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追林徽因让原配打胎,张幼仪回忆徐志摩:三个征兆预示他的命运

提起一代才子徐志摩的情史,就不得不提及以下三个女人:对着丈夫望穿秋水,却终究爱而不得的原配张幼仪;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白月光林徽因;风华绝代却因光芒太甚,伤人伤己的民国名媛陆小曼。

为追林徽因让原配打胎,张幼仪回忆徐志摩:三个征兆预示他的命运

面对情感,徐志摩仿佛是个被大人宠坏的孩童:对不爱的原配,冷落冰霜,甚至为了合法追求林徽因,让妻子打掉第二胎;为了追求心中的女神,软磨硬泡,即使她被许配给了恩师之子梁思成,却执拗地和他们组成三人行,只愿挽回女神芳心;为了迎娶朋友之妻陆小曼,不惜请别人设下尴尬饭局”,即使师长批评,父母反对,却依旧甘之如饴。

都说情深不寿,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坠机而亡,年龄也不过34岁。回顾他的一生,却有着百般滋味。前妻张幼仪,再度回忆起这个既深情又绝情的男子时,不禁感叹,或许在冥冥之中,他的结局早已注定。

为追林徽因让原配打胎,张幼仪回忆徐志摩:三个征兆预示他的命运

# 徐志摩:坐火车也是要死人的,那你看谁不坐火车了吗?”

1920年的冬天,张幼仪孤身一人来到法国,寻找那个与自己有着五年婚姻,相处却不足四个月的丈夫徐志摩。当时,她满心欢喜地以为,靠着自己的一腔深情,或许可以挽回丈夫的心。却不知,这段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在丈夫眼中,这只是禁锢他追求自由恋爱的枷锁。

所以,得知张幼仪怀上二胎时,当时着急离婚的徐志摩立马让她去堕胎。而面对张幼仪小心翼翼的那句

我听说打孩子会死人的”,徐志摩只是冷漠地回答说:坐火车也是要死人的,那你看谁不坐火车了吗?”甚至他还用这种事在西方是家常便饭”来说服妻子。

或许就在那时,张幼仪终于清醒过来,那个男人终究是不会爱她的。即使她用生命中最美的时光,尽心尽责地照顾公婆,教育孩子,他都不会正眼看她。不过谁也没想到,那句坐火车也是要死人的,那你看谁不坐火车了吗?”竟然一句成戳,成了多年后徐志摩坠机的不祥之兆。

1915年,政界的风云人物张君劢来到徐府,为自己的妹妹张幼仪提亲。张家是名副其实的名门世家:张幼仪的父亲是一位儒医兼商人;二哥张君劢才气斐然,是《中华民国宪法》的起草者,被世人称为宪法之父;四哥张嘉璈更是跨越政商两界的名人,二十八岁就已经担任了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的副经理。

为追林徽因让原配打胎,张幼仪回忆徐志摩:三个征兆预示他的命运

张幼仪的父亲颇有几分重男轻女的思想,只肯让女儿在家接受私塾教育,不愿让她出去抛头露面。但从小受到兄长熏陶的张幼仪并不愿意每日在家中读些四书五经,她也渴望着外面的世界。父亲终究耐不住女儿请求,张幼仪在十二岁的时候如愿以偿地进入江苏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进行求学,接受正规的教育。

所以,即便后来嫁入徐家,日夜操劳家务,伺候公婆,张幼仪也绝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痴傻女人。张幼仪家境不俗,勤劳质朴,徐志摩的父亲——江浙富商的徐申如心中自然欢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人的婚事就此敲定。

但是,当徐志摩接过张幼仪的照片时,只是嗤之以鼻地说了一句:乡下土包子。”这句话,不仅表现出徐志摩打心里就瞧不上这位未婚妻,同时也暗示了两人婚姻中极不平等的地位。在徐志摩看来,迎娶张幼仪只是为了尽孝,他要的是轰轰烈烈的自由恋爱。

然而,可笑的是,为了

孝”,他明明不爱这个女子,却让这个女子诞下孩子,只为能传宗接代。但多年后,为了迎娶自己的真爱陆小曼,他却抛弃了孝道,忤逆父母意愿,即使陆小曼再无生育的可能。显然,双标的徐志摩,多情而又绝情。

