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作者|宁镜诚“我累了……”这是周总理临终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众所周知,周恩来自小便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志向,他一生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甚至到他生命

# 作者|宁镜诚

“我累了……”这是周总理临终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众所周知,周恩来自小便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志向,他一生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甚至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周恩来都在为国家考虑,并一手促成了邓小平的复出。

鲜为人知的是,邓小平得知周恩来去世后,立即下达了3项命令稳住局面,并亲自主持了周总理的追悼会。

邓小平的3项命令背后有何深意?他和周恩来之间又有着怎样的感人经历?这恐怕要从1974年,周恩来因病住进305医院开始说起。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1974年6月,周恩来因恶性肿瘤复发住进305医院。众人不知道的是,周总理此次离开居所中南海西花厅后,就再也没能回来。

一年后的某天,躺在病床上的周恩来望着默默坐在身旁的邓颖超,突然说道:“我肚子里有很多很多话没和你讲。”

邓颖超望着周恩来,拉过他的手留恋地说:“我也有很多的话没给你讲。”两人说完,就互相望着对方。

过了良久,邓颖超才安慰周恩来说:“只好带走嘛!”

周恩来听罢,沉默无言。

他们都知道,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1975年1月13日至17日,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身患重病的周恩来强忍疼痛,全程站着在大会上作了《政府工作报告》。

彼时随着周恩来日渐虚弱,毛泽东的身体状况也变得不容乐观。紧要关头,邓小平扛起重担,开始主持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日常工作。

邓小平不负众望,仅仅9个月时间,国内形势就大为好转。

朱德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很少夸人的他称赞邓小平说: “在毛主席的领导下,由邓小平同志主持中央的日常领导工作,很好。”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镜头另外一端,随着周总理病情的不断恶化,1975年10月的一天,邓颖超把周总理的秘书钱嘉东、赵茂峰、纪东和赵炜都叫到一处,并首次将周总理的病情告知他们,以便让众人提前做好准备。

只听邓颖超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组织决定,让我告诉你们四位秘书,应该知道有关恩来同志的病情。他得的是不治之症——癌症。据医生判断,不会超过明年春节,你们要有思想准备。”

赵炜等人一听,心先是一紧,眼泪就要忍不住夺眶而出。可是看着眼前憔悴的邓大姐,众人极力克制内心的悲痛,直到出门后,这才放声大哭。

无论是周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还是他的老战友,众人在周总理生命的最后的时光,都拼了命地想陪他多呆一会,哪怕是一分钟也好……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周恩来的众多战友中,叶剑英无疑是去病房频率最高的人。得知周恩来患上癌症后,叶剑英只要有时间就和主治医生联系,了解治疗进程。他经常对医生嘱咐的一句话就是:

“要想一切办法,能延长一天就延长一天,哪怕是多延长一小时一分钟,只要可能,就要尽到医疗方面的最大努力和责任!”

叶剑英每次去医院探望周恩来,都不会空着手。他或是带上家中炒好的饭菜,或是带一条自己钓的草鱼给周恩来补补。因为他知道,周恩来最喜欢吃鱼。

随着周恩来病情日益加重,叶剑英基本上每天去医院探望,每逢处理重大问题,他更是必来请示汇报。

起初,两人一谈就是几个小时,遇到有争议的地方,他们还会争议一番;慢慢地,周恩来的声音逐渐变得微弱,两人的谈话时间被不断压缩,叶剑英也越坐越贴近周恩来。直到最后,周恩来甚至连一个小时都无法坚持,两人一个站着,一个躺着,见面也只能互相望着,打声招呼。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叶剑英

时至今日,周恩来的卫士长张树迎仍旧记得周恩来和叶剑英最后一次谈话的场景:

> “叶剑英进来先握了握周恩来的手,因为周恩来早已卧床不起,他只能微微一笑,表示他很高兴。叶剑英欲言又止,但看看身边有医护人员,就叫大家暂时先出去,并说无论是送水送药,不去按铃不许进。但医生护士也不能远离,便在屏风外监视着周恩来的心电示波仪。”

这是两位老友的最后一次谈话,其中深藏的战友之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来医院探望周恩来频率最高的,除了叶剑英,就数邓小平。

