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练成潜伏敌营22年,张治中不解:他是老蒋的红人,为何跟中共走

韩练成是开国中将中颇具传奇色彩的一位,他出身于马家军系统,却早已心向革命;他曾经为冯玉祥冲锋陷阵,被冯氏称为“共患难的战友”,却在中原大战中救了蒋介石的性命;他深

韩练成是开国中将中颇具传奇色彩的一位,他出身于马家军系统,却早已心向革命;他曾经为冯玉祥冲锋陷阵,被冯氏称为“共患难的战友”,却在中原大战中救了蒋介石的性命;他深受老蒋的信任,被老蒋视为“自己人”,却在解放战争中给了国民党军队致命一击。

建国后,韩练成的身份得以公开,张治中将军得知韩练成是地下党员,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大惑不解地说道:“韩练成是老蒋身边的红人,深受老蒋的器重,并没有像其他杂牌军出身的将领那样受到排挤,这样的人为何会跟中共走呢?”

韩练成潜伏敌营22年,张治中不解:他是老蒋的红人,为何跟中共走

周恩来总理微微一笑,解答了张治中的疑惑:“这就是信仰的力量,韩练成将军信仰的是共产主义。”

一:西北军名将

韩练成,本名韩继周,曾用名韩圭璋,1909年2月5日出生于甘肃省固原县(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县)。韩练成的父亲曾经是甘军董福祥部的一名哨官,因在作战中受伤,被迫返回家乡做木工,生活过得十分艰辛。1920年,甘肃发生海原大地震,韩练成被迫与父亲离开家乡,家境更加窘迫了。

1925年,不甘心庸碌一生的韩练成从同乡韩圭璋处借来一张中学文凭,用“韩圭璋”的名字考入了马家军马鸿逵部的军官教导队,走上了从军之路。1926年9月,马鸿逵率部投靠冯玉祥,所部改编为国民军第四军,参加北伐战争。

韩练成时任排长,作战勇敢,足智多谋,很快便在军队中小有名气了。当时,国民军总政治部长是中共党员刘伯坚,国民四军的政治处长则是大名鼎鼎的刘志丹。刘伯坚和刘志丹对韩练成十分赏识,多次找他谈话,向他宣传革命思想。在二刘的影响下,韩练成逐渐心向革命。

有一天,刘志丹与国民军政治部秘书林红找到了韩练成,递给他一张表格,对他说道:“圭璋,把这张表格填了,你就可以入党了,林红同志就是你的入党介绍人。”从此,韩练成正式成为一名共产主义者。

很快,四一二政变便爆发了,当时,韩练成的入党手续尚未完成,西北军中却在酝酿着剧变。在老蒋的压力下,冯玉祥踌躇再三后还是决定清党。当时,西北军中的党员纷纷被“礼送出境”,韩练成就此与组织上失去了联系,却被扣上了“亲共”的帽子,幸好冯玉祥对他极为赏识,对其进行了保护,韩练成才逃过一劫。

在西北军中,韩练成屡立战功,深受马鸿逵、冯玉祥的器重,做到了59团团长、骑兵团团长,是西北军中的一员名将。被冯玉祥称为“在北伐时与我共患难的战友”。1929年,马鸿逵离开冯玉祥,率部投奔老蒋,韩练成从此开始在老蒋的麾下率军作战。

中原大战时,中央军与西北军在豫东激战,老蒋乘坐专列,停靠在归德火车站亲自督战。战斗中,西北军悍将郑大章率领一支骑兵部队突袭归德,占领了机场,继而向归德火车站发起进攻。

如果让郑大章攻下火车站,那老蒋将成为冯军的战利品,形势千钧一发!跟随老蒋指挥作战的参谋长杨杰,向驻守归德的韩练成紧急求援。接到求救信号后,韩练成将一个团的兵力分作三路,一路用重机枪守卫归德城墙,一路趁着夜色出城,袭击郑大章的马场,第三路由韩练成亲自指挥,直奔老蒋的列车。

