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屑是什么意思?

李村长果然是个守信用的人。他一大早就穿着平常衣裳到了赵老棍家。赵老棍这几天被乡上下来的各路神仙搞得是焦头烂额,晚上到家就再三琢磨。最后总结出来,关键的问题,还是一

李村长果然是个守信用的人。他一大早就穿着平常衣裳到了赵老棍家。赵老棍这几天被乡上下来的各路神仙搞得是焦头烂额,晚上到家就再三琢磨。最后总结出来,关键的问题,还是一个钱字。想到当初拉拢老王的时候,自己还想上去了让老王管帐,自己还把个管帐的重要性给他说得头头是道的。可是自己半上不上的了,却也没管着钱。结果还是啥事都办不成不算,还一拨拨地得罪乡上领导干部。这以后的工作就更难开展了。但是李村长已经当众解释了不给自己财务室钥匙的原因,听上去又合情合理,就已经堵上了自己去向他要钥匙的嘴了。于是一天天盼望着李村长带自己去乡上,把自己扶了正,这钥匙,一大串,不就从李村长的腰带摘下来,挂自己的腰带上了么?这钱,不就哗哗地使了么?这与乡上的关系,不就缓和了么?这么费半夜脑子,就睡得晚了。

赵老棍正睡得天昏地暗,被“咚咚咚”的拍门声惊醒了。思考道:自己一辈子老光棍,还从来没人这么早拍过自家门的。一激灵,一定是李村长来了!他翻身下床,啥都顾不上穿就直奔大门去。从门缝一看,果然是!他躲到门后打开门,迎接进李村长。又赶快把门关上,捂着 笑道:“你看,我是多么欢迎你啊!”李村长也笑了笑,说:“不慌,你收拾齐整点,也好给乡上领导个好印象。”赵老棍就从头到脚一一装扮起来。穿上个白半截袖,又嫌太白不耐脏,路上沾点灰就一扑打一片;换上个深蓝色的,又嫌太老气;再换个灰色的吧,感觉差不多,却发现袖口不知啥时候吸烟烧了个黑边洞。李村长说:“就这样仔细点。把自己当新郎倌打扮最好。我又不会笑话你。”赵老棍抠着那个洞说:“哎!我已经被咱村人看了好几场笑话了。也不知咋回事,上面一来人,我需用你了,回回找不见!”李村长笑着说:“我在场呢还影响你独当一面。看来我真的该下台了。上面一来人,我不是感冒就是拉稀,要么是被人拉去打牌了。连上面领导个面都见不到。”赵老棍说:“不是见过一回么?计生办卞主任来,你引见到我那的。回头去找你,却门都锁了。”李村长说:“真的凑巧了。那天我本来是好好地呆办公室等你使唤。人来报信,说我家骡子跑北地了。我满世界追撵,没少摔跟头。好不容易逮着了,还差点挨它一蹄子。”赵老棍“噢”了声,正在试一件黑红的半截袖。李村长说:“这件好!喜气!”赵老棍说:“我感觉也是。那就这件了。咱现在动身?”李村长说:“不急。还早着呢。我这么早来惊动你,就是考虑得给你时间做好准备工作。”赵老棍问:“这不已经准备好了么?还用准备啥?”李村长善意地笑笑,指了指赵老棍的头,说:“衣裳当然重要。但是这里更要先装点东西的。”赵老棍恍然大悟,一拍脑袋,感动地说:“多亏李村长提醒,我还真不知道去了咋弄呢。李村长你可得好好教教我!”李村长说:“先总得把自我介绍练练吧?要不上去了,把自己是谁,干啥的,都说不清,叫人家咋评价你?”赵老棍说:“还真是个这。我总不能上去了说:各位领导,我是坷垃村的赵诚,今年四十七,未婚……”李村长打断了:“咋不能?自我介绍嘛,就是个这。越详细越好,就照这个思路说下去还好呢。这第一关算是过了。第二关呢,是总结工作成绩。越说得成绩又大又多越好。上面都喜欢听这个。但是最后一定要把这些成绩归功到领导头上,让他们脸上有光,心里就对你好感了嘛。”赵老棍挠挠头,说:“这个难度大!你也知道,我上来这半月地,啥上得了台面的成绩都没有,还没少得罪乡上领导。说实话,我心里发憷呢。”李村长说:“你带这种心态去,指定不行!你要有自信,没自信装也要装得有底气。叫人一看,呵!这人可以!中不中吧敢闯!要的就是这股闯劲!你如果垂头丧气地上去了,见了领导了光想着已经把他得罪过了,就肯定是畏畏缩缩,象个缩头乌龟,象只斗败的公鸡!是你你能看上眼不?”