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情是什么意思

张江是家里的独子,他大学毕业后,在父母的支持下开办了自己的公司,不久他和高中的同学小云结婚。他公司的生意红火,两个儿子也先后出生了。小儿子出生后,他的妻子小云辞职

张江是家里的独子,他大学毕业后,在父母的支持下开办了自己的公司,不久他和高中的同学小云结婚。

他公司的生意红火,两个儿子也先后出生了。小儿子出生后,他的妻子小云辞职做了全职太太,张江也把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很快有了百万身价。

小两口的日子令人羡慕,然而,这个外表和美的小康之家,其实早就有了很多不和谐,小云原本个性强势,辞职在家后更是说一不二。尤其是为了孩子,两人会经常发生争执,冷战,分居更是常事,感情已不是从前那样。

一天,张江发现小儿子手里拿着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在玩,当时这款手机价值5000多元。

张江一向不主张儿子用手机,怕他玩游戏,就责怪妻子几句,“你怎么这样惯孩子,他还是一个初二的学生,正是学习的关键时候。”小云一下打断他的话,“别人家的孩子都有苹果,我儿子为什么不能用?咱又不是没钱买不起。”“孩子现在正在上学,他的精力要放在学习上,再说,这不是钱不钱的事,要培养孩子节俭的好习惯。”“要节俭你自己节俭,我不舍得苦孩子,人家孩子有的我们孩子也可以有。”

张江很生气,这时他接到一个朋友约他喝酒的电话,反正在家心里也不痛快,他就爽快答应了。

这次一起聚会的有七八个人,都是他的老朋友,只有挨着张江一边坐的一个叫姜敏的女人,是他第一次见。

姜敏喝酒很爽快,几杯酒下肚,两人聊得十分投机,姜敏和张江同岁,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她的丈夫李彬是一家单位的领导,两人有一个13岁的女儿,刚刚上初三。

聊到孩子的教育问题,张江和姜敏的教育观念非常一致,共同话题就更多了,当天晚上,两个人就留了电话。

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漂亮温柔的姜敏开始走进张江的心里,与此同时,能干又善解人意的张江也给姜敏留下了深刻印象。

姜敏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在乎感觉的女人,而她的丈夫李彬当领导惯了,大男子主义非常严重,平时对她态度非常粗暴,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给妻子下不来台,时间长了,姜敏害怕和李彬一起生活。

两个在家庭生活中因为失望慢慢变冷的心,在这偶然相遇后,骤然碰出了火花。

几次约会后,两人超越了最后的防线。就这样,他们偷情两年竟无人知晓。随着偷情次数的增加,两人越来越难以割舍。

但是两个人互相都有各自的家庭,他们要面对这种双重的生活,不堪忍受,两人商量各自离婚,然后两个人重新组合家庭。

张江打算瞒着他的老婆以感情破裂为由提出离婚,然而姜敏却不同意,他真诚地劝张江,我们已经做错了,如果再去欺骗他们一辈子,良心会不安,不如向他们承认错误,请他们成全。

为了避免离婚受阻,张江听从了姜敏的意见,接下来两人分头行动。

张江提前将财产作了清理,趁两个儿子去上学的时候就给妻子把事情挑明了。得知丈夫已经出轨两年,小云气得浑身发抖,一再追问那个女人是谁,张江把和姜敏相好的经过讲述了一遍,他又承诺了说,别的你就不要问我了,我有错在先,但我真心弥补。

小云是一个强势的女人,从不说软话。他见丈夫态度如此坚定,知道也无法挽回。就狮子大张口将丈夫的公司和家里的住房还有门面房全部据为己有,这才同意离婚,两个孩子也归她。

然而,张江心里并不轻松。在他看来,离婚只完成了一半,他和两个儿子感情都很好,只有儿子不受到伤害他才能放心离开。

令张江意外的是当他和两个儿子谈起离婚话题,两个儿子虽然表示希望爸妈不要离婚,但他们反应还算平静,尤其是小儿子还主动告诉他,说妈妈告诉他们两个了,爸爸妈妈离婚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作为孩子,不能干涉。离婚后,爸爸妈妈还像从前一样爱他们。说完小儿子抱住张江的脖子说,爸爸,你还会像以前那样关心我和哥哥吗?张江紧紧的抱住小儿子,哽咽着说,儿子放心,爸爸永远爱你们。

张江顺利离婚 ,可姜敏那边从一开始就陷入了鸡飞狗跳的战局。姜敏提出离婚比张江晚一个月,确认张江进展顺利后,姜敏才开始了行动。

当时她的女儿菲菲利用假期和几个要好的女同学去周边游玩了。她趁着女儿不在,就和丈夫摊了牌。

丈夫李彬一听勃然大怒,当时他正在看电视,一气之下竟然抓起遥控器摔在地上,还把家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一边砸一边大吼:“你竟然在外面背叛我两年,现在让我成全你们,休想,我大小也是个领导,被人戴了绿帽子,传出去我怎么见人?我死也不会跟你离婚的!”李彬气的五官完全扭曲。

丈夫情绪失控,本来一直就怕丈夫的姜敏不敢和他正面冲突。她想等丈夫平静下来,再和他好好谈谈。

没想到,几天后,李彬去火车站接游玩回来的女儿,在回家的路上居然把妻子的丑行全部告诉了女儿。为了让女儿和自己站在统一战线上,他肆无忌惮的诋毁说,姜敏不知廉耻和人偷情,天理不容。还教女儿,只要妈妈离婚,永远都不认这个妈妈。

