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美术中心怎么样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阳春白雪,下里巴人,泼墨山水,喷漆涂鸦,艺术向来雅俗共赏,造型艺术更不破例:精描细工装裱置于厅堂高阁,或信笔寥寥摆在街头地摊。

艺术就像自动贩卖机,货架上的商品不定时上新,有清茶有烈酒,而涂鸦就像是五颜六色的碳酸汽水——年轻心灵的热情与躁动启动了按钮,咕噜噜摇摆着跳下来,伴随着“刺啦”的响声,“唰”地喷涌而出的是斑斓绚丽的火花

像所有年轻自由的心灵一样,一个少年投进了名为热爱的“硬币”,按下了涂鸦汽水的“按钮”,取出它并恶作剧似地狠狠摇晃,然后对着斑驳的墙壁拉开汽水拉环,随着气泡不断喷涌而出一笔画下自己的名字。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独库公路Duku Road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少年名叫Donis,你愿意听听他与涂鸦的故事吗?

Donis涂鸦艺术家履历

2016受邀参加兰州A8国际涂鸦艺术节阿拉善腾格里

“英雄会”国际音乐节涂鸦嘉宾

2016接受vice中国新疆涂鸦专栏访问

2017长沙嘻哈潮圣涂鸦邀请赛冠军武汉蓝涂

blueprints涂鸦邀请赛冠军

2017铜川乡涂国际涂鸦邀请赛裁判

2017泉州“肆意烟火”涂鸦艺术节嘉宾

2017阿拉善腾格里“英雄会”国际音乐节涂鸦嘉宾

2018西安Elmentfight涂鸦街舞赛事裁判

2018江小白joyinbottle国际涂鸦邀请赛事冠军

后续受邀去德国柏林涂鸦艺术节

2019江小白yolo国际涂鸦邀请赛冠军嘉宾

2019云南昆明玩物造志涂鸦活动受邀嘉宾

2019银川Ccmall四周年庆特邀涂鸦艺术家

作品收录于香港涂鸦杂志「invasian」

作品收录于荷兰街头艺术杂志「SAM」

作品收录于中国唯一独立涂鸦杂志「无妥协方式」

2020乌鲁木齐高台艺术中心参展“奇遇历险记”艺术家联展

2020参展泉州bench亚文化艺术空间“登月”国际艺术联展

Meetingofstyle国际涂鸦赛事2016-2019四届中国北京站应邀嘉宾

2020参展乌鲁木齐高台当代艺术中心十位青年艺术家“我也爱你”联展

2020西安O3station万圣节活动特邀创作涂鸦艺术家

参加2020爱奇艺特制新疆说唱纪录片“守望者”主视觉设计

2020南京扬子当代艺术博览会高台艺术中心参展艺术家

2020青岛东方时尚季涂鸦艺术节特邀创作

上海国际博览中心2020「fashion zoo」秘密墙参展涂鸦艺术家

2020北京789幻chicano文化艺术展参展艺术家

2020西安大华1935特邀涂鸦赛事裁判

2020香港streamsgallery「字油自在」write 4 fun涂鸦玩具展参展艺术家

2020「dos art fest」新疆艺术节北京站参展艺术家

2020参与品牌合作巴黎世家Balenciaga2020“hours glass”手提包七夕“我爱你”中文手写限量定制活动,网络浏览阅读达2.5亿

2021上海创智汇「松风水月」大型玻璃房装置参展艺术家

2021杭州龙湖天街「earth hours」涂鸦活动特邀艺术家

2021参与eggsoul上海tx淮海店装置视觉设计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Donis与巴黎世家Balenciaga2020 “hours glass”合作手提包七夕“我爱你”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结缘

没有一个艺术家的第一笔就是惊人杰作

要说他与涂鸦结缘,那得溯回2008年,和很多喜爱嘻哈文化的初高中生一样,Donis与身边很多朋友一起追赶潮流,听hiphop音乐、跳breaking、穿大码的衣服、在少为人知的角落里涂涂画画……

大家每天在一起玩耍,久而久之,追赶潮流变成了爱好,Donis平时也喜爱随手涂涂画画,因而对涂鸦文化情有独钟。

没有什么被苹果砸到脑袋的契机,自然而然地,Donis与伙伴一起在嬉闹玩耍中拉开了涂鸦“汽水”的拉坏。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Ocean Flow

如同所有艺术家一样,Donis的第一笔涂鸦潦草而随意,只是在一面墙上抹了两笔。

现在回想起来记忆都有些模糊了,他只记得第一次草草涂鸦时心情很不爽,就像是年少时试卷上因粗心而填错的答案,事后拍掌嗟叹,不尽人意。

因为第一笔十分不爽,所以有了第二笔、第三笔、第四笔……慢慢地,兴趣变成了爱好,爱好带来了报酬,爱好体现了价值,虽偶有小插曲,但他乐在其中。

就像影视剧里出现的一些叛逆的少年一样,他与三两好友一起拿着喷漆,偷偷在某个角落的墙面上信笔涂鸦,大功告成之时突然有人出现,在怒气冲冲斥责声中,他们嬉笑打闹着仓皇地溜走,同时也不忘留下象征自己张扬个性的符号。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北京798Mmetting Of Style

Donis的家人并没有反对他投身涂鸦艺术。有一次他因涂鸦进了派出所,父亲将他领回来后虽然非常生气,但也一直没有干涉他的兴趣爱好。相比出名与成功,家里人在教育方面更注重孩子的健康和品格。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江小白JOY IN BOTTLE国际涂鸦邀请赛2018冠军作品

我从未把涂鸦当成职业

它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尝试

也许许多人会有疑问,当艺术家如果没那么有名,能养活自己吗?