据统计,在周恩来住院的1年零7个月时间里,邓小平共来医院探望63次。除去每次大手术后的10天内不便探望外,邓小平大概每6天就来医院一次。

邓小平之所以经常前来看望周恩来,除了他和周总理自青年时期赴法留学建立的深厚感情外,邓小平还有很多工作上的问题要请教周恩来。

周恩来对于邓小平而言,亦师亦友。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1976年1月8日9时许,周恩来病床外突然铃声大作。

陈在嘉大夫听到铃响,连忙和众人跑到病房,看到监护器上周恩来的心跳持续下跌,众人赶紧采取急救措施进行抢救。

一番操作之后,不见任何效果。荧光屏上,只见一条直线划过,陈在嘉大夫哭了。

周总理,这个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奉献了毕生心血的伟人,在1976年1月8日9时57分,永远离开了我们。

画面的另外一端,邓小平等人正在开会。得知周总理去世的消息后,向来沉稳的邓小平“嚯”地一下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一位同志说道:“周总理逝世,大家说怎么办?”

此时已经走到门口的邓小平猛地转身,平静地下达命令道:

“一、立即向毛主席报告,组成治丧委员会;二、以中央名义发讣告,通知各驻外使馆降半旗;三、命令海边防部队,进入一级战备。”

一旁的叶剑英听罢,赞同道:“我去通知作战部。”

邓小平的3条命令中,前两项属于程序性操作,最后一条则是重中之重。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那么,邓小平为何下令海边防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在具体阐述之前,笔者需要先解释一下什么叫战备等级。

战备等级,其实是对军队战备程度的级别划分,是一种等级战备制度。比如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战备等级就分为四级战备、三级战备、二级战备和一级战备。

其中,一级战备最为紧要,它指的是局势极度紧张,针对中国的战争征候十分明显时,部队所处的战备状态。

有读者可能会问,建国后,周总理不是一直负责国家的外交么?为何周恩来去世会引发如此震动?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笔者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周恩来虽然在外交方面颇具世界影响力,但其军事造诣同样不容小觑。

1924年,周恩来回国后即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一职,3年后的南昌起义,周恩来亦是领导者之一。

后来进入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周恩来又先后担任中央军委书记、中国工农红军总政委和中央军委副主席(遵义会议后为中央三人军事指挥小组成员)。

抗日战争爆发后,周恩来继续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并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兼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直至1949年10月19日才卸去总参谋长一职。

最直接的例证就是,1955年授勋时,朱德等10位开国元帅从毛主席手中接过元帅军衔后,都十分敬重地向周总理敬礼说: “你也是元帅!”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周恩来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创建人之一,这样一位功勋卓著的人物,当他去世,自然会对国家造成深远的影响。

结合以上种种,邓小平下达最后一条命令就变得不足为奇。

至于周总理去世后,邓小平为什么可以下达命令,除了他本身的级别外,他和周恩来的深厚感情也是一部分原因。

1924年,周恩来和邓小平赴法留学期间,周恩来负责《赤光》杂志的编辑、发行和主要撰稿,邓小平除了投稿外,后来还负责印刷。

在此期间,两人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一晃许多年过后,就在1972年1月10日,毛主席在参加陈毅元帅的追悼会上,公开声明邓小平的问题是人民内部矛盾。

周恩来迅速领会了毛主席的意图,并示意陈毅的亲属把这一评价传出去,为邓小平的复出制造舆论。

一年后,周恩来带病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就邓小平同志复出后,党的组织生活的恢复和职务安排问题展开多次讨论。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1973年3月9日,周恩来写信给毛泽东:

“关于恢复邓小平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职务情况,政治局认为中央需要做出一个决定,一直发到县团级党委,以便各级党委向党内外群众解释。”

毛泽东批示同意后,这份关于邓小平复职的文件便被送至邓小平本人面前。

可以说,周恩来一手促成了邓小平的复出,并竭尽所能地将他扶上马,送一程。

那年4月12日,邓小平以国务院副总理的身份出席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欢迎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及其夫人的盛大宴会。

邓小平就这样,一步步站稳了脚跟。不单单是周恩来,毛泽东本人对邓小平也极为欣赏,他称赞邓小平“柔中寓刚,绵里藏针”,办事能力很强。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后来即便是1975年9月20日,周恩来进手术室前,仍当着众人的面称赞邓小平: “过去一年的工作你干得很好,比我强得多!”

