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与袁绍官渡之战前的双方才能的比较

官渡之战,是曹操统一北方的决定性之战,对手是占据冀州的袁绍,地广人多,势力强大,曹操的实力无法与他相比。所以,在战前,曹操还是犹豫不定的。但他的两位谋士分析了曹操

官渡之战,是曹操统一北方的决定性之战,对手是占据冀州的袁绍,地广人多,势力强大,曹操的实力无法与他相比。所以,在战前,曹操还是犹豫不定的。但他的两位谋士分析了曹操与袁绍在才能上的差异,由此坚定了曹操与袁绍决战的信心,并终于战胜了袁绍。以下根据《资治通鉴》和《三国志》中的相关记载,来看看两位谋士是怎样分析曹与袁在才能上的差异的。以下所叙,已把原书的原文做了适当的处理,以便现代的人们容易理解。

《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二(汉纪五十四),汉献帝建安二年(一九七年)。

曹操对二位谋士荀彧、郭嘉说:今将讨不义而力不敌,何如?讨,讨伐,不义,指袁绍。力不敌,力量不能与袁绍相敌。何如,怎么办?

二人回答说:刘邦与项羽相比,他的力量也不能与项羽相敌,这是主公所知道的。汉高祖刘邦只是靠智力战胜项羽,所以项羽力量虽强,终被刘邦擒获。今袁绍有十败,主公有十胜,袁绍虽强,也是不能有所作为的。

袁绍的十败和曹操的十胜,具体是哪十条呢,详见下文:

一、袁绍礼仪繁多,主公体任自然,这是道胜。

礼仪繁多,是过于讲究,有官架子,与人不能自然相处,让人不能与他真正沟通。而任自然,则是与人相处完全是自然状态,不讲究架子,没有那套繁文缛节,于是就能让下属与他真诚相处,这就便于上下沟通,能听到各方面的意见,能集思广益。

曹操能用自然之道,这是道家风格,袁绍讲究礼仪,这是儒生风气,这在道的层次上,是有很大差别的。

二、袁绍以逆动,主公奉顺以率天下,此是义胜。

以逆动,就是逆潮流而动,是不能看清形势的表现,有了这一点,其他的一切,都不会得到最佳的结果。而曹操的奉顺,就是顺着历史的潮流而动,是对当时天下大势有清醒与高明认识的表现,在此基础上,就能率领天下,走合乎历史潮流的正道,最终取得根本性的胜利。这就说明曹操之所以在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的历史重要时刻成为最重要的历史人物,是有其根本原因的,这就是能认清形势的动向,顺势而为,并能率领天下,因此就能使风雨飘摇的东汉王朝又能延续了二十多年。因此,也就可以说,曹操是那个历史时期的主导者,其他的人都比不上他。

而这一点,被称为义胜,即是说曹操的顺势而为,是合乎正义的,其他人的逆势而为,则是不正义的。

三、东汉桓帝、灵帝以来,政治的过失在于太松懈,袁绍又用松懈来救已经松懈的国家政治,所以他是不能取得政治上的胜利的。而主公用严猛来纠正过于松懈的政治,就使朝廷的人们无论在上位还是在下位,都知道遵守政治上的规矩,而不敢乱来,这就是曹操能在治国治国上胜过袁绍,称之为治胜。

中国古代的政治,向来是有两个方法的,一个是宽,一个是猛,宽就是不严厉,过于放纵人们的行为,所以可以说是松懈的政治,而猛就是严厉,严格限制和惩处人们的过失,所以可以说是严厉的政治。在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的情况下,过于宽松,是不能挽救政治的废败的,所以曹操采取严猛的治国方法,这比袁绍表面上的宽松要有效得多,所以在政治治理上,曹操胜过袁绍。

四、袁绍外宽内忌,用人而疑之,所任唯亲戚子弟,主公外易简而内机明,用人无疑,唯才所宜,不问远近,此度胜也。

上面说袁绍的政治是宽松,但他实际上是外表宽松,而内心对人非常猜忌,不是真正的宽松政治,所以他对人材都是怀有疑心,人材到了他手下,也不能充分发挥人材的作用,因此袁绍只重用自己的亲戚与子弟,而不敢放手重用其他人。

而曹操外表虽然看起来非常简易,不重礼仪,但内心却非常机敏和明智,能充分识别一个人是真正的有用之材,还是徒有虚名的文人名士,在此基础,一旦认准是个真正的人材,就用人不疑,而且根据人们的实际才能放在适当的位置上,这就是唯才所宜,这样曹操使用人材,就不问他们与自己的关系是亲近还是疏远,只要有真正的才能,就予以重用,这与袁绍相比,就是度胜。