郑大章害怕马场被夺,急忙率部回救,韩练成挥军直击,斩获颇丰。老蒋经历了惊魂一幕,对韩练成十分感激,他亲自批示,破例授予韩练成黄埔三期毕业的身份,列入黄埔的学籍,韩练成成为没有在黄埔军校待过的黄埔生。

韩练成潜伏敌营22年,张治中不解:他是老蒋的红人,为何跟中共走

二:国军中的红人

1932年,国民党特务头子刘健群获知了韩练成曾与刘伯坚、刘志丹交往的消息,认为其有共党嫌疑,派人逮捕了韩练成,将其关押起来。三个月后,老蒋得知韩练成被关押的消息,大怒,将刘健群训斥了一顿,亲自批示释放了韩练成,并提拔其担任独立第十一旅旅长、镇江警备司令之职,1935年,韩练成被老蒋送入陆军大学第三期充电,毕业后获授少将军衔。

因为韩练成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老蒋对韩练成始终非常信任,百般维护。即使国民党特务查到了韩练成与中共来往密切的信息,老蒋依然“用人不疑”,不仅释放了韩练成,而且对其进行大力提拔,对于此事,笔者一度百思不得其解。

老蒋向来以猜忌、刻薄等标签著称,就连头号亲信何应钦,都因为在西安事变中主战受到猜忌,老蒋亲信的复兴社骨干分子康泽,也因为在西安事变时立场不坚定而失宠,唯独对韩练成,老蒋始终信任有加,看起来确实不可思议。

但若是了解韩练成是马家军将领出身,此事就很好理解了。马家军曾经与西路红军激烈交战,是屠杀过无数红军将士的刽子手,名声奇差无比,韩练成作为马家军出身的将领,在老蒋看来自然不可能是中共地下党了。但老蒋却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韩练成虽然出身于马家军,但他长期跟随亲共的冯玉祥,又深受刘伯坚、刘志丹的影响,投向中共本就是顺理成章之事。

抗日战争爆发后,韩练成先是参加了庐山军官训练团,毕业后被白崇禧点名派到了抗日前线,在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帐下担任高级参谋兼军事代表。1939年3月,韩练成被调往广西,担任16集团军170师副师长兼508旅旅长。

在桂南会战中,由于白崇禧指挥失误,国军虽然一度在昆仑关重创有着“钢军”之称的日第五师团,但很快便在日军的反攻中遭遇失利,桂南会战最终也以国军的失利而告终。国军整体表现不佳,但韩练成的第508旅却表现突出,韩练成在战役中指挥得当,令白崇禧刮目相看。

战役结束后,韩练成升任170师师长。在抗日战争时期,白崇禧对韩练成十分器重,不仅多次提拔他,而且每次参加重要会议,总会带着他。在这位“小诸葛”身边,韩练成学到了丰富的军事经验,获益良多。

老蒋看到白崇禧信任韩练成,乐得合不拢嘴,他秘密召见韩练成,发给他五万元的活动经费,令他用这笔钱在桂系将领中进行策反,拉拢桂系的将领投向中央军。白崇禧对此事有所察觉,便对其来了个明升暗降,调韩练成担任第16集团军副参谋长。集团军副参谋长职务上比师长高,手底下却没有军队,实际上是剥夺了韩练成的兵权。1944年7月,韩练成升任16集团军副司令。

后来,白崇禧的外甥海竟强与夏威的外甥甘成诚竞争46军军长,两人都是桂系中的将二代,各持后台,相持不下。白崇禧和夏威是在马晓军模范营时就开始共事的老战友,两人也不好闹得太僵,为了解决僵持局面,白崇禧举荐韩练成担任46军军长。就这样,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韩练成在被架空两年多后重新获得了独当一面的机会。看得出来,虽然白崇禧对韩练成多有提防,但韩练成这样优秀的人才,谁又不想用呢?

