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痣多少钱一颗

上次说到自己在七月的第一个星期去医院看痣的经历。转眼来到第二周。我去了上次检查的结果。结果如下

一边在床上养伤,一边记录自己切除脚上一颗不好的痣的经历(二)

人身上的痣分三种,皮下痣、混合痔、交界痣。交界痣最危险,如果长在手脚等部位且面积大,一定要切除的。

一边在床上养伤,一边记录自己切除脚上一颗不好的痣的经历(二)

终于知道上次3*130元的核酸检查查的是啥了。。起码证明自己是个没有乙肝、丙肝和梅毒的健康人吧。。呜呜呜

又挂了上次那个专家在周二上午的专家号。其实这次挂号也没啥意义啦,肯定切除,就预约手术吧。其实我右脚除了这个比较大的痣,还有三个痣,分别在小指、无名指、脚掌上(唉,再集齐三颗就差“脚踩七星帝王之命”啦)。想问问用不用一起切除。可能今天上午病人太多吧,还不停有熟人加塞什么的,那个医生也不知道有没有仔细看,就匆匆说了句其他的痣先再观察观察吧,就让他的助手开缴手术费的单子了。然后我就晕晕乎乎又拿着单子去缴费了。

一边在床上养伤,一边记录自己切除脚上一颗不好的痣的经历(二)

手术费一共1205.9,但是也不知道这医院是啥意思。明明是手术切除,要开成脉冲激光治疗5次*188元/次。阿莫西林是口服的,一次4粒,从手术前一天开始,每日早晚两次,消炎用的。那两只注射液其实就是麻药吧。反正我去药房拿药的时候就给了我一只麻药。

很多人挂皮肤科的专家号可能有个误解,就是看专家的简介的时候,会介绍哪个专家删除什么什么治疗。然后患者就默认即使要手术,也是收诊的那个医生给手术……其实不是。特别是所谓的“小手术”,都是缴费后统一排的,比如痣切除的手术,一般在皮肤科的冷冻室,由平时负责冷冻皮脂腺痣、给皮肤注射打针的医生统一做的。

哦,还有,虽然这也是个手术,要术前检查,但因为是在门诊上做的,办不了住院,在河北这里不管有没有医保都是一分钱也报销不了的。呜呜呜呜,事后我盘算了下,就为了这一颗痣,前前后后零零总总加起来,我一共花了差不多2500(此处一定要大写加粗!)

手术预约了后天,也就是周四上午。这时候说实话,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感觉这一上午慌里慌张的,本身就犹豫到底要不要切除,结果每次看专家,人都挺多,自己也来不及多想想就木已成舟,而且不知道大家看病有没有我这种感觉,好像总有句什么要紧的话没有问到似的,心里觉得不踏实。。。不过算啦,多想只会让自己更烦恼。

转眼来到周四。这次考虑到手术后肯定行动不方便,让我妈陪我一起来的。先放一张自己手术后惨兮兮的照片吧。

一边在床上养伤,一边记录自己切除脚上一颗不好的痣的经历(二)

可能是手术当天温度低的原因吧,没穿袜子的脚冻得有点发青。刚做完手术脚也是肿的。

现在回想的话,切除一颗痣,从头到尾也就20来分钟吧。因为手术的部位是在脚底,所以我是面朝向整个人趴在窄窄的手术床上的,所以看不到手术的过程(万幸!)凭感觉,医生(对了,是个30来岁的男医生)先是在痣的周围消毒,然后就是围绕着痣打麻药。他还一边和我说话分散注意力:“是不是感觉像是脚底扎了个钉子?”感觉应该围绕着要切除的部位打了不止一下的麻药。但是后面就感觉不出来了,因为一针下去,就感觉自己的前脚掌的脚底像是变成了一片木头似的,切割也好,削木头一样削掉一层也好,能感觉多别人做了什么,但都没有痛感了。

平时碰破一块肉皮都能流不少血,就别说割下来一块肉皮了。从感觉到身后的医生不断擦去留下来的血,可以脑补下自己脚上是如何的惨烈!此时我也不敢再和医生说话了,怕他一分心,多割我一刀怎么办。好怂呀·····

好心的医生放入容器前还喊我看了一眼:“你看这是割下来的。”我一回头,血淋淋的一块肉皮被镊子可怜兮兮地捏着。

然后就是缝合啦。感觉缝合的过程比切除的过程要漫长,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听力太好,似乎能听到抽线的时候,粗粗的线穿过自己皮肤的摩擦声。缝合用的线是比较粗的黑线,用的是什么样的针倒是没有看清楚。感受着别人用针缝自己的感觉……其实也没什么。可能是今天上午预约手术的人比较多吧,手术的医生一边进行收尾的工作,用纱布和胶带包住伤口,一边嘱咐说:“你是星期四手术的,记住个顺口溜,星期六 三 六 三,换三次药以后就可以拆线啦。”我笨拙地从床上爬起来,一边调动自己的大脑记住术后要注意的事项,拆线以后以后伤口才能遇水啦,不要过分挤压和摩擦伤口啦,多卧床休息,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和饮酒……等等

切下去的皮肤是要送去做病理检验的。从手术室出来,我妈忙着去缴费、送病理。我只能单脚站在人来人往的走廊里面。旁边偏偏有个熊孩子玩皮球,还老是把球往我这边踢。熊孩子的家长也不管,弄得我心惊胆战的,生怕这不长眼的球一下撞到我刚做完手术脆弱的脚丫子上面。还好十来分钟后我亲爱的妈终于回来了,而且在医院的一楼租了个轮椅。

我坐在轮椅上,老母亲在身后推着轮椅……泪奔,好一副感人的画面。即使在医院,大家也纷纷给我让路,同时用同情地眼光看看我,觉得年纪轻轻的一个孩子怎么……好吧,我刚做完手术,内心戏比较多。

今天还是个下雨天,等候手术的时候就开始下雨,雨还不小。医院里面私家车进不来,只好找了两个塑料袋套在脚上,坐着轮椅冒着雨在路边匆匆打了个车。下雨还遇上了堵车,平时只有10分钟的车程,今天花了40来分钟,在车上,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脚底像是开了个裂口,血都在往这个方向慢慢的漏去,感觉自己的右脚不知不觉又肿大了一圈。

好不容易到了自己家楼底下,上楼又是个麻烦事(我和我妈手术前居然都没想到过手术完以后,会有这个大难题)。我妈说:你就不能用右脚的后脚跟着一下地吗?可我此时根本不敢让自己右脚着地呀,感觉右脚用力一点,伤口就会崩开似的感觉。此时,麻药劲儿应该过去了,但是伤口没有痛感,胶布缠的挺紧,脚背有点绷得慌。

最后,我能说自己是牛逼的单脚蹦上四楼的吗?

一边在床上养伤,一边记录自己切除脚上一颗不好的痣的经历(二)

预知后事如何,下次(三)我会讲讲术后伤口愈合的情况哦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