李彬见女儿伤心掉泪,他也哽咽着说,你好好劝劝妈妈,只要她肯悔改,爸爸什么都原谅。

平日里,女儿和妈妈感情非常好,娘俩几乎形影不离,可是在爸爸的挑拨下,菲菲对母亲又不舍又痛恨,坚决跟爸爸表态:“爸爸,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她拉回来。”李彬说:“好女儿,爸爸就是这个意思,只要你跟爸爸在一起,相信你妈妈离不开这个家,为了你她也会妥协的。

女儿回家后,姜敏迎了上去,菲菲一脸蔑视,说:“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不用说了,如果你想让我喊你妈妈,就不要离开这个家,否则我永远都不会认你这个妈妈。”

女儿的话把姜敏一下击倒了,她哭着给情人打去电话,说丈夫在背后捣鬼,她原本打算离婚,除了女儿什么都不要。但是没想到,女儿这种态度让她不敢再轻举妄动。这时候,张江鼓励情人不要气馁,要学他好好和孩子沟通。

趁李彬出差不在家,姜敏决定抓住这个机会跟菲菲好好沟通一下,她特意给女儿做了她喜欢吃的饭菜,可是女儿就吃了一口,就把筷子放下了。她逼问母亲打算怎么办?姜敏坦诚道:“妈妈在婚姻中有污点,不代表我就是个坏妈妈,这些等你长大了,你才会明白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我与你爸爸真的走不下去了。但是即便我们离了婚,都不会影响我对你的爱。”

然而,正在青春期的女儿言辞固执,性情偏激,她的态度非常决绝:“我不管你怎么说,只要你离婚,就永远别想见到我,我们母女一刀两断。”

女儿寸步不让姜敏无计可施,她给张江发短信,说自己心如刀割,要求见面商量对策。

两人见面后,姜敏对张江哭诉,离婚前,她做好了一切困难的准备,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女儿这样的态度,面对情人的心力交瘁,张江安慰她慢慢想办法。

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认为症结出在李彬身上。在张江的建议下,姜敏又掉头央求丈夫,不要让女儿夹在父母中间,带给孩子更大的伤害。

李彬却更加固执,你的丑事,是对女儿最大的伤害,只要你迷途知返,我也有办法让女儿原谅你,你想就这么离婚,压根儿没门儿。

见女儿这步棋起了效果,李彬越发在女儿身上做起了文章,女儿和妈妈闹得越来越僵。

姜敏越发绝望,离婚的决心早已土崩瓦解了,长时间耗着,对已经离婚的张江也成了折磨,为了让情人速战速决,张江认为和儿子们沟通的方法不错,决定亲自找姜敏的女儿交流一下。

在放学的路上,张江找到了姜敏的女儿。哪知他刚说明自己是谁,菲菲就非常反感,大喊大叫起来,张江怕别人误会,只有狼狈地走开了。

张江不甘心,当晚他又频频给菲菲发短信,试图说明说服菲菲,那知菲菲见了信息,冲到妈妈面前大喊大叫,质问妈妈凭什么把自己的电话告诉张江,跟妈妈吵完,菲菲哭着回到卧室,反锁了房门。

姜敏看到女儿房间半天没有动静,觉得很不踏实,就去敲倩倩的门,可无论怎么敲,菲菲始终没有半点反应。

她紧张起来,就喊来同在一个小区住的弟弟帮忙撬开了门,结果发现茜茜割腕了,两人急忙打120,多亏抢救及时,菲菲才脱离生命危险。

见女儿不惜以生命阻止自己离婚,姜敏与张江说了情况,越想越后怕。她哭着说:“这一切都是李彬捣的鬼,可是我连半句责备的话也不敢说,否则他就会越发挑拨女儿,我现在压根不敢再提离婚的事,现在我心如刀割左右为难,不知怎么办才好。”一想到女儿自杀的场面,姜敏就经常做噩梦,她不敢再提离婚了。

对妻子的变化李彬看在眼里,心中暗自窃喜。接下来,他又怂恿女儿,要求妈妈和张江分手,姜敏抵不住女儿带来的强大压力,她终于向情人提出了分手。

张江难以置信,他失去了一切只为苦守情人解脱,想不到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他不甘心数次挽回,可姜敏却痛苦不堪的无计可施。

一对挣扎在情感漩涡里的情人,纠结者,实在难以想到解除困境的方法。

终于在一天晚上,他们鬼使神差地商量出一套方案,殉情自杀 ,到另一个世界去做夫妻。

于是两个人来到张江公司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这是两人经常约会的地方,两人定好了房间,本来计划晚上十一点半双双割腕自杀,由于姜敏害怕自己下手太轻,她央求张江果断的给她一刀。

见心爱的人如此痛苦,张江接过水果刀,连续在姜敏胸部捅了两刀,随后自己割了腕,随着鲜血汩汩流下,张江也渐渐失去知觉,半个小时后,服务员来查房,发现了躺在血泊中的一对情人,急忙报警。

但是姜敏已经因失血过多死亡,张江还有生命体征,他被送到医院后捡回了一条命。

张江和姜敏在不被人所知的情况下,选择能够对自己的另一半坦诚相告,选择净身出户,还算有良心,但是他们缺乏对社会人情的判断经验和策略,认为坦白和净身出户就能最大程度求得心安,求得原谅,实际上,这种明目张胆对当事人的伤害更大,一步错步步错,无论任何借口,婚外情都是不道德的,都该受到谴责!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26:31
下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26:33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