当被问及是否担心涂鸦艺术工作不能养活自己时,Donis回答:

“我一直没有把涂鸦作为我的职业,我随时可以去做些其他的事情。

我现在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一起研究涂鸦的风格和它在不同媒介的转换,也有很多不同领域可以去请教的人。

在这么适合做些创作的时间里,我也不想考虑能不能养活自己,先享受这段时间吧。”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在创作过程中,Donis 总是非常自信地面对所遇到的困难。他在乎的细节不是绘画或是表达的思想,画家的情绪和观察的角度在他看来更为重要。

一般情况下,画到自己觉得满意就没什么问题,但或多或少也遇到过灵感短缺的情况,这时,他找不到解决方法就增加创作量,先喷起来再说,也许喷着喷着灵感就来了。

在实现自己的作品价值变现的过程中,他也曾遇到自己的作品不被接受或要求更改的情况,他并不急功近利,而是选择一步步慢慢摸索,熟悉商业思路,继续完善作品。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江小白JOY IN BOTTLE国际涂鸦邀请赛2018冠军作品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在不断尝试中发现

维吾尔文与涂鸦的碰撞的火花

Donis说涂鸦一直在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那就是尝试。最初尝试只是兴趣,可这种兴趣却在一步步拓宽他的思维。

虽然究其本质涂鸦仍然是舶来文化,但尝试永远都没有错,他想加入更多属于自己的部分,让涂鸦和自己有更多的联系,或由自己来制定新的“游戏规则”。

就是在不断尝试中,Donis把维吾尔文作为元素融入到涂鸦作品中,将属于自己民族文化的标志与涂鸦艺术结合,实现了传统与潮流的碰撞,擦出了不可思议的美丽火花。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 上海五角场发生涂鸦艺术节创智汇字体空间装置 松风水月

维吾尔语是Donis的血液,以维吾尔文作为涂鸦元素,是他涂鸦作品最具个性的闪光点。

如果可以,他愿意继续不断尝试,不断创新,将更多属于新疆的优秀文化元素融入涂鸦,让更多涂鸦爱好者了解独具新疆特色的涂鸦艺术,向更多同龄人展示维吾尔族传统文化别具一格的魅力。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遇见更多好伙伴,探寻更大可能性

Donis 因涂鸦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好伙伴,与他们一起参加了不少比赛,由此打开一扇扇通往未知领域的大门,交流合作和竞争让Donis的涂鸦创作进入崭新的世界。

当谈及加入国内外知名涂鸦组织的时候,Donis的回答幽默而不失认真:

“2018年参加江小白国际涂鸦邀请赛时有幸得了冠军,当时的评委是美国最早一批涂鸦的一位老哥partone,大哥可能觉得我们画的挺有样儿的,也有可能想多吃些大盘鸡,邀请我们加入他们的团队TDS,非常荣幸能加入这个团队,可惜因为距离太远不能和他们一起共事。不过我们之间的交流和联系,让我能更加了解深入涂鸦这个事情。”

这次比赛取得冠军既是对他努力的回馈和鼓励,同时,能因此与国际涂鸦爱好者相互交流,也是他对涂鸦深入了解的一次机遇。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Donis 对涂鸦有自己的见解,如果你问他对涂鸦的理解,你能够明显感受到他言语背后的激动,向他人安利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时的激动心情,这种心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除非你和他一起拿起喷漆,尝试涂鸦创作。

近些年人们对于涂鸦的看法多了些包容和理解,甚至将有些涂鸦作品商业化,将涂鸦作品与服饰、店面装修、城市景观改造等方面相结合。

然而对于不了解涂鸦的人,肯定多多少少会带有刻板印象,有的人甚至会将涂鸦列在破坏公物的黑名单上。或许,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待涂鸦艺术。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江小白JOY IN BOTTLE 国际涂鸦邀请赛2019嘉宾作品

好的涂鸦也许会让破壁残垣焕然一新,让城市在现代化过程中被按下暂停键的“生命”重新流动起来,让布满灰尘、不起眼的角落以斑斓飞扬的姿态再度进入人们的视野。

比如,一面灰白斑驳的墙面,未经人为改造前在人们眼中也许显得单调无趣,给人的印象也就停留在了工业化,而倘若在这墙面上作画,这一景观带给人们的或许更多是独特的美感体验。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上海静安寺1877广场noname展览涂鸦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Donis认为,涂鸦文化是将城市作为展览馆的、举办个人及团队展览的过程。