辍学嫁给徐志摩那年,张幼仪也才15岁。但是属于张幼仪的洞房花烛夜是如此的冷清。丈夫冷漠至极,只是麻木地与她行使夫妻之实。四个月后,徐志摩向父亲商讨出国事宜,徐申如欣然同意。自此,刚新婚不久的两人开始天各一方。

为追林徽因让原配打胎,张幼仪回忆徐志摩:三个征兆预示他的命运

# 若你安好,便是晴天

在国内,张幼仪诞下了徐志摩的长子徐积锴,小名为阿欢。而在大洋彼岸的徐志摩,情感的天平却有了倾斜的对象—那个冰雪聪明,灿烂人间的建筑才女林徽因。两人初次相见是在一次国际联盟的演讲会上。当时,林徽因的父亲林长民在台上做演讲。而当演说结束,人潮汹涌,徐志摩却一眼就看到了跟在林长民身后的林徽因。

彼时的林徽因不过是个16岁的小姑娘,站在一众名流面前却毫不怯场,用一口地道的英文,侃侃而谈。这份落落大方的模样,让人看了真心欢喜。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徐志摩对其一见钟情,而又一眼万年。

后来两人的故事便如话本里的主人公般,才子锲而不舍的追逐着佳人,而佳人心中虽小鹿乱撞,却有万般的纠结与无奈。是的,那时的徐志摩还是个已婚人士,家中的妻儿在日夜盼着他游学归来。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林徽因心中自然有自己的坚守,她绝不允许自己做破坏他人婚姻关系的第三者。

这就是为何徐志摩会如此着急与张幼仪离婚。1920年的冬天,张幼仪来到寒冷的法国,想与久别的丈夫团聚。在马赛港码头,人群熙熙攘攘,但她却一眼认出了丈夫的身影。

后来,再度回忆重逢时徐志摩的模样,在张幼仪的心中只剩下凄凉与彷徨。她在回忆录里写道,那个男人,穿着一件修长的黑色大衣,衬着身形高大俊朗。虽然从未见过先生西装革履的模样,但我只需稍稍地望一眼就能知晓,他就是我那多年未见的丈夫。”晚年的张幼仪笑着和侄女说道。为什么呢?”侄女问道。因为在那么多的接客家属里,只有他,眉头紧皱,嘴角下扬,仿佛是在完成一件不得不做的差事。”

为追林徽因让原配打胎,张幼仪回忆徐志摩:三个征兆预示他的命运

找了许久,徐志摩才认出那个曾被他称为土包子”的女人。尽管那时的张幼仪身穿中式旗袍,身段玲珑。但在徐志摩眼里却是那么的刺眼。为了不让妻子在自己的外国好友面前丢人,刚下船,徐志摩就拉着她去百货店购物去了。张幼仪清楚,在徐志摩心中,始终认为自己是个呆板无趣的人,无论她如何改变,两人的关系都是僵硬的。

即使后来知晓徐志摩对林徽因的情意,她也别无法子,只是叹息,虽然自己已在西方,尚且有大把的资源和时光读书求学,充实自己。但徐志摩是不会关心她的所作所为的,即使是一句再日常不过的话语,都祈求不来。

徐志摩的冷漠让张幼仪原本躁动的心如死灰般黯淡。当徐志摩为了留住林徽因,让张幼仪立马堕胎并离婚时,她选择了妥协。奈何林徽因终究是不会选择与徐志摩厮守的。除了那年目睹了,绿皮火车上张幼仪眼中的热泪与怨念,更有她对再婚的厌恶与恐惧。

原来,林徽因的亲生母亲何雪媛便是林长民的第二任妻子。她到林家的第8年才生下林徽因。尽管后来又生了一儿一女,但都不幸夭折。于是,盼子心切的林长民又娶了一位名为程桂林的妾。

此女子乖巧可人,又为其生下四儿一女,因此很得林长民的疼爱。而面对脾气暴躁的何雪媛,父亲表现极为冷漠了。见证过母亲婚姻悲剧的林徽因,自然能体会到张幼仪的处境。她不愿世间再多一个被男子抛弃的妻子。