所谓的度,是指人的气度和胸怀,袁绍度量小,曹操度量大,体现在用人上,就有了极大的差异,这与袁绍败和曹操胜,有直接关系。历史上,真正的胜利者,都会在用人上有这种特点,反之就只能走向失败。

五、袁绍多谋少决,失在后事,主公得策辄行,应变无穷,此谋胜也。

多谋少决,是说袁绍与众多的人谋划,人们会提出不少建议,但袁绍面对众多的建议与意见,却不能从中选出真正正确的建议,结果却是犹豫不决,不能集思广益,使之转化为自己的正确判断和决心,所以谋士再多,也没有用处,因此袁绍的决策都是落后于事情的实际情况的,这就是所谓的“后事”。

而曹操则不然,他得到谋士的建议与计策就能马上付诸实际行动,一点也不犹豫,又有广泛听取众多谋士的意见,根据情况的变化而随时采取正确的决策,所以能应对形势的变化而有无穷的主意与策略。因此,这说明曹操在谋略上也是远远胜过袁绍的。

六、袁绍因为自己的家族在东汉王朝一直是高官,即所谓的四世三公,门生故吏满天下,这本来是政治上的有利条件,但袁绍却把它变成了自己的沉重包袱,于是他只知道在表面上与这些政治人物讲究繁琐的礼仪,喜欢结纳这些人物,他的用心不过是由此而谋取招贤纳士的名声,所以那些喜欢在口头上赞誉袁绍、喜欢讲空话大话的人,都来投奔他。

而曹操则不然,他是以诚心待人,不讲究表面上的虚假礼仪,这与第一条的道胜,正好可以相应。曹操也不喜欢听人们的虚假赞美,所以,那些忠诚正直而远见和实际才能的人,就都愿意投奔曹操,为他尽心尽力。而这就是在德上胜过袁绍。

这里所谓的德,就是人的品德。袁绍为人虚伪,就是品德不好。曹操为人真诚,就是品德好。所以从德的方面上看,曹操也远远胜过袁绍。

七、袁绍见人饥寒,恤念之,形于颜色,其所不见,虑或不及(所谓妇人之仁耳),主公于目前小事,时有所忽,至于大事,与四海接,恩之所加,皆过其望,虽所不见,虑无不周,此仁胜也。

儒家讲究为人的德,德之中就包括仁,所以孔子特别提倡君子要做到仁。但仁也有大小之分,袁绍的是妇人之仁,只知道对眼前看到的饥寒表示同情,且在脸色上表现得很难过,这似乎都是表现给人们看的,真正值得他同情和关怀的,只要不是眼前能看到的,他就丝毫不加注意与关心,所以,袁绍的仁,只是一种妇人的仁,不是广及全天下的仁。

曹操则不然,他也许对眼前的小事,时常会有忽略,但关乎天下四海的大事,他都会予以关怀和救济,给予人们的恩惠,都会超过人们所期望的,虽然不是眼前所能看到的,也会考虑到,没有遗漏,这样的仁,就是天下四海的大仁,当然远远超过袁绍的女人之仁。

这也说明,作为领导,不要只会在人们面前做一点小恩小惠的关怀,而应充分运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为广大人民的利益加以关怀,用周密的思考,防患于未然,不让人民受到不必要的苦难。

八、袁绍的大臣争权,谗言惑乱,主公御下以道,浸润不行,此明胜也。

明,是治理上的明智和高明。在这方面,袁绍与曹操也无法相比。袁绍手下的大臣相互争权夺利,人们纷纷向袁绍说些谗言,扰乱袁绍的心智,这就是治理下属上的愚蠢之表现。而曹操控制下属是按照正道来进行的,下属无论对曹操说别人的什么坏话,或用什么阴谋来惑乱曹操,他们都不会得逞,因为曹操为人明智,治理下属非常高明,不会被这些小人的诡计所迷惑。因此,在治理下属的明智方面,曹操也远远超过袁绍。

九、袁绍是非不可知,主公所是,进之以礼,所不是,正之以法,此文胜也。

袁绍在是非上也是不能明辨的,说明他是一个智力低下而没有什么是非观的人。而曹操则在是非上具有明确的认识,什么是对的(是),什么是错的(非),这都不会让曹操失去明辨力。他对正确的,就会按照规定(礼)来重用或提拔他,对错误的,就会按照法律来惩罚他。这说明在文的方面,曹操也远远超过袁绍。

这里所说的文,与下面的武相对而言,武是指作战或指导战争,而文就是管理内部人员和处理内部事务。

十、袁绍好为虚势,不知兵要,主公以少克众,用兵如神,军人恃之,敌人畏之,此武胜也。

在武的方面,即用兵作战方面,袁绍也不如曹操,主要表现在袁绍用兵时喜欢虚张声势,不懂用兵打仗的要点是什么,所以只能虚张声势。而曹操善于用兵,说明他懂得用兵打仗的要领是什么,掌握了用兵打仗的诀窍,所以他能以少克众,用兵如有神,军人都依赖他,敌人则都害怕他,所以说在武的方面,曹操也是胜过袁绍的。