赵老棍说:“对呀!上次我见老甄一副哭丧脸的架,也是leng(方言。一声。“不屑地看”的意思)不中。但就我目前的情况,我一点成绩也没有啊!”李村长说:“只要在位置上的,哪怕天天喝茶看报闲扯淡,都是有成绩的。”赵老棍傻了,问:“这不真扯蛋么?是条 往那一坐,也有成绩了?”李村长笑笑说:“还真说对了。 往那一坐,就有威慑力了。起码是吓住一部分想做坏事的人不敢做了。你感觉出来了没有?咱村最近猪羊鸡狗的丢得少多了?不都是你上来的成绩么?”赵老棍说:“我这段时间让乡上干部一拨拨搞晕了,还没顾上注意这个问题呢。诶!你一提,我才想起来:从老甄那回丢了不少东西以来,好多天都没人来让我大喇叭吆喝找东西了。”李村长说:“这不就是成绩嘛!你要按这个思路使劲想上几条。比如:计生办来那次,你没招待饭……”赵老棍马上想到那两千的罚款还没交上,对计生办余怒未消,就抢了李村长的话说:“不说不来气,越说越上火!带了四张嘴来吃!我是要花我自己的钱到我家招待,却 一个个象 了 爹一样黑个脸爬滚了!你滚滚吧,还罚村里两千块啊!”李村长又笑道:“别生气。你换个思路想想,不就是你的成绩了么?”赵老棍又傻了,说:“罚了村里两大两千,这咋说都是损失嘛!”李村长说:“你别光想着那两千。你只说那顿饭。他们自己要跑,正好不用咱招待了,给村里节省钱了没有?”赵老棍当然知道是省钱了,但是他把脑袋想破,也想不出他们不吃饭省下的钱与自己工作成绩的关系,就说:“好象和我的成绩咋也靠不上边嘛。”李村长指了指赵老棍的脑袋,笑着说:“你,这里没打开,眼睛也没看远,只知道盯着个计生办。你咋不想想,你去了可不是让计生办过关的,而是让乡长副乡长这个级别的领导考察你的。你说,是让乡级领导满意重要呢,还是让个区区计生办高兴重要?”赵老棍说:“当然是乡级领导重要嘛。”李村长说:“这不就齐了!新上领导,都是三把火的,都是一心要靠提拔重用正直人士来树立威信、取信于民的。你就不要怕得罪个计生办,反正已经得罪过了。你义正词严,当乡领导的面说明经过。着重强调不是为省那百儿八十的招待费,而是要刹刹这些不正之风,为村民节约每分钱!用到村民急需解决的大问题上去!看看,这还不算是很伟大的成绩么?把计生办搞臭就是给自己抹香,乡领导一看,立马对你竖大拇指!说不定当场撤了卞主任的职!你这一炮就算是打响了!”赵老棍一听,豁然开朗,却又皱着眉说:“这我要是扶了正,以后还得跟计生办打交道,关系搞这么僵……”李村长做了个坚决的手势,说:“怕啥?男人么!前怕狼后怕虎的,还有没有魄力了?你这样当乡领导的面一弄,不要说一个小小的计生办,把其他各个小部门全都镇住了,反而以后你少了不少麻烦事。”赵老棍想到最近乡上领导干部一拨拨来检查工作,自己受的屈辱和在村里丢的人,就把拳头一握,说:“好!一劳永逸!就不能惯他们的臭毛病! 一拨比一拨气人!正好有这个机会又出气又解决了遗留问题!”李村长欣慰地说:“就是嘛,不趁这个好机会把麻烦甩掉,以后你咋领导这个村呢?到时候具体咋说,说啥,这会儿时间不早了,你路上慢慢想想,把内容填充实了。下面我教你第三关咋过。咱得说快点了。这个第三关嘛,是展望未来,制定工作计划。这一关,很好弄。你只管把胆子放大。反正是个口头计划,办到办不到谁 天天没事盯着呢?只管拣高的大的远的说。这个就不用我教你了吧?”赵老棍一看表,已经快十点了,就说:“不用不用。吹牛皮的话我虽然不老在行,但这一二十年来直接间接听你吹得回数多了,耳朵都听出老茧了呵呵。”李村长笑笑说:“这我就放心了。那,咱开路吧?”二人就骑上自行车奔乡上去。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26:21
下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26:23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