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是什么意思?

缅怀,显情怀谭华川人,是有情怀的。2021年7月7日,小暑,是二十四个节气中的第十一个节气,夏天的第5个节气。2021年7月7日,是“华川心路”微信公众号推送《倒灌小学的张义槐校长

缅怀,显情怀

谭华川

人,是有情怀的。

2021年7月7日,小暑,是二十四个节气中的第十一个节气,夏天的第5个节气。

2021年7月7日,是“华川心路”微信公众号推送《倒灌小学的张义槐校长》小文章的日子。

2021年7月7日,是张义槐校长“上山”的日子,“上山”一词是山里的土话,意思是“下葬”。 坟墓又叫坟山(山里的坟头多是小土山形状的),下葬就是进坟山,所以叫“上山”。

我以为,张义槐校长的家人们选择这个“小暑”节气日子把他老人家送上山,是吉祥的,如意的,也是符合他老人家本意与心愿的。

自古以来,人世间就是以天立道,以地立道,以人立道。《三字经》中说:“三才者,天地人。”看来,天地人才是这个世界的组合。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活着的人,行走在天地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朝着自己理想的生活前进,日子越来越好。同样,逝去的人,静卧在天地间,保佑着子子孙孙亲朋好友左右四邻健康平安,生活越来越美好。

我们再来看小暑节气中的“暑”字,上面是“日光”,中间是“土地”,下面是“人”。“暑”字把我国古代“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体现得淋漓尽致。我们在四季轮回中,去发现人与自然的关系,去彰显人的情怀。

我想,张义槐校长生前一直奉行的甚至谨守的格言就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因为,我的《倒灌小学的张义槐校长》一文推送后,收到了许多微友的留言,他们纷纷缅怀张义槐校长,并述说他们与张校长的那些过往,那些情怀。

众生有情,情怀难得。如今,物质极大丰富,温饱问题早已解决,吃穿不愁。少吃一顿,少穿一件衣物,毫不影响人们的生存。可,情怀才纯真才恒久才美好。

缅怀,显情怀

刘立殳老师的墨宝

刘立殳老师在我的微信公众号里留言:“今晨读了华川的文章,深感内疚,老师去世,我没奉上一朵白花以寄哀思,想借华川之悼文发个朋友圈不能,只有默表哀思,愿老师一路走好,早登极乐天堂!”

刘立殳老师是我初中同学刘奇的堂兄,从拔山中学退休后居住在四川成都市。今天上午,他多次问询堂弟刘奇:“为什么我想转发华川的文章不成功?”刘奇联系我后,我告诉了微信公众号文章的分享步骤与方法。后来,我们互相加了微信号,成了微信好友。其实,刘立殳老师很早就关注我的公众号了。

看了刘老师的留言,我知道他真是急了,他和张义槐校长的那种感情极为真诚,对于没能到追悼会现场送恩师一程感到极度内疚。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又有多少张义槐校长的亲朋好友、学生同事、故交知己等只能在远方缅怀?心到,情谊到。我想,张义槐校长在九泉之下会理解我们的心情,也绝不会怪罪的。更何况他在生前就是一个极为大度善良的人呢?

好事多磨。刘立殳老师终于在朋友圈里分享我的小文成功。他写道:张义槐校长是我的启蒙老师。他1964年拔山中学高中毕业,回乡就到我们尖山村玉皇庙做村小老师,教我一年,后调到长兴(肖沟桥)村小任教。1977年9月我和他在柳塘村小教初中,他教数学和英语,我教语文和政治。共事9个月后,我于1978年4月离开柳塘村小去读中师文史班。后来,我在马灌中学任教,张校长邀请我为倒灌小学书写校名,我写了,张校长乐意接纳。在他任倒灌小学校长十多年的时间里,用的都是我写的校名。我实在很怀念他,与他的交往一一在我眼前闪现。以后,我回家乡去一定会到他墓前拜一拜。

