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钟是什么意思

在现代社会中,当你在卫生间宽衣解带,欲要“飞流直下”时,发现有一个人正眼巴巴地盯着你瞅,两眼还闪烁着金光,那么不用多想,此人多半是个臭变态。但是在古罗马,甚至是17、18世纪的近代欧洲,这样的现象却很普遍。

当然,请不要误会火焱的意思。并不是那时候的变态多,而是尿液太金贵了。

尿液这个东西,一直作为欧洲文明重要的生活、医疗、财政以及军事资源,长期存在于罗马向近代文明过渡的历史进程中。

那么“尿液”究竟在这一漫长的历史时期扮演了何等角色?欧洲人为什么又对它情有独钟呢?

请听火焱具体为您说道说道。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尽管古罗马文明一向注重自己的形象,但在古罗马的厕所中,我们可看不到什么“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之类的标语,因为罗马人对尿液几乎是“爱不释手”和“如视珍宝”的。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首先,罗马人认为尿液是生活的必需品。他们经常把它作为清洁剂来洗衣服、刷牙以及鞣革、漂染。

1.洗衣服

罗马时期的洗衣房通常都会在路边常设几个大陶罐,方便人们在内急时使用。当然,这并不是洗衣房做的公益事业——他们希望收集尿液来洗衣服。

什么?用尿液洗衣服?

是的,你没有看错,罗马人会用尿液去除布匹上的顽固污渍。

具体步骤是这样的:他们首先会用水来稀释这些尿液,然后把它们倒在脏衣服上。随后,这些沾有尿液的衣服会被转移到一个大盆中,再由洗衣工人站在上面,用脚来搅拌这些脏衣服,让它们与尿液充分浸染。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事实上,不光是脏衣服,一些贵族的羊毛外套以及刚出厂的新衣服,都会被拿到尿液中“涮一涮”,以消除多余的杂质,让它们摸起来更柔软。

西班牙哲学家塞内卡曾将这一行为描述为“萨尔图斯·富罗尼卡(saltus fullonicus)”,意思是说这场面有点像压榨葡萄酿酒的仪式。(火焱觉得一点也不像,以后还怎么面对葡萄酒...)

当然,罗马人也不喜欢酸臭的味道,他们会把尿液泡洗后的衣服再重新用清水冲洗,然后把它们悬挂在一个开放的空间里,让这些衣物“自由呼吸”和干燥。

有时候,洗衣店还会在这些衣服下边放一篮子硫化物,因为它们产生的气体会让衣服看起来更白。

2.美白牙齿

如果说用尿液洗衣服还能被接受的话,那么我觉得用它来美白牙齿就有点扯了。但罗马人还真这不这么想。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就罗马人而言,市场上最好也是最贵的尿液来自葡萄牙。它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强的尿液,因此也是美白牙齿的最佳选择。

所以,你能想象每年都会有大量桶装的尿液从葡萄牙销往罗马全国吗?事实的确如此。

罗马贵族会定期用这些运过来的尿液漱口,还会用一种特制的工具来摩擦牙齿,使尿液与牙齿充分接触,实现增白的目的。

3.鞣革和漂染。

尿液对于罗马的纺织工业也很重要,还促成了罗马的一条重要贸易路线。

通常来讲,人们会用尿液漂白和软化羊毛或亚麻制的衣物以及皮革。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而且,尿液还会让布料的颜色更加鲜亮。

罗马人从种子、叶子、花、地衣、根、树皮和浆果中提取出天然染料,然后将它们与尿液混合使用,这样就可以有效阻止染料从布里渗出,让这些染料更容易与布结合。

当然,究其根本,罗马人利用尿液的做法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

尿是一种快速而丰富的尿素来源,一种含“氨”的有机化合物。尿素长期贮存后,会分解成氨。而混入水中的氨则会有偏弱的碱的作用,因此赃物中的污垢和油脂(稍微呈酸性)会被氨水中和。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而它的高酸碱度还会分解有机物质,使尿液成为罗马人软化和鞣制动物皮的理想材料。此外,将动物皮浸泡在尿液中也会使皮革工人更容易去除皮肤上的毛发和肉块。