为追林徽因让原配打胎,张幼仪回忆徐志摩:三个征兆预示他的命运

与张幼仪结束婚姻关系后,徐志摩回到国内,试图与林徽因再续情缘,却等来了她与恩师梁启超之子梁思成订婚的消息。看着林家大门前那副喜庆的楹联,就仿佛是梁思成在向徐志摩宣告主权,令他心如乱麻。他不甘心,自己的女神另嫁他人。

于是,无论林徽因做什么,徐志摩总要紧随其后。即使林徽因和梁思成想野外郊游或是探讨建筑学,过个二人世界,徐志摩总要硬插一脚。他们之间组成了一种诡异的三人组关系,这种别扭的气氛让梁思成格外不爽,甚至恩师梁启超也看不下去了。那时梁启超一看见徐志摩就关门掩窗,让他吃了好几次闭门羹。

这样的纠缠直到梁思成向门上贴了一张婉拒的纸条才得以终止。当时,梁思成在纸条上写着:Lovers need to be stayed

alone。这句话翻译成中文就是:恋人需要单独在一起。而在意识到林徽因与梁思成志同道合,梁思成才是女神的良人后,徐志摩的这份狂热的追求才就此终。,他终于识趣地离开这个二人世界。

但是即便如此,在徐志摩心中,林徽因始终是自己心中不可取代的白月光。为此,徐志摩将这股柔情化作诗句,斐然于纸间。无论是那句时光如水,总是无言。若你安好,便是晴天”,抑或是《偶然》中缠绵悱恻,字里行间,均是绕指柔情,万般眷念。

为追林徽因让原配打胎,张幼仪回忆徐志摩:三个征兆预示他的命运

# 午夜玫瑰虽然灼人,却也让人甘之如饴

告别林徽因后,多情的徐志摩在北平的交际场上再次怦然心动,望着舞池中央的陆小曼甚是着迷。那时的陆小曼,才19岁。姣好的面容,泼辣的个性,有趣的灵魂,无一不让徐志摩动心。与端庄优雅的白月光不同,陆小曼更像是午夜的玫瑰,虽然灼人,却让徐志摩甘之如饴。

陆小曼算是正宗的民国名媛了,不仅会画画,还会戏曲,在文学方面的造诣更是极高。但是,这样一个貌美如花,绰约多姿的美人儿并不缺男人喜欢。摆在徐志摩面前最大的难题就是,当时的陆小曼已为人妻,丈夫还是与徐志摩师出同门,时任北洋陆军部的高级军官

--王庚。

撬兄弟的墙角,实属道德不佳。但那时

真爱至上”的徐志摩可不顾的这些,而且他还发现了这对夫妇存在的问题。原来,王庚为了给妻子陆小曼更好的生活,将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学习和工作上。这让热爱交际的陆小曼感到十分寂寞。

后来,因为远调哈尔滨,王庚把妻子托付给好兄弟”徐志摩照看,殊不知这是引狼入室的开始。那个

我要做中国第一个离婚的男人”的徐志摩,对着好友的妻子展开了猛烈攻势。

丈夫不在身边陪伴,徐志摩天天在旁边献殷勤。最终,陆小曼沦陷在了徐志摩的情网里,甚至还打掉了与王庚的孩子。但他们若想结婚,还得过了王庚这关。为此,徐志摩特意设了一个局,明里暗里地告诉王庚,自己和他的老婆好了,希望他能实相,把位置让出来。

为追林徽因让原配打胎,张幼仪回忆徐志摩:三个征兆预示他的命运

这个饭局属实尴尬。这种事情徐志摩不好出面,只好把朋友刘海粟拉过来当和事佬,和他打配合。而赴宴名单也特别有意思,除了想挑明关系的陆小曼、徐志摩与王赓等人,也有杨杏佛与唐瑛和李祖法三人。最耐人寻味的是,陆小曼的好友

--唐瑛既是李祖法的未婚妻,也是杨杏佛暗恋已久的对象。这不恰好映射了陆小曼,徐志摩与王庚之间的关系!