韩练成在老蒋和白崇禧身边,同样表现出色,同样如鱼得水,堪称二人身边的红人。那么,在国军中红得发紫的韩练成,为什么会投向中共呢?

三:22年的潜伏

这个问题不止我们不解,张治中将军同样难以理解。韩练成的党员身份公开后,张治中曾经非常疑惑地询问周总理、彭德怀等人:“韩练成是老蒋身边的红人,深受老蒋的器重,虽然他出身于杂牌军,但他在国军中并未受到任何排挤,反而一路平步青云,这样的人,为何会投向中共呢?”

韩练成潜伏敌营22年,张治中不解:他是老蒋的红人,为何跟中共走

周恩来回答了他的疑惑:“无他,唯信仰尔,韩练成信仰的是共产主义,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早在大革命时期,韩练成便在刘伯坚、刘志丹等人的影响下心向革命了。1927年,在刘志丹的安排下,韩练成填写了入党申请书,手续尚未完成,西北军中就爆发了“清党”事件,大批的党员被“礼送出境”,韩练成也受到了牵连,幸好有冯玉祥力保,才躲过一劫。

虽然未能完成入党手续,但在韩练成的心中,自己已经是一名党员了。从此,他便潜伏在国军之中,等待时机,为革命做贡献。1937年8月,韩练成陪同白崇禧到南京与周总理、叶剑英会谈,这是韩练成首次见到周总理。

总理听说韩练成是黄埔三期生后,大惑不解:这位黄埔三期生,我为何从未见过呢?

韩练成解释道:“周老师,我曾经在西北军马鸿逵部任过职,因为为蒋委员长解过围,被特授黄埔学籍,实际上我并未在黄埔军校学习过。”

听了韩练成的话后,总理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个人。会谈结束后,总理密会韩练成,试探性地问道:“你曾在马鸿逵部待过,马鸿逵部有位叫做韩圭璋的将军,你可认识?”

韩练成内心一阵激动:“想不到周老师竟然知道我,我就是韩圭璋啊!”

从此,韩练成与中共重新取得了联系,开始在总理的直接领导下从事地下工作。1942年,韩练成在重庆再次与周总理会面,正式确定了与党的同志关系。为了慎重起见,韩练成除了与王若飞、董必武、李克农等人单线联系外,不与其他人接触,他的身份也绝对保密。

1945年9月,韩练成率领第46军渡过琼州海峡,前往海南岛驻扎,并兼任海南岛防卫司令官、接收委员会主任等要职,掌握了海南岛的军政大权。当时,中共琼崖纵队正在岛上艰苦奋战,形势一度陷入了低谷。

韩练成来到海南岛后,对琼崖纵队给予了很大的保护,琼崖纵队从此开始迅速壮大。1946年10月,韩练成率部调往山东,与华野取得了联系,华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亲自会见韩练成,共商大计。与华野取得联系后,韩练成开始在山东战场上翻江倒海。

四:莱芜战役立奇功

1947年2月,鲁南战役结束后,我华中野战军与山东野战军正式合并,成立了华东野战军,一时间兵强马壮。国民党军队为报鲁南战役失利的一箭之仇,集结了23个整编师共31万人的兵力,进攻山东解放区,妄图消灭华野的主力部队。

在老蒋的安排下,国军以新19军军长欧震担任南线指挥官,统一指挥8个整编师担任突击兵团,兵分三路进攻临沂;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副司令官李仙洲担任北线指挥官,统一指挥第46军、73军、12军担任辅助突击兵团,从博山、淄川等地南下莱芜、新泰,策应欧震的北线兵团。

韩练成潜伏敌营22年,张治中不解:他是老蒋的红人,为何跟中共走

国军名义上由王耀武坐镇济南统一指挥,但老蒋对其并不放心,他亲自乘专机到徐州督战,并命总参谋长陈诚遥控指挥。1947年2月2日,李仙洲率部南下,占领了莱芜。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副司令员粟裕利用李仙洲部孤军深入的弱点,以2纵、3纵在临沂南部摆出决战的架势,拖住了欧震;同派以4纵、6纵、8纵、7纵秘密北上,于2月19日抵达莱芜城外,包围了李仙洲部。

