪里,这局只是热身,下一局就不是这样——唔——”

趁着刘全德不注意,高激云吞下一节香烟催吐,借此来从史云峰脱身。

“喂喂,老兄你这看样子醉得挺厉害了,可别在我家乱吐啊。 ”史云峰急了,赶紧拦住想要假装在一旁呕吐的高激云。

“放、放心,我没、没醉,就是有点难受,还是你们两、两个在这里慢、慢慢玩吧,我回家睡觉去、去了。”

刘全德也以为高激云真的醉了,站起来问到: “还行吗你,你还走得动吗?”

“真没事,你们放、放心。” 高激云歪歪扭扭地借机下楼而去。

来到大街上后,十一月的秋风也让高激云清醒了几分。自己是借机出来了,那该如何通知专案组去将刘全德缉拿归案呢?当时的上海在通讯设施上远远不够发达,高激云一时半会找不到电话或者别的的通讯方式跟专案组请求支援,如果不抓紧时间将刘全德抓获的话,估计又会让他逃出监控。

这时候,高激云急中生智,想到了一个完美的方案。

他跳上停放在附近的自行车,连忙找到在附近巡逻的交警和解放军,向他们说明附近有特务,要他们赶紧跟着他前去抓人。

市民向军警请求抓捕破坏分子的事情在当时的上海并不罕见,很多破坏分子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落网的。

巡逻的交警在请示上级领导并获得批准之后,和解放军巡逻队一起跟着高激云前往史云峰家楼下。为避免行动失败,高激云示意交警和解放军先在门外等候,等自己发出信号后再进楼抓人。

高激云再一次来到楼上,发现刘全德还在,喝的烂醉的他此时已经脱下衣服睡的正香。

“咦,你怎么回来了?” 看见高激云来到楼上,史云峰很是诧异。

“今晚喝的太高了,我骑车歪歪扭扭的骑不动,先把车放你这,明天我再过来拿。” 高激云解释道。

“啊,那没事。你就放在这里,我帮你保管,明天早上你再过来吧。”

高激云连忙下楼,向外边示意可以行动了。抓捕小队迅速冲上二楼医生,将刘全德和史云峰当场控制住。

看着眼前长枪短枪对着自己,刘全德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双手下意识地举了起来……

刘全德落网后,公安人员很快对他进行突击审问,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刘全德很快破防,供出来大量极其有价值的情报和线索。

几天之后,跟随他来到上海的另外两名特务人员也很快被抓获。至此,这一暗杀行动成功被我公安人员挫败。

1950年12月,刘全德在北京被依法判处死刑,他那罪恶的一生也就此划上了终止符。

创作不易,觉得文章还不错的朋友别忘了点点关注支持一下,关注博览历史,重温过往故事。感谢您的阅读,咱们下期再见。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相关推荐

  • 皇帝溥仪为什么要将皇后的孩子扔进锅炉

    中国古代皇帝三宫六院,嫔妃无数,自然孩子也少不了。历史上一生无子的皇帝不多。有一位皇帝不仅一生无子还下令杀死了皇后亲生的女儿。---|---清朝最后一个皇帝溥仪一生一妻一妾

    2021年9月11日 历史回顾
    55
  • 鲁滨逊式外交官:独自一人升国旗唱国歌,撑起中国最小的大使馆

    论一个人能有多孤独?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或者一个人看电影。但我们眼中的这些孤独,对于外交官吴钟华来说,也许算不得什么。1990年2月,吴

    2021年9月7日 历史回顾
    88
  • 夏侯霸,夏侯霸为何降蜀国

    大家好,我是以史为鉴。?夏侯霸投蜀是三国后期一个著名的公案,夏侯霸家世显赫,父亲是曹魏的奠基人之一夏侯渊,母亲是曹操的妻妹,某种意义夏侯霸也可以算作是曹操的侄子。但

    2021年10月24日 历史回顾
    86
  • 好了歌注,曹雪芹的好了歌

    来源于网络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

    2021年10月23日
    72
  • 梁勤,郎酒集团总经理付饶

    但愿人长“酒”,天地共“情”君。美酒虽称不上刚需,但绝对是内需,更是中华文明软实力中酒文化的硬核。四川白酒产业在省委省政府“5十1”战略中不仅保持了利税第一,而且其产

    2021年10月21日
    128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