席间,刘海粟还专门以反封建为话题,引出即使一对夫妻因为没有爱情,离婚了,依旧可以做朋友的观点。环顾左右,王庚也算是听明白了,毕竟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陆小曼与徐志摩的恋情闹得是满城风雨。如此,王庚也就决定放手,成全二人。

尽管过了王赓这关,徐志摩父母这关却不太好过。当初他与张幼仪的一纸离婚协议,徐父本就不太认可。后来,即使张幼仪已不是徐家儿媳,二老也早已把她当做亲闺女对待,让她在身边一同照料孙子。

如今,先是林徽因,又是陆小曼,徐父认为徐志摩太过胡闹。倘若两人真的结婚了,徐家的脸面往哪搁?徐父直接撂下狠话,徐志摩非要娶了这陆小曼,今后也就别想从徐家再拿一分钱。没有了家人的祝福,徐志摩只好把老师梁启超拉来,当主婚人。

本来,梁启超对这个滥情的学生极度气愤,一口就回绝了这个邀请。但奈何徐志摩常常上门哀求,加上好友胡适在旁劝阻,无奈之下,只好应了这门差事。但即便如此,等到1926年8月14日,徐志摩和陆小曼大婚,梁启超还是把丑话说尽。

为追林徽因让原配打胎,张幼仪回忆徐志摩:三个征兆预示他的命运

那天当着一众亲戚好友的面,梁启超严厉地批评了这对新人干的糊涂事。在他认为,一个文化人,对待感情如此不忠,甚至干出抢夺人妻的事情。不仅愧对于他的学识,更是轻浮骚动,有辱斯文的表现。而陆小曼,既已为人妻,就万不该不顾丈夫的尊严,受到一点诱惑,就与他人暗通款曲。

老师的声色俱厉,让原本理亏的徐志摩大气也不敢出了,只能不断暗示他切莫再继续说下去了。梁启超也意识到了徐志摩的难堪,不再言语。沉默了一小会,他语重心长地说道: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所以老师还是希望婚后你们能彼此包容,好好相处。但这最好是我最后一次喝你们的喜酒。”

细细想来,梁启超这番话虽然难听,却也算是苦口婆心。倘若徐志摩与陆小曼两人真能痛改前非,后来倒也不至于发生如此悲剧。奈何命运弄人,这或许就是徐志摩不幸的第二个征兆吧。

# 生离死别,爱恨终了无

徐志摩与他的真爱陆小曼结婚后,却并没有收获他所期盼的浪漫与幸福。反而因为生活的捉襟见肘,矛盾层出不穷。原来,富贵人家出生的陆小曼,自小就享受惯了奢侈的人生。她想住的是自带一群佣人的上海豪宅。吃穿用度,不是上品的,她不要。作为交际花,请客吃饭,更是常态。

为追林徽因让原配打胎,张幼仪回忆徐志摩:三个征兆预示他的命运

更可怕的是,因为经常和那群狐朋狗友在一起,陆小曼染上了吸食大麻鸦片的毛病。光一个月算下来,陆小曼的生活费就得花费七、八百大洋,相当于如今的人民币六、七万元。这笔钱对于脱离家族,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徐志摩来说,是笔巨额。

为了维持陆小曼奢靡的生活,徐志摩沦为了赚钱的工具。他整天奔波于去上海光华大学大夏大学等高校授课兼职,闲余时间还得写诗歌和文章赚取稿费。即使西服破了个大洞,他却不舍得买新的。就连张幼仪都看不下去,连忙给他置办一身行头。

徐志摩登上那架丧命的邮政运货飞机前,在林徽因夫妇家中的桌上留下的那张写着

定明早六时飞行,此去存亡不卜”的纸条,怕是他发生意外的第三个征兆了。谁也没想到,为了省钱,那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竟会搭乘这架免费的邮政运货飞机。更没想到的是,那天突然大雾弥漫,飞机撞击山谷,大火雄起,一代才子就此陨落。

为追林徽因让原配打胎,张幼仪回忆徐志摩:三个征兆预示他的命运

在鸦片的温柔乡里醉生梦死的陆小曼,得知丈夫坠机身亡的消息时,大感震惊。而当她知道,即便两人之前大吵了一架,徐志摩还是拿着装有自己画作的卷轴登机,想去北平找人装裱时,更是悲痛万分。

痴男怨女,爱恨情仇,最终还是化作一团烟雾,散了。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