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报国——忆父亲“南侨机工”陈亚福的点滴往事

#忆父亲陈亚福的点滴往事文/陈忠回忆往事,岁月如梭。前段时间偶然看到了“善良说大余”微信公众号发出的一期关于原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西华山钨矿南侨机工刘矩科的故事(相关链

孤儿报国——忆父亲“南侨机工”陈亚福的点滴往事

# 忆父亲陈亚福的点滴往事

文/陈忠

回忆往事,岁月如梭。前段时间偶然看到了“善良说大余”微信公众号发出的一期关于原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西华山钨矿南侨机工刘矩科的故事(相关链接:不能忘却的记忆——记大余南侨机工刘矩科),我不由得又想起父亲那和蔼的形象,虽然他已经逝世多年,但他又无时不刻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与刘矩科一样,父亲在那段抗日烽火的岁月里,与3200多名热血华侨青年一样,投身加入了这场为了民族而浴血奋战的征程当中,成为一名光荣的"南侨机工″。我的父亲陈亚福,祖籍是福建省福州市马尾镇人,祖辈移居海外,父亲于1910年12月3日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6岁母故9岁父亡,16岁时叔叔又病故。从此过着孤苦伶仃、四处讨生活的日子。

1938年,父亲在新加坡加入华星红色建筑工会。1939年,华侨领袖陈嘉庚发布号召《征募汽车修机、驶机人员回国服务》的公告,父亲满怀着热情踊跃报名,拜了一个潮州籍机工为师学习驾驶与机修,后来成了第九批回国机工人员。

孤儿报国——忆父亲“南侨机工”陈亚福的点滴往事

陈亚福(左)与师傅(右)合影

(师傅为广东省潮州人,两人分开后音讯全无再无相见,陈亚福的机修与驾驶技术由其传授,师傅也是孤儿)

回到祖国后,父亲被分配到云南省芒市第九车队,在简易的滇缅公路上来回运输援华物质,每天都在风餐露宿的恶劣环境当中冒着生命危险舍生忘死服务。当时的滇缅公路是盘山的公路,路窄又陡,相当考验驾驶员的技术,一不小心,车辆失控就是坠崖而亡。同时天上还有日机不时的轰炸,遇到车辆临时趴窝,真是与阎王爷抢时间修车,这相当考验自身的技术与良好的心理素质,一趟下来真可谓九死一生。父亲回忆说,曾有一个炮弹离他的车不远处爆炸,幸好没有对自己造成伤害,但硝烟弥漫的战场与战友顷刻之间的生离死别,使他终生难以忘记。

1942年,父亲被招募到印度盟军飞机师南蒙王家中做厨师、1943年在盟军炮十二团开车,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又忙碌在昆明至贵阳的运输线上,为抗战的胜利,尽到海外赤子的责任。

1946年,父亲复员回到新加坡,经过战场的磨练,父亲开车技术娴熟,收入丰厚。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消息传到了在新加坡工作的父亲,他在在百般思索之后,毅然决定回来参加新中国的建设

,于是在1955年4月7日,他取道香港回到广州,但却又一时找不到工作。正当他面临失业之时,百废待兴的新中国开始了第一个五年计划,赣南的钨矿需要各个方面的技术骨干,有着一手汽车修理技术的父亲在1956年经过招工来到江西省铁山垅钨矿继续从事着自己的老本行。平时父亲为人忠厚老实,于是经组织指定妇女干部穆主任介绍我母亲李炳秀认识,母亲是湖南省涟源人,当时是个裁缝,两个人相爱结婚,尽管父亲那时已经快50岁了,但是母亲没有丝毫嫌弃,那一年父亲事业生活双丰收。多年以后,母亲对我说:当年有人问我为什么看上你爸这样一个有海外关系与有历史遗留问题的人,我回答他们说你爸人好,老实本份,就这么简单。

孤儿报国——忆父亲“南侨机工”陈亚福的点滴往事

陈亚福与妻子李炳秀结婚照(现存北京华侨博物馆)

1958年大跃进,父亲与母亲奉调来到了现江西省新余钢铁有限责任公司工作。接到调令的父亲收拾好家当,特意先去了省城南昌的“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之后,于第二天再到新钢报到。到达新钢之后,父亲就在那里继续从事着修理的工作一直到1981年退休。当时他从马来西亚回国时,除了随身衣物之外还带了两块瑞士表与三箱外国产的先进工具,这三箱工具在他以后的工作期间派上了大用场。

在新钢的工友都亲切地称为了“马来西”,遇到难题都喜欢吆喝一声“马来西”,父亲听到后就迅速过来前往解决。加上父亲所戴的工作帽喜欢剪帽沿,同时裤子用单车胎橡皮筋扎起来,就像部队的绑腿一般,有的工友笑话他,父亲也笑笑说:你不懂。