华野采取“围城必阙,网开一面”的战术,三面包围莱芜,却在北面留了一个缺口,并利用有利地形,在北部山区设下了伏击圈。战役期间,韩练成先是故意延误军机,为我军包围李仙洲创造了条件,在国军突围时,又脱离部队,故意让资历较浅的188师师长莫敌代其指挥。

莫敌代理师长后,其他两位师长对其并不服气,46军陷入了混乱之中。华东野战军趁机发起总攻,一举歼灭敌46军、第73军共计六万余人,生擒李仙洲。

莱芜战役后,国民党胶东、鲁南部队的联系被切断,战略上被迫开始转入守势。莱芜战役能够取得胜利,与韩练成在幕后的付出是分不开的,韩练成,堪称莱芜战役的幕后功臣。战役结束后,韩练成赋诗一首,赠送给陈老总:

> 下民之子好心肠,解把战场作道场。前代史无今战例,后人谁写此篇章。高谋一著潜渊府,决胜连年见远方,我欲贺君君贺我,辉煌战果赖中央。

莱芜战役结束后,韩练成并未归队,而是继续自己的潜伏生涯。1947年2月,他乘船从青岛赶往上海,然后乘火车赶赴南京,参加了国民党召开的莱芜战役总结会。老蒋对韩练成在莱芜战役中的失利并未追究,反而提升他为第八绥靖区副司令,并担任重组的第46军军长。

1947年9月,华东野战军释放了原46军的俘虏,韩练成的身份开始受到质疑。1948年4月,韩练成被剥夺兵权,前往张治中部任闲职。在国民政府1948年8月召开的军事会议上,何应钦提议逮捕韩练成,得到了老蒋的同意,韩练成面临着巨大的危险。

在张治中、关麟征等好友的帮助下,韩练成经苏州前往上海,在地下党员周士观的帮助下,韩练成化名“许冰”,用假护照登上了飞往香港的班机,成功逃脱了特务的追捕。

1948年11月,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韩练成成功抵达东北解放区,从大连乘船前往烟台,辗转济南、石家庄,来到了西柏坡,受到了毛主席的亲自接见和热烈欢迎。1949年,韩练成被任命为第一野战军副参谋长,投身于解放战争之中。

1950年,韩练成正式入党,周总理亲自做证明人,一野战役张宗逊、甘泗淇为介绍人,五五授衔前,周总理亲自找韩练成谈话,征求他的意见:“韩练成同志,根据你的条件和贡献,如果把你按照起义的国军军长对待的话,你可以授予上将军衔,但如果按照你的入党时间和担任的职务算的话,只能授中将。”

韩练成道:“我早已参加了革命,不能算是起义将领,就按照入党时间和职务授衔吧,起义将领的待遇我不要。”

最终,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但组织上依然按照起义将领的标准,给他发了一笔奖金。拿到奖金后,韩练成说道:“我参加革命已经20多年了,这些钱就当我补交之前的党费吧。”

1984年,开国中将韩练成在北京病逝,享年75岁。韩练成从大革命时期便在刘伯坚、刘志丹的影响下参加了革命,潜伏国民党军队中长达22年,在此期间,他保护了琼崖纵队,促成了莱芜战役的胜利,并多次提供珍贵的情报,为中国革命最终走向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感谢您的阅读,敬请继续关注。

【版权声明】大城生活网提醒您:请在浏览本文信息时,请您务必阅读并理解本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以及图片来源于商家投稿和网络转载,如网站发布的有关的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20451 17252#qq。com,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并当天作出删除处理。

(0)
上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27:47
下一篇 2021年9月5日 10:27:49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