我完全相信刘立殳老师会到张义槐校长的坟前焚上一炷香、烧一叠纸钱、燃放一挂鞭炮。这一切似乎对逝者来说毫无用处,但是,它表达的是生者对逝者的情真真,意切切。

按照山里的风俗,依据老一辈的说法,逝去的人会托梦给生者的,生者会时常到墓前看一看的,去还逝者的愿。

每一个坟墓里都安葬一个故事,每一个坟墓里都埋葬一世情缘。人们到逝者的坟墓前祭拜,那些故事那些情缘会显现。中国自古讲入世之道,对逝者的想象是紧密联系现实世界的:逝者在那个天地里需要热闹、需要喜庆、需要金钱、需要光明、需要安慰、需要人情世故等等。对逝者的寄语,都是我们对现实世界的追求。坟墓埋葬的是过去,留恋的也是过去,但,它们都属于我们生存者的现实。

所以,冯骥才说:“死亡并非凄惨,并非一片空茫。”我们生者一直在惦念逝者。如此说来,坟墓是代表逝,也代表生。

缅怀,显情怀

《花开莲现》谭亚琳 拍摄

刘忠老师在我的朋友圈里留言:张义槐校长与我同年生。初高中时,我们是同级的学友,只是就读于不同的学校。从教后,他在倒灌乡,我在高洞乡。我们曾是同命相怜的民办教师,我俩的关系很好!只可惜,他感染上了不治之症,先于我离开人世,真是很痛心很遗憾。我只能说:“安息吧!张义槐老同学!”

天底下,哪有什么天长地久啊?

刘忠老师对张义槐老同学的情缘倾诉简直是在泣血。特别是那句“我们曾是同命相怜的民办教师”,让我看了心凄凄焉。我是在民办教师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民办教师的境遇我是知道的。现今的教育教学可谓高大上,可是根本离不开一代代民办教师的倾心吐血般的付出。几十年来,广大民办教师忠诚于我们的教育事业,在基层学校在农村学校,作出了重大贡献,他们不应该被时代抛下,不应该被我们忘记。

倒灌的土是深褐色的大土泥,粘性足够强,由深褐色泥土堆成的小土山里,躺着一个刚刚睡去的灵魂,很寂寞地躺着。他也曾激情满满地活着,也曾真真切切地爱着,他爱世界的一切。如今,他正深深地睡着,睡得很深很深,不管儿女子孙怎样悲天抢地地哭喊,他就是不睁眼看一看;不管亲朋好友怎样歇斯底里地哭叫,他就是充耳不闻;不管知己故交怎样掏心掏肺地默念,他就是不醒来。他不再醒来,只留给我们缅怀,而我们只能缅怀。

生命中,如果真有灵魂,我真愿意与小土山里的他对话,听他缓缓地倾诉,听他讲病魔的魔性与无情,听他说他曾用心灵与虔诚感知过这个世界,早已无怨无悔。因为,他给倒灌这个家乡飘逸过清香与芬芳,他曾热爱过这片丘陵般起伏跌宕的土地。

我真想把我写的《倒灌小学的张义槐校长》唱读给他听。对,是唱读。那些年,我们在倒灌小学的每一个清晨都会朗读课文。但,那不是朗读,是唱读,像唱歌一样地读课文。用倒灌话读课文,现在想来是多么地美好,是多么地具有乡土情怀。我还想对他说:“关注您,阅读这篇悼文的微友很多,一天还未过去,就有1500多的阅读量。这不是我的小文写得好,而是您的为人处事好!”

是的,那倒灌果园村的小土山永远关闭着外出的门,可关不住人们的缅怀,也关不住过往及来世的情怀。一切都在显灵,我们善良的长者。

一位叫“花间烟秀”的微友关注了我的“华川心路”微信公众号并留言:写得不错,很真切!见真情!

是的,情在真,情怀也在真。真善美,真善美,善美在于真不真。这也是我今天推送《倒灌小学的张义槐校长》一文后,十几个小时内就有1500多的阅读量,有更多的微友在转发分享。我想大家关注的就是真,真情,真情怀,都在真缅怀。

感谢一位叫“红黑 1899”的微友,您正好是第818位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的微友,我截屏保存下这美好的一刻。因为,那时我刚好在上海818画室陪伴孩子学画画。

缅怀也好,显情怀也好,我们都在感恩,对生命的感恩,是对生命的敬畏!也是对故人的最大尊重!更是对自己的最大尊重!

人,最后留下的只有情怀了。 2021年7月7日夜 上海虹口 (本文来自谭华川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6日 05:15:04
下一篇 2021年9月6日 05:15:11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