此举意在给邓小平铺路,周恩来用心之良苦,让人感慨万千。

镜头拉回周总理去世当天。

那天上午10时,毛泽东正在病床上听工作人员给他念文件。因为得知周恩来的病情不容乐观,毛泽东彻夜难眠。

这时,警卫员张耀祠匆忙走近毛泽东的卧室,并将周恩来去世的消息告诉了毛主席。毛泽东听闻周恩来去世后,先是一愣,然后点点头,沉默无言。

过了好一阵子,毛泽东抬头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道: “走了,他也走了。” 话音未落,老人家潸然泪下。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镜头另一端,因为朱德刚出院不久,组织担心周恩来去世的消息会让他悲伤过度,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告知他周总理去世的消息。

当天下午,朱德接见完外宾之后,早已得知噩耗的康克清为了让他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就试探性地说:“总理病情最近又有恶化。”

朱德听完,有些难以相信:“不会吧,他的手术做得很成功,怎么会这么快就恶化了呢?”

“反正情况不是很好。”康克清回应说。

“有那么多的好大夫给周总理治病,病情不会发展得那么快!”朱德此时仍乐观地看待老战友的病情,并没有意识到妻子话中藏着的意思。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可纸终究包不住火。

当晚8点,当收音机里传来周恩来逝世的讣告时,朱德愣住了。他环顾四周,看着一个个泪流满面的家人,这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朱德就这样坐在那里,任由眼泪从脸上滑落……

话说周总理去世前,早就对自己的后事做了安排,他说: “把我的骨灰撒到江河大地去做肥料,这也是为人民服务。活着为人民服务,死后也要为人民服务。”

于是,就在周恩来去世当天上午,当邓小平等人来到医院后,邓颖超向众人传达了周恩来生前的要求:

不保留骨灰,将骨灰撒掉;后事处理不要特殊;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听完邓颖超的话,一旁的李先念反对道:“不行,不开追悼会不能拿周总理来开刀。这样的话我们没法向全国人民交代。”

他的话得到在场众人的一致赞同,大家都觉得,即便是改革悼念形式,也不能从周总理身上开始改革。

后来经毛泽东批准,中央同意不保留骨灰,但追悼会和遗体告别照常举行。

周总理在人民心中有多重要,十里长街送总理就能窥得一二。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曾担任周恩来秘书,后来又担任邓颖超秘书的赵炜回忆当天的场景时感慨道:

> “那天刚出北京医院,就看到外面已经有人聚集,再一拐到王府井南口往西,北京饭店的位置,一看外边怎么那么多人,里三层外三层,因为我和大姐坐的车是用纱帘挡着的,我就扒开窗帘,说,大姐你看,外面人特多!”

正如冰心说过的那样: “周恩来付出的爱最多,他得到的爱也最多。”

人民对周总理的感情之深,可见一斑。

1976年1月14日下午6时,吊唁活动结束。半个小时后,邓颖超被人搀扶着走入灵堂,她先带着大家向周恩来三鞠躬,然后端着骨灰盒,对众人说道:

“我现在手里捧着周恩来同志的骨灰,向在场的所有同志表示感谢。”

话音未落,在场人哭成一片。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1月15日,周恩来追悼会结束后,老人家的骨灰被撒在了北京城上空、密云水库、天津的海河和山东的黄河入海口。

为什么要撒在天津的海河,因为天津是周恩来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思想发生重大转折的地方,也可以说,那是他梦开始的地方。

文章末尾,笔者忽地想起1917年,周恩来在日留学期间写下的一首诗,彼时中国内忧外患,但周恩来胸中却燃烧着熊熊烈火,只见那首诗写道:

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

周恩来去世后,邓小平紧急下达3项命令,叶剑英:我去通知作战部

一一END一一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6日 04:57:57
下一篇 2021年9月6日 04:58:23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