记得有一次父亲生病了在家休息了几天,单位的兰队长与罗班长特意晚上来看父亲,顺便提说“马来西,你病情好点了吗?生产上的劳动车都快堆不下了,等你来修。”听到兰队长的话后,父亲告诉他明天就会去上班。因为兰队长是军转干部,也听说过父亲当年参加南侨机工抗日的往事,对父亲一直很敬佩,所以父亲也比较听兰队长的。第二天,父亲拖着病躯到了工作现场,与工友们一起修理好劳动车,为新钢的正常生产而努力忘我的工作着。

期间,父亲曾多次被评为安全员及先进工作者,哪怕是下雪天,只要是他值班他都非常仔细,生怕会出错。就这样,父亲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用精湛的修车技术为江西的冶金事业默默奉献了一生。

孤儿报国——忆父亲“南侨机工”陈亚福的点滴往事

陈亚福(照片后排黑衣者)

1968年,我的出生给这个老年得女的家庭带来了欢乐。小时侯,常听父亲指着发黄的相片对我说:“这些都是我的机工战友”。我当时听不懂?妈妈在一旁告诉我:“那就是‘南侨机工’的称呼”。从我懂事之后,我就知道我的家庭与众不同,因为父亲的特殊身份,全新钢都知道我是“马来西”的女儿,虽然我乖巧,但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有着海外身份的父亲,时常成为受批斗的对象。

在我的脑海当中,一对老年夫妻牵着一个幼小的女孩无助的影子,泪水与白眼伴我度过心惊胆战的童年。周围的邻居与许多不明真相的同学都在骂我父亲“是从国外逃回来的特务……”使我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很多阴影,但是父亲深邃的眼神让我学会了坚强,沉默的意志让我懂得了忍让。

孤儿报国——忆父亲“南侨机工”陈亚福的点滴往事

前排左一为陈亚福

改革开放的春风,终将笼罩在父亲身上的诸多压抑吹得荡然无存。党与政府重新正视了南侨机工这段为国捐躯的光荣历史,同时给予了父亲迟到的荣誉。抗战胜利五十周年,上级侨办领导来到我的家中看望年迈的父亲,他喜极而泣,他终于可以自由地敞开心扉,讲滇缅公路惊心动魄的故事,讲白雪娇、李月美可歌可泣的事迹……

孤儿报国——忆父亲“南侨机工”陈亚福的点滴往事

上图一张为马来西亚槟城父亲出生地,下图为新加坡和新加坡电视塔

父亲的一言一行让我在成长的过程当中受益很多,但身为独女的我,因为晚年父亲身体变差无人照顾,我只能放弃前往高等院校深造的机会而留在父亲身边。父亲语言天赋过人,性格幽默会讲潮汕话、闽南语、马来语和英语,自从他第二次回国之后,就将出生地刻在了自己的心里,同时将中国放在了心间。他教导我做人的道理"有国才有家"、"两袖清风,拳拳报国心″,同时这也是他做人的风格,哪怕是在那场十年浩劫当中受到再多不公正的对待,他都始终保持对党与政府的殷切期盼,他知道,再大暴风雨过后,一定会迎来绚丽的彩虹升起。

1995年11月11日,父亲走完了他坎坷却壮丽的人生,在他临走之时,没有任何遗憾,因为他曾经是一名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自由而战斗过南侨机工。父亲走后的2000年,相濡以沫走过几十年的母亲也离我而去。父爱如山,母爱如海,来世我还愿意他们的女儿!

父亲自从参加工作的那些年,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工龄计算只能从新钢开始计算,尽管工资非常低,但父亲依然不计较,甚至应该享受到的政策补发,父亲也是没有领到。直到前年我去云南参加南侨机工后代纪念大会之后,才知道当年的政策一直没有对父亲兑现。等我回到新钢之后找到劳资科拿出当年的政策文件,才为已经去世多年的父亲补发到两千多元,我将父亲这笔钱,分别捐赠给出了云南、广西、江西等地侨联举办的捐款活动,也算是父亲为海外侨胞身份所做的最后一点贡献!

孤儿报国——忆父亲“南侨机工”陈亚福的点滴往事

今天,党和政府正视这段光辉的历史,我作为南侨机工的后代,我倍感骄傲与自豪。因为我的父亲曾经身为一名南侨机工,他用自己的热血与青春,与所有参加这场正义之战的海外赤子,捍卫了整个华夏民族不屈的尊严。我作为南侨机工的后代,时刻铭记历史,倡导和平,弘扬和传承南侨机工的爱国主义精神,共同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迈步前进!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