作为谋士,此二人能看出曹操比袁绍强的地方,说明他们选择曹操作为自己的主公,是非常明智的。而曹操能得到这样的人作自己的谋士,又是保证曹操与诸多强敌对抗时取得胜利,而不落于失败。只从这点上看,曹操能从群雄并起的形势下,一统北方,就证明他的谋士强于其他人,这都与曹操能容纳各种人材来做自己的谋士有密切关系。在对待人材的问题上,曹操也不是只看人们的虚名,而是着重看待他们在治国治军上的实际才能,所以当时一些文人得不到曹操的重用,就是有其原因的。后人受《三国演义》的影响,总是说曹操不能容纳一些名士文人,如杨修、孔融、祢衡等人,这种看法,是一种错误的看法,后人受这种错误看法的影响,为这些文人名士喊冤抱屈,那是不能理解曹操识别人材的高明之处所造成的结果。

对于十个方面的曹操与袁绍的比较,《三国志·魏书·郭嘉传》也有相关的记载,与《通鉴》的记载,大同小异。

郭嘉回答说:刘、项之不敌,公所知也。汉祖唯智胜。项羽虽强,终为所禽。嘉窃料之,袁绍有十败,主公有十胜,虽兵强,无能为也。

袁绍繁礼多仪,主公体任自然,此道胜,一也。

袁绍以逆动,主公奉顺以率天下,此义胜,二也。

汉末政失于宽,袁绍以宽济宽,故不摄,主公纠之以猛,而上下知制,此治胜,三也。

袁绍外宽内忌,用人而疑之,所任唯亲戚子弟,主公外易简而内机明,用人无疑,唯才所宜,不间远近,此度胜,四也。

袁绍多谋少决,失在后事,主公策得辄行,应变无穷,此谋胜,五也。

袁绍因累世之资,高议揖让以收名誉,士之好言饰外者多归之,主公以至心待人,推诚而行,不为虚美,以俭率下,与有功者无所吝,士之忠正远见而有实者皆愿为用,此德胜六也。这一条,多了“以俭率下,与有功者无所吝”二句,是说曹操用俭约来统领下属,但对有功的人则奖赏时一点也不吝啬。

袁绍见人饥寒,恤念之,形于颜色,其所不见,虑或不及也,所谓妇人之仁耳,主公于目前小事,时有所忽,至于大事,与四海接,恩之所加,皆过其望,虽所不见,虑之所周,无不济也,此仁胜七也。这一条,多了“无不济也”一句,这是说曹操因为思考周密,而做事无不成功。济,就是成功的意思。

袁绍大臣争权,谗言惑乱,主公御下以道,浸润不行,此明胜,八也。

袁绍是非不可知,主公所是,进之以礼,所不是,正之以法,此文胜,九也。

袁绍好为虚势,不知兵要,主公以少克众,用兵如神,军人恃之,敌人畏之,此武胜,十也。

《三国志·魏书·荀彧荀攸贾诩传》也有类似的记载,内容稍微简略一些:

荀彧曰:袁绍貌外宽而内忌,任人而疑其心,公(曹操,下同)明达不拘,唯才所宜,此度胜也。

袁绍迟重少决,失在后机,公能断大事,应变无方,此谋胜也。

袁绍御军宽缓,法令不立,士卒虽众,其实难用,公法令既明,赏罚必行,士卒虽寡,皆争致死,此武胜也。

袁绍凭世资,从容饰智,以收名誉,故士之寡能好问者多归之,公以至仁待人,推诚心不为虚美,行己谨俭,而与有功者无所恡惜,故天下忠正效实之士咸愿为用,此德胜也。

仅有四条,但司马光参考了此二处的记载,综合为一,写进了《资治通鉴》。而这就成了我们了解历史上的曹操其人的智慧与品德的最好资料,通过与袁绍的比较,使曹操的形象更为丰满和突出,《三国演义》和不少戏剧对曹操的丑化,在这些经过历史学家所鉴定过的历史文献的详实记载面前,就显得太虚假和可笑了。

曹操与袁绍官渡之战前的双方才能的比较

曹操

曹操与袁绍官渡之战前的双方才能的比较

曹操与袁绍官渡之战前的双方才能的比较

曹操与袁绍官渡之战前的双方才能的比较

郭嘉

曹操与袁绍官渡之战前的双方才能的比较

荀彧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6日 04:49:16
下一篇 2021年9月6日 04:49:42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