此外,尿液不仅会让白色更“白”,还可以让布匹更鲜亮。

它的工作原理是这样的:在经过尿液的冲洗后,被称为发色团的染料分子会被包裹在一个更复杂的分子或一组分子中;随后这个包裹染料的复杂分子组会与布料相结合,形成一种网状物,最终将染料的颜色牢牢地锁在布料上。

所以,尿液在罗马人的社会生活中已经成为了必不可少的原材料。但它同时对罗马皇帝的统治也极为重要。

为什么这么说呢?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1.罗马皇帝会对集尿者征收“尿税”,以增加财政资金。

公元一世纪,罗马皇帝尼禄史无前例地征收了所谓的“Vectigal Urinae”,拉丁语语意就是“尿税”的意思。

因为罗马统治者看到“尿液”贸易的繁荣,所以想从中捞一些油水。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当时,这项税是在贵族的公共小便器上征收的,但由于底层社会的人没有资格使用公共卫生间,所以他们不得不将尿液排进盆里,然后再把它们倒入污水池。

那些购买尿液的人需要先缴纳税款,然后才能从污水池中收集尿液,再把它们贩运到全国各地。

尽管后来这项法案随着尼禄皇帝的倒台而作废;但大约在公元70年,维斯帕西安皇帝(公元69-79年的罗马统治者)登台后,这项征税条例又重新被运作起来。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印有维斯帕西安头像的硬币

因为当维斯帕西安成为皇帝时,罗马帝国刚刚从一场“几乎使罗马世界彻底崩溃的内战”中走出来。

战争严重消耗了罗马的经济,所以以热爱金钱和无情税收而闻名的维斯帕西安皇帝,开始着手填充罗马帝国的国库——他征收了一系列的赋税来筹集财政资金,其中一项就包括了从罗马下水道系统的公共小便器中收取“尿税”。

值得一提的是,欧洲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厕所就是由维斯帕西安于公元74年引入的。

2“金钱不臭”的典故。

在征收尿税后不久,罗马智囊团便开始称当地的厕所为“维斯帕”(就是把厕所和皇帝的名字联系在了一起),而它们的税收名称则改为了“Vespasiano y Titourinae vectigal”。(这项税收中也明确带有维斯帕西安皇帝“Vespasian ”的名字)。

但维斯帕西安的儿子、未来的皇帝提图斯却一直认为这件事儿挺丢人的,他试图劝阻老爹放弃这项法案。

于是,他与他老爹之间的争执辩论最终产生了“金钱不臭”的著名历史典故。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罗马历史学家迪奥·卡修斯和苏伊托尼乌斯在他们的历史书中都同时提到了这个故事。

他们说:当提图斯抱怨时,维斯帕西安把一枚硬币放在他的鼻子下面,问他是否闻到了什么特别的味道,提图斯说没有。接着维斯帕西安说“atqui ex lotio est”(意思是这枚硬币来自尿液)——接着就诞生了那句经典的名言“pecunia no n olet”(金钱是不臭的)。

维斯帕西安深刻地教育了儿子一番:无论这钱从哪来的,钱都是香的。

而“金钱不臭”则作为维斯帕西安最著名的一句话,一直被沿用至今——人们现在用它淡化那些可疑的,或完全非法的经济来源。德国人还因为这个典故制作了一款同名的家庭棋盘游戏。

3.罗马军队制作攻城燃剂也需要尿液的帮助。

打仗也要用尿液?还真是。

罗马军队会用尿液制造攻城的燃剂,他们搜集了大量的木炭以及硫磺,然后再在上边铺上一层用尿液混合物制成的特殊物质,到达类似于“火药”的效果。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正如1862年由内科医生和地质学家约瑟夫勒孔特(Joseph Leconte)撰写的《硝石制造手册》中详细说明的那样,希望快速制造火药的人需要“大量且丰富的腐烂肥料”,然后将其在坑里与灰烬、树叶和稻草混合。

他还写道:“每周都要用最丰富的液态肥料来浇灌这些脏物堆,比如尿液、污水池、排水沟里的水等等。液体的量应该让脏物堆始终保持湿润。”

“每周还要搅拌混合物,几个月后就不用再添加尿液了。”然后,“随着脏物堆的成熟,硝酸盐会通过蒸发露到表面,呈现出白色的风化状,味道可以察觉。”

所以,早期的罗马人虽然不明白“火药”的制作原理,但却已经将它们应用到了战争中,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们的“尿液。”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尿液”的延用