也正因如此,未来他想多走出去看看,去更多国家、更多城市,去了解当地各具风格的涂鸦文化,探索更多未知领域,尝试并探寻涂鸦与各类元素的更大可能性。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西安大华1935涂鸦项目:西游

Donis想对你说

“其实我并不愿意让很多人知道涂鸦的运作方式,因为它的对立面实在是太多了,涂鸦越神秘越安全,当然涂鸦也有很多其他玩法,比如再加上风格绘画之类。不被理解没有关系,涂鸦这事本身自娱自乐的成分就很高。”

但无论你是否对涂鸦感兴趣,是否理解涂鸦文化,都不妨去了解一下它:

涂鸦是1973年左右开始玩起来的一种更像游戏的运动,涂鸦人会给自己取一个名字,然后把他的名字写在各个地方让人看到它。

之所以选择墙面等公共区域,是因为涂鸦野性的生长在街上可以更快地、不挑人地让更多人看到。

经典的玩法都是以all city(写满所在城市)为主的动机去做,基本分为三种方式:tagging(标记名字,多为用笔和喷漆,也有很多人用贴纸的方式)、thorw up(快速涂鸦,常见的为泡泡字类,可以快速取巧的把名字做大,多为用喷漆或刷色),还有piece(完整精致的作品)。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武汉新天地停车场涂鸦项目

涂鸦至今有近50年的历程,变化非常大,各地的涂鸦人尝试了很多视觉创新和玩法,这既是在完善自己的风格,也在丰富涂鸦的可能性。

我个人对于涂鸦的敏感点还是来自于字体和所在位置的精巧构思,字形上漂亮的走势和姿态,经典的味道永久不衰,这些特点正是涂鸦吸引我的地方,而这也是漂亮流畅的维吾尔文与涂鸦艺术相契合之处。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新疆高台艺术中心展览作品

关于Donis你可能想知道:

Q

1.Donis的涂鸦趣事

“参加国内多场涂鸦艺术展及相关活动时,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那一次内蒙古阿拉善涂鸦活动。

当天晚上遇到了十年不遇的暴雨和沙尘暴,我们在沙漠里,晚上突然惊醒,帐篷里都是暴雨的积水,大家全体逃难般躲在大建筑物里,相互取暖甚至烧筷子来生火取暖躲过一劫,白天出门看方圆两公里的整个活动场地一片狼藉,甚至还有汽车在昨晚爆炸了,印象最深的就是它了。”

Q

2.Donis谈涂鸦工作

“涂鸦更像是个具有互动性的公共艺术,它展示在街上和公共媒介上让更多的人可以很轻松的接触到它。

它从诞生开始到现在其实也算不上长久,它有游戏规则,但是也有很多人在规则之外找到了价值,除了做在街上很多人也在尝试换着介质来制作涂鸦,有意思的点可能就在它可静可动,就看有人怎么去玩了。

平时工作中材料和地点都不是问题,最怕我自己偷懒。”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Q

3.Donis的自信是创作的灵感来源

与Donis聊天你会产生回到学生时代的错觉,就像和同班贪玩的男同学一起开玩笑。

你会发现幽默风趣之外,Donis是个非常自信的涂鸦艺人,他人的质疑对他而言不足为道。

因为他坚信自己,他的作品、他的理念、他的观点,这些完全是他自己的思维输出,是属于他自己的一部分,质疑是别人的事,他从不放在心上。

Q

4.Donis与伙伴

不在乎他人的质疑与不和他人交流是两回事,Donis与志同道合的伙伴经常一起交流讨论。

他可以从不同领域的人们那里了解到更多没接触过的材质材料,同时他也会关注他们做事的风格,看看伙伴们有没有特别的地方,有备而来的交流总会碰撞出火花。

Donis说,新疆以前玩涂鸦的人还挺多的,现在感觉人很少了。

但也许有很多玩涂鸦的人还没有被发现,也或许和Donis交朋友之后你也会喜欢上涂鸦,开始尝试涂鸦创作,拉开涂鸦“汽水”的拉环,喷出一个新世界图景。

Q

5.Donis希望展现的涂鸦风格

“我想让我的作品有属于我血液里的部分,我会不断尝试,至于呈现,大部分时候我一直都在取悦自己,好的作品会自然透出感染力,不用刻意为之。

我的风格是完完全全属于我自己,就像你看见这个涂鸦就能立刻联想到我一样。我在完成作品后,剩下的交流只在作品和观众之间,当我的作品能表达出“我”这个个体或者能影响你的想法时,它就已经够了。

就像把房子装修完,请大家过来玩玩,但大部分时间还是你在跟它独处,我说的挺俗套,但是它也不复杂。”

把梵高剩余的颜料喷在街巷废墙上 | 涂鸦少年Donis

▲新疆乌鲁木齐卡乐士广场涂鸦

-END-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