如果你认为“尿液”仅仅在罗马时期被人们使用,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1.16世纪的英国也会专门收集尿液,用于纺织业。

此时的英国会有专门的人负责回收家庭尿液。尿液作为重要的媒染剂,对于16世纪英国的纺织工业非常重要。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通常,收集的“桶装尿液”(每桶大概相当于每天100人的尿量)会从全国各地运往约克郡,在那里人们会把它与明矾混合,形成十分强大的媒染剂。

这些媒染剂最终会被分配给当地的纺织制衣厂,在工人给衣服上色的过程中使用。

2.17-18世纪的法国人,还依然在用尿液清洗衣服。

即使在拿破仑时期,欧洲文明已经进入高度发展的阶段,但人们依然离不开尿液的帮助。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作家威廉·迪特里希(William Dietrich)在他的小说《带刺的王冠》(《The Barbed Crown》)中就告诉我们,拿破仑的军队也会收集尿液来清洗士兵的制服——因为尿液可以快速清除掉衣服上的血迹。

3.在18-19世纪,尿液除了被普遍当做制作“火药”的原材料外,它还被学者应用于口腔医学。

18世纪的法国外科军医,“现代牙科之父”皮埃尔费查(Pierre Fauchard)在其著作《牙科纲要》中就曾明确建议“人在起床睡觉之前,应用勺子接一些刚排出来的尿液,含在嘴里一会再吐掉。”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皮埃尔费查认为尿液中的氨具有保护口腔,预防牙龈疾病的功能,而且他的病人在按照这一方法进行治疗时,均取得了不错的疗效。所以他在牙科教学中极力推广这一做法,当然,最终有多少人采纳这个意见,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4.现代的“Vespaciens“厕所

虽然上文中讲到的,提图斯认为他父亲的“尿税”很不光彩,但从长远来看,维斯帕西安的尿税实际上帮助了罗马帝国的成长——一些最初征集的尿税被用于建造罗马竞技场,最终成为了举世震惊的历史遗产。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然而,维斯帕西安的“尿税”对现代建筑的影响也十分深刻,甚至开创了“小便收费”的理念。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在法语世界的一些地区,公共收费厕所被称“vespasiene s”。尽管付费厕所的概念对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很陌生,但在欧洲的主要城市,特别是巴黎,小便收费的概念却相当普遍。

如今,在法国(vespasiene s)、意大利(vespasiani)和罗马尼亚(vespasiene)的公共小便器名称还依然与维斯帕西安(Vespasian)有关,足可见“尿液”对这位罗马皇帝以及历史的影响有多大了吧!

5.尿液对现代科学依旧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对于那些研究尿液的科学家来说,这句话是非常直白的——尿液是科学的宝藏。

的确,现在尿液已经被应用到了科学的各个领域。

首先尿液可以被用来发电——以尿液为食的细菌能产生足够强的电流来驱动手机。而且从尿液中提取的药物还可以帮助治疗不孕症以及对抗更年期症状。

此外从尿液中获得的干细胞可以被重新编程为神经元,甚至被用来长牙齿。

欧洲文明为何对尿液“情有独钟”

尽管尿液经常被我们视为污秽之物,在现代文明中不值一提。

但是我们却不能否认它对人类历史发展做出的重要贡献。

正所谓,“百用尿当先”,欧洲人民对于尿液的情怀也是根植于骨子里,融化于血液中的。时至今日,我们依然能看到许多“科学用尿”的案例。

当然,我们现在也不鼓励您再去用尿液漱口之类的行为,但是对于尿液,我们还是应当饱含尊重和敬畏之心的——因为真说不定,哪天您就用上了呢?

文丨火焱

本文文献

1.Spielman, A. I. (2007). "The birth of the most important 18th century dental text: Pierre Fauchard's Le chirurgien dentist".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 86 (10): 922–926. doi:10.1177/154405910708601004. PMID 17890667.

2.HeritageDaily (4 May 2016). "The Romans created a tax on urine". HeritageDaily - Archaeology News. Retrieved 4 March 2019.

3.Reed, Thomas Walter (1949). History of the University of Georgia. Athens, Georgia: University of Georgia. pp. 401–405.

4."William Dietrich - Bookreporter.com". Bookreporter.com. Retrieved